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埃及中央安全部队(Central Security Forces)士兵瞄准撤退的抗议群众。当时安全部队正在驱散拉比亚(Rab’a)广场静坐示威,2013年8月14日。

© 2013 法新社/盖帝图像

(开罗)-人权观察今天发布经过一年调查完成的报告指出,埃及安全部队在2013年7月和8月普遍系统性杀害至少1,150名示威者,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仅以8月14驱散拉比亚阿达维亚(Rab’a al-Adawiya)静坐群众而言,安全部队依照事前预料造成数千人死亡的计划,起码杀害817人,实际死亡人数可能超过一千人。

这份188页的报告,题为《照计划进行:埃及拉比亚屠杀和大量杀害抗议者(All According to Plan: The Rab’a Massacre and Mass Killings of Protesters in Egypt)》,说明埃及警察和军方在2013年7月5日到8月17日之间的六场示威活动中,有计划地使用实弹向示威群众开火。这些示威是为了反对军方于7月3日罢黜埃及首位民选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y)。尽管证据显示在这几次示威中曾有抗议者使用武器,人权观察能够证实这些攻击仅零星发生,不足以合理化对绝大多数和平示威者采取极不成比例且事先预谋的致命攻击。

“在拉比亚广场(Rab'a Square)上,埃及安全部队实施了近期历史上单日杀害最多示威群众的行为,”人权观察执行主任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说。“这不仅仅是一起过度使用武力或训练不良的案件。它是埃及政府最高层计划下的暴力镇压。许多涉案官员仍在埃及掌权,许多问题有待他们答复。”

人权观察发布视频,显示8月14日拉比亚广场事件经过,包括目击者和被害人的第一手陈述。

对这些杀戮事件,有关当局没有追究任何基层员警或军官的责任,遑论负责下令的官员,并且持续残暴打压异议人士。人权观察指出,鉴于持续性的有罪免责现象,有必要对涉嫌人进行国际调查和检控。各国政府应进一步中止对埃及的军事和司法援助,直到埃及采取措施终结其严重的人权侵害。

人权观察访问逾200名目击者,包括示威人士、医师、当地居民和独立记者,在攻击发生当时或事后实地视察了每一处示威地点,并检视过相关物证、长达数小时的视频片段以及政府官员的发言。人权观察曾致函埃及各中央部会徵询政府对这些事件的看法,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互动地图:请点击启动

Interactive Map - Click to Launch

该报告详细分析埃及当局如何策划并执行对拉比亚阿达维亚广场(Rab’a al-Adawiya Square)示威群众的驱散行动。从7月3日到8月14日,数万名支持穆尔西的民众,包含妇孺在内,在该广场进行基本上和平的示威,并发起无限期静坐要求让穆尔西复职。人权观察利用静坐期间8月2日夜晚的卫星照片,估计当晚示威群众的人数约近85,000人。

8月14日,安全部队使用装甲运兵车(APCs)、推土机、地面部队和狙击手,由拉比亚示威营帐区的各个主要入口发动攻击。安全部队在几无有效预警且不留安全出口之下,向大批群众持续开火近12小时。安全部队不仅攻击临时医疗站,还部署狙击手向任何进出拉比亚医院的人开火。到了当天午夜,中央舞台、临时医疗站、清真寺和拉比亚医院一楼都陷入火海,纵火者可能是安全部队。

一名平时经商的示威者描述当时情景:

他们突然发射摧泪瓦斯和实弹。情况之紧张,言语难以形容。不像前几次枪声稀稀落落,这次是枪林弹雨。我先闻到瓦斯味,然后就看到四周许多人中弹倒地。我数不清有多少人中弹。我们事前没收到任何警告,什么都没有。简直像到了地狱。

仅在拉比亚驱散事件中,人权观察就纪录到817人遇害。由于拉比亚事件幸存者和维权人士收集到更多死者的确凿证据,有些遗体被直接送进医院或太平间而没有正确纪录或身分不明,而且有些人仍然失踪,拉比亚事件的死亡人数可能超过一千人。据六名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警方拘押逾800名静坐示威者,其中有些遭到殴打、酷刑,还有好几件个案遭到就地处决。

政府官员宣称,使用武力是为了因应示威者的暴力,包括枪击。人权观察发现,除有数百名示威者在警方发起攻击后向其丢掷石块和土制汽油弹,的确有少数抗议人士持枪射击警方。据官方法医总局(Forensic Medical Authority)统计,有8名员警在拉比亚驱散行动中丧生。 8月14日清场完成后,内政部长莫哈梅德・伊布拉欣(Mohamed Ibrahim)宣布他属下部队在广场上找到15枝枪,若此一数据无误,证明只有极少示威者携带武器,并可旁证人权观察根据广泛证据所得的结论,即警方射杀数百名无武装示威者。

埃及官员为合理化驱散拉比亚静坐的行动,声称该活动干扰当地居民生活、为煽动犯罪和恐怖主义提供场所、且被示威者用来拘押和虐待反对者。然而,杀害817名或更多示威者的行为,显然与当地居民、安全人员或其他任何人所面临的威胁不成比例。尽管政府有正当理由应保障静坐地点的安全,但却未能适当地执行驱散行动以尽量减少生命危险。致命武力只应用于为保护人命免于立即危险而绝对无法避免的情况下──本案远未达到此一标准。

“证据显示,安全部队在刚开始驱散时就立刻向示威群众开火,显见政府并未尝试尽量减少伤亡,”罗斯说。“安全部队采用残暴手段驱散这次示威活动所导致的重大伤亡,不仅任何人皆可预见,实际上也在政府的预期之中。”

