Women hold children's' hands as they wait to cross a street after school in downtown Shanghai September 12, 2014.

© 2014 Reuters

这个月,世人共同庆祝《世界人权宣言》通过70周年。为表示纪念,我们特别邀请人权观察同仁撰写专文,就其专业领域的主要人权议题提出反思。

在上世纪80和90年代,《新闻周刊》杂誌为美国女性送来悦耳消息,说她们命丧恐怖攻击的机率高於40岁以後找到丈夫。据说,女人过剩,男人短缺,所以女人是输家。还有,无庸置疑,单身是可怕的噩运。

世界卫生组织说,出生时的自然性比例约为每100个女孩对105个男孩,而且一个社会最好达到男女人数相等。你需要多一点男孩维持平衡,因为男人死得早。

现在我们终於渐渐了解,两性比例严重失衡有何後果,我们的知识来自一场非预期的巨大实验:世界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中国和印度——同时发生严重的女性短缺。

具体地说,在中国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近几十年的新生儿性比例均远超过105,有时高达每100个女孩对120个以上的男孩。在人口次多的印度,许多地区数十年来的新生儿性比例也显著高於105。其结果是,这两个国家加起来——总共有27.3亿人口——估计已有8千万多馀的男性。 “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现象,”《华盛顿邮报》2018年4月的一篇文章这麽说。

在印度,许多家庭利用选择性别的人工流产,以确保生下男孩,逼得国会立法禁止胎儿性别筛查和选择性人工流产。在中国,1979到2015年实施的“一胎化”政策也助长人们做出类似选择,许多父母决定唯一的孩子必须是男生。

其中共同的因素是性别歧视——包括一般的性别偏见和务实考虑,因为儿子比较可能奉养父母、传宗接代,女儿则会嫁入夫家——在中、印两国都很常见。当女性无法享有平等权利,父权制度根深柢固,也就难怪父母们会避免生下女儿。

但这是有後果的。例如,目前中国达到适婚年龄的一代,产生了巨大而且继续恶化的性别差距——新娘不够了。专家预期,许多剩馀男性这辈子都无法结婚;有些男性可能为了结婚走极端。

女性短缺已对中国造成有害後果,有时还波及邻国。人权观察将在2019年2月发布报告讨论其中一个後果,即缅甸向中国的新娘贩运。在缅甸克钦邦和掸邦北部与中国接壤地带,长年战事近来再度升高,导致逾10万人迁移。人口贩子以免费送往中国工作为饵,诱骗成年和未成年女性,再将她们以3,000到13,000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找不到媳妇的中国家庭。被卖身以後,女性通常被锁在房间里遭受一再性侵,目的是尽快使她们怀孕,给家里添宝宝。分娩後,有时可被容许离开——但必须把孩子留下。

證据显示,同样的新娘移民和贩运也存在於柬埔寨、北韩和越南,而且还可能出现在中国其他邻国。但进口女性无法弥补缺口——反而造成问题蔓延。

人口贩运仅仅是众多後果之一。女性短缺也和其他对女性的暴力有关。其他後果包括社会不稳定、劳动市场扭曲和经济转变。

这里看似有个吊诡现象:女人若是太多,女人吃亏;女人若是太少...还是女人吃亏。但事实上,所有人都是输家。我们知道性比例失衡已经带来有害後果,但我们还不完全了解这种不平衡对社会有没有其他长期後果。

中国虽已废止一胎化政策,但代之以“二孩”政策,继续限制生育权利。选择性别的人工流产已被法律禁止,但禁令常未落实,反而对女性寻求人工流产的权利造成妨害,不利女性掌握生育决策。

中国、印度和其他受影响国家必须紧急采取行动,减轻女性人口短缺的作用。相关各国应深入检讨女性短缺的後果,包括与人口贩运及其他形式暴力对待妇女的关係。更重要的是,各国必须加倍努力解决人口结构失衡的根本原因——性别歧视,及其衍生的厌恶女儿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