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发布报告指出,缅甸安全部队在针对缅甸若开邦北部罗兴亚穆斯林的族群清洗行动中,广泛对妇女和女童实施强奸。

(纽约,2017年11月16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缅甸安全部队在针对缅甸若开邦北部罗兴亚穆斯林的族群清洗行动中,广泛对妇女和女童实施强奸。

这份37页报告,《‘我的身体满是伤痛’:缅甸罗兴亚妇女和女童惨遭性暴力》,记录缅甸军方轮奸罗兴亚妇女和女童,以及其他暴力、残忍和不人道行为。许多女性说她们亲眼看见自己的年幼子女、配偶和父母惨遭蓄意杀害。多名强奸被害人指出,她们强忍下体红肿、撕裂,在极度痛苦中徒步数日逃往孟加拉。

 “强奸已成为缅甸军方对罗兴亚人族群清洗行动中凸出且残暴的一环,”人权观察女性权利紧急状况研究员及本报告撰写人丝凯・惠勒(Skye Wheeler)说。“缅甸军方的野蛮暴力行为已造成无数妇女和女童身心受到重创。”

罗兴亚女性难民由缅甸横渡纳夫河进入孟加拉后,继续前往内陆难民营。孟加拉,科克斯巴札尔区,代格纳夫。

 

© 2017 Anastasia Taylor-Lind

自2017年8月25日起,缅甸军方在若开邦北部数百个罗兴亚人为主的村落实施杀戮、强奸、任意逮捕和大规模焚毁民房,迫使逾60万罗兴亚人逃往邻国孟加拉。人权观察认为这些虐待已构成国际法上的危害人类罪。军方的行动起因于武装团体若开罗兴亚解救军(ARSA)袭击30个安全部队岗哨和一座军事基地,杀死11名缅军安全人员。

人权观察访谈52名逃抵孟加拉的罗兴亚妇女和女童,包括29名强奸被害人,其中3人未满18岁,以及19名人道组织、联合国机构和孟加拉政府的代表。受访的强奸受害者来自若开邦19个村落。

人权观察发现,缅军士兵强奸妇女和女童的行为既发生在针对各村落的主要攻势期间,也发生在攻击之前数星期,随着不断骚扰之后。人权观察收集到的每一起案例,强奸者都身穿缅甸安全部队制服,几乎全部都是军方人员。若开族村民显然与缅军合作,也对罗兴亚妇女和女童进行性骚扰,通常还附带抢劫。

来自貌夺镇黑地帕拉(Hathi Para)村 ,15岁的赫拉・萨达克(Hala Sadak)说,士兵脱光她的衣服,把她拉到家门外的树下,她估计,至少10个男人从背后强奸她。她说,“然后他们就把我扔下...当我的兄弟姊妹回来救我时,我一动不动趴在地上,他们还以为我死了。”

人权观察访谈的被害人中,只有一人不是遭到集体轮奸。有六个案例属于“群体强奸”,被害人说,士兵把罗兴亚妇女和女童集中起来,然后对她们进行轮奸或强奸。许多受访者表示,在这次攻击中受到创伤最深的是目睹家人遭士兵残杀。据他们描述,缅军士兵抓住她们孩子的头往树上猛撞,将她们的幼子和老父母扔进着火的房屋,并且枪杀她们的丈夫。

在孟加拉服务难民的人道组织报导了数百起强奸案。但这很可能只是实际数量的冰山一角,因为有大量强奸案例据报被害人被杀害,深重的污名也使得被害不愿举发性暴力,特别是在人满为患、毫无隐私的急救中心。在受访的幸存者中,三分之二未曾向当局或人道组织通报强奸。

许多人表示有创伤后压力失调或抑郁,或者伤口未获治疗,包括下体撕裂伤、出血和病菌感染。

“这场骇人危机造成的悲剧之一是,罗兴亚妇女和女童遭受严重身心创伤,又无法得到所需的医疗照护,”惠勒说。“孟加拉当局和各援助组织必须对罗兴亚社群进行更多外展工作,才能建立鼓励通报受虐的信任空间,并减少性暴力带来的污名。”

缅甸当局否认日益增加的军方性暴力记录。9月,若开邦边界保安部长也否认相关报导。“证据在哪里?”他说。“看看那些提出指控的妇女──会有任何人想强奸她们吗?”

