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当局应立即撤销对一名藏族商人基于政治动机的控告。该藏族人士因公开倡导藏文教育而被起诉,可能即将出庭受审。

札西文色(Tashi Wangchuk),现年31岁,因出现在《纽约时报》视频报导中倡导藏人母语学习权利而于2016年1月27日被捕。尽管他向记者明确表示并非寻求西藏独立,却在2016年3月被控“煽动分裂国家罪”,最重可能被判处15年徒刑。检察院在9月将他的案件移送青海玉树中级法院,但到12月又罕见地向法院要求退回补充侦查。退侦期限于2017年1月4日截止,全案现已再次提交法院审理。

表演队伍扛著巨大的中国国徽和政府领导人照片,参加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大会,拉萨。

 

© 2015 路透社/英文中国日报

 “札西文色已成为另一位仅仅要求维护权利、落实法律而被起诉的中国人士,”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文化权利,包含使用母语的权利,不论在中国宪法或国际人权法,都受到保障。”

札西文色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结古多(Kyegundo,中文地名:结古镇)经营小店铺,陈售冬虫夏草等藏区土产,并在网上销售。据纽时报导,他开始公开关注藏文教育缺失问题,是因为结古多当地政府禁止寺院和私立学校向僧侣以外的民众传授藏文。青海和甘肃藏区的公立学校,自2012年起,便以双语教育为名停止以藏语教授一般学科,最多只保留一门母语课程。

中国名义上在少数民族学校推行双语教育,实际上却日渐以汉语教学为主,甚至完全取代藏语。中国国务院2015年8月发布有关“少数民族地区”实施双语教育的文件,下令各少数民族地区“坚定不移推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确保少数民族学生基本掌握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即中国汉语(普通话)。该文件虽要求“尊重和保障”少数民族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接受教育的权利,却未明确要求政府应提供少数民族语文教育。

札西文色2015年5月前往北京,试图依法控告当地政府官员未落实藏语教育。据纽时报导,他在该次旅途中认识纽时驻北京记者,并“坚持以公开身份接受采访”。2015年9月,纽时记者到玉树和他会晤,并在2015年11月以中英双语刊出关于他的文字报导和九分钟纪录短片

该视频短片纪录札西文色2015年9月由玉树前往北京,为藏语教育问题尝试起诉玉树官员和接触中国官方媒体皆遇阻未成的过程。片中,他在出发前和纽时记者讨论行程,可看到他房中摆著达赖喇嘛照片;记者伴同他一路抵达北京,陪他四处奔走,并谈到他是否想过自焚──这些行为本身并不违反中国法律,但因有外国人介入而变得相当敏感。札西文色的辩护律师之一事后向纽时表示,当事人被立案侦查主要是因为他接受外媒采访,而且“公安机关对这支视频特别不高兴”。

札西文色向纽时表示,他并非要求西藏独立,而是关注文化保存问题。“我的目的只是想推动一点改变,保存一些我们民族的文化”,他向纽时记者这么说,他还说,他很感谢“所有真心保护少数民族的汉族人”,并赞扬国家主席习近平“过去几年在国内推动民主和法制”。

札西文色还曾用他的新浪微博帐号发帖,表示忧虑“对我们文化的系统性屠杀”。2016年1月24日,他最后一次在微博留言,呼吁青海省人民代表大会应任用更多双语官员,以及促进双语教育。

2016年1月被捕后,札西文色被秘密关押在玉树一处拘留所,由中国公安机关专责国内安全的国保警察对他进行调查。尽管中国法律规定24小时内必须通知在押人员家属,但涉及“国家安全”和“恐怖活动”或办案机关认为通知可能“妨碍侦查”的案件不在此限。

文化权利,包含使用母语的权利,不论在中国宪法或国际人权法,都受到保障。

索菲・理查森

中国部主任

他的家人直到3月24日才获得通知。公安人员告诉家属说,他们将以“煽动分裂国家罪”控告他。

该案由公安机关移送玉树检察院后,因不明原因被退回补充侦查,直到8月25日。检察院9月将案件移送法院审理,但12月又要求法院延后开庭,再次退回补充侦查。2017年1月初,退侦期限届满,该案已送回法院待审。

起诉书内容尚未公布,但并无公开可得证据足以证明被告触犯“煽动分裂国家罪”。中国政府滥用刑法103条第2款该罪名起诉少数民族异见人士,早已司空见惯。

札西文色曾在2006年左右因“企图非法前往印度”被捕,2012年又因在网上批评家乡地方官员违法圈地再次被捕。

 “正如札西文色所诉求的,中国当局负有法律义务,应当允许藏文教育,”理查森说。“起诉札西文色而不予撤诉释放,被审判的将是当局自己的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