人权观察曾于2016年下半在若开邦北部记录军方“清乡行动”中对妇女和女童的广泛强奸行为,当时缅甸政府无情指责相关指控为“假强奸”。总括来说,政府和军方没有追究军方人员对少数族群犯下的暴行。它们在若开邦进行的调查存在各种偏见且漫不经心,基本上难以证明相关暴行指控。

缅甸政府应当立刻停止对罗兴亚人的侵犯,充分配合国际调查员,包括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实况调查团,并应允许人道救助组织不受阻碍进入若开邦。

孟加拉和国际捐助方已迅速为难民提供救济,并扩大援助强奸被害人。相关各国政府也应对涉及人权侵害的缅甸军方官员实施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将现行武器禁运措施扩及所有军事交易、援助与合作;并应禁止与缅甸主要军方企业的金融往来。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应对缅甸实施全面武器禁运以及个别制裁,包括应为性暴力等重大人权侵犯负责的军方领导人。安理会并应将若开邦情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要求甫自孟加拉罗兴亚难民营视察归来的联合国秘书长关于冲突期间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公开发布视察报告。
“联合国各机构和成员国必须合作向缅甸施压,要求停止暴行,确保加害者移送法办,并为包括性暴力受害者在内的罗兴亚人解决严重困难,”惠勒说。“必须立刻让缅甸军方承受后果,否则恐难阻止罗兴亚社群持续遭到攻击。”

人权观察访谈摘录

·      法蒂玛・比贡姆(Fatima Begum),33岁,逃出拉迪当(Rathedaung)镇秋巴因(Chut Pyin)村大攻击前一天遭到强奸,该村数位村民惨遭屠杀。她说:“我被六个男人压制,其中五个人强奸了我。首先,他们[开枪]打死我的兄弟...然后他们把我推到一边,一个男人撕破我身穿的沙龙(lungi),抓住我的嘴巴让我不能动。他拿出军刀刺进我身侧不拔出来,同时让其他男人强奸我。他们用这种方式使我无法反抗...我想要动,但[伤口]会流更多血。他们还威胁要枪毙我。”

·      夏茹・荷欣(Shaju Hosin),30岁,在逃离巴迪当(Buthiduang)镇丁梅(Tin May)村时目睹子女被杀 害。她说:“我现在剩下三个孩子。我有另一个孩子──卡蒂嘉(Khadija)──她当时才5岁。村子被攻击时,我们跑出来,但她不幸遇难。她跑在最后面,速度比较慢,努力想追上我们。一个士兵挥动步枪把她扫倒,她倒下后又用枪托重击她的头部。我们只能继续往前跑。”

·      在村子被攻击后,曼塔兹・云尼斯(Mamtaz, Yunis)33岁,和其他男男女女逃到山上。缅甸士兵将她和其他约20名女性包围两天一夜,她们没有食物,露宿山头。她说士兵当着这群女性面前强奸她们,有些女人被单独拉走,回来时一语不发,显然受辱。她说:“那些穿军服的男人,把女人抓住,拉走许多女人,他们拉扯我的衣服,把它撕烂。...好多女人...我们都在哭,但无法反抗。”

·      伊夏尔哈特・伊斯兰(Isharhat Islam),40岁,在2016年10月军方攻击她住的黑地帕拉(又称Sin Thay Pyin)村时,以及在最近的军事攻击中,两度遭到强奸。她描述自己遭受的污名说,“我只能忍受众人嫌恶,没人正眼看我。”

·      图玉芭・叶赫亚(Toyuba Yahya)有六个孩子,其中三个在貌夺镇黑地帕拉村自家门前被杀害。然后七个制服士兵强奸了她。她说,士兵杀了她的两个儿子,分别只有2岁和3岁。他们抓住孩子的头,往家门口一栋大树上撞。她的5岁女儿也被士兵杀害。她说:“我的小儿子...我好希望他活下来,但他后来慢慢伤重不治...我女儿,他们把她高高举起,然后朝地面猛摔。她当场断气。我不懂他们为什么这样做。[现在]我吃不下、睡不着。相反地: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根本歇不下来。我的孩子很想回家。他不了解我们已经失去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