在8月5日会见当地人权团体时,一名内政部官员说该部预期可能造成高达3,500人死亡。在2013年8月31日接受电视专访时,内政部长莫哈梅德・伊布拉欣说,该部预估在拉比亚将造成“百分之十的人”丧生,而参与静坐的人数“超过2万人”。9月,总理哈齐姆・贝卜拉维(Hazem al-Beblawy)向埃文报纸《今日埃及报(Al-Masry al-Youm)》表示,在驱散拉比亚和8月14日吉萨市(Giza)纳达广场(al-Nahda Square)另一场较小规模的静坐示威时,共有“将近一千名”抗议人士丧生。他补充说,“我们的预期比现场实际发生的状况更严重。最终结果比我们预期要少。”驱散行动次日,伊布拉欣告诉《今日埃及报》,“驱散计划获得百分之百成功。”

人权观察还纪录了2013年7月到8月发生的另外5件非法杀戮事件:

  • 7月5日,士兵在开罗东区共和国卫队(the Republican Guard)总部外射杀五名示威者,其中一人仅仅是想在总部外的拒马上挂一幅穆尔西照片。枪杀过程被录为视频。
  • 7月8日,军警部队向共和国卫队总部外和平静坐的穆尔西支持者开火,杀死至少61人。同时有两名员警身亡。
  • 7月27日,警方在开罗东区曼纳萨纪念馆 (Manassa Memorial)附近向支持穆尔西的游行队伍开火,杀死至少95名示威者。一名员警在冲突中丧生。
  • 8月14日,安全部队驱散纳达广场静坐示威,杀死至少87名抗议人士。冲突导致两名员警丧生。
  • 8月16日,警方向开罗中区拉姆西斯广场(the Ramses Square)区域的数百名抗议者开火,杀死至少120名示威者。两名员警被杀死。

“令人既惊骇又伤心的是,2011年人民起义在众多埃及人心中燃起的希望,竟在过去一年的屠杀血泊中走向幻灭。”

危害人类罪是指做为“对平民人口之攻击”的一部分, 而以广泛或有系统的方式进行的具体犯罪行为,意即这种犯罪是基于一定程度的计划或政策而实施。其行为包括谋杀、政治迫害和“其他性质类似的不人道行为,故意造成巨大痛苦或对身体、精神或健康的严重伤害。”由于前述各项杀戮事件所具有的广泛和系统性质,并有证据显示其为基于政治目的使用致命武力对付基本无武装抗议者的政策的一部分,这些杀戮行为极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对危害人类罪的禁止,是国际刑事法的最基本要素之一,依据普遍管辖权原则,该等行为在国际法庭和许多国家的国内法庭上均可构成个人犯罪责任的基础。

自从2013年7月到8月的事件后,埃及当局不仅持续对示威者开枪,还展开近年来最大规模的打压,包括广泛限制结社、言论和集会自由,大量任意逮捕和酷刑,剥夺囚犯──包括至少22,000名穆斯林兄弟会支持者──要求正当法律程序的基本权利,并将大量反对人士判处长期监禁和死刑。

埃及政府已成立官方的真相调查委员会,调查2013年6月30日以来的人权侵犯,半官方的国家人权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n Human Rights)也在2014年3月自行发布报告,认定安全部队在拉比亚使用武力过当。然而,官方迄今尚未交代事实经过,也未展开任何可靠的司法侦查或检控。埃及政府拒绝承认安全部队有任何过失。相反地,政府在当地重铺路面,重建损毁建筑,奖励参与驱散的部队,并在拉比亚广场中央树立向军警致敬的纪念碑。

“埃及政府持续打压异议、掩饰暴行、改写历史,但它不可能抹杀去年在拉比亚广场发生的事实,”罗斯说。“由于埃及显然无意调查这些犯罪,现在是国际社会介入的时候了。”

人权观察已根据指挥权序列点名十几位最高阶领导人,他们在这些杀戮事件中的角色应该受到调查,包括内政部长伊布拉欣、当时的国防部长及现任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和特种部队司令及拉比亚行动指挥官梅泰德・孟沙维(Medhat Menshawy)。如有涉案证据,应即追究这些人策划、执行或未阻止预谋广泛、系统性杀害示威者的个别责任。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应成立国际调查委员会,调查2013年6月30日以来大量示威者被杀害案件。包括引用普遍管辖权原则的各国法院在内,都应对这些行动的涉嫌人提起刑事控告。各国应暂停援助埃及的军事和执法机关,直到该国采取措施终结严重人权侵犯。

“拉比亚屠杀的后果,仍如阴影笼罩整个埃及,”罗斯说。“除非它能处理好这块已印上史册的鲜红血渍,埃及前途将举步维艰。”

“阿梅德(Ahmed)起身走出〔我们搭建的〕营地大门,高举双手说‘我们是和平的。这里什么也没有。’然后,一名内政部士兵──身穿黑衣、手持步枪的特种部队──就开枪射击。我站起来想把阿梅德推开。虽然距离他仅有一步,但我动弹不得,只能大叫他的名字。他的胸膛被那名士兵击中四枪,于是倒地。”

-17岁抗议者,描述与他亲同父子的工程师阿梅德・安马尔(Ahmed Ammar)之死

“我看见一个人站在尤瑟夫阿巴斯市(Yousif Abbas)纳瑟街(Nasr Street)中央喷泉旁。那景象好恐怖。他的肩头中了一枪,跌倒在地。他正想爬起来,腿上又中了一枪。他开始爬行,伤口不停滴血。他在前线落单,子弹不断射中他的手臂和胸膛。他至少吃了八颗子弹。每次中弹,他的身体会震动一下,然后又不动了…我们想把他拉到安全区域,但因火力猛烈而〔一时〕无法。”

-抗议者,阿兹哈尔大学(Al-Azhar University)学生

“我看见三辆装甲运兵车开到〔拉比亚〕医院,警方从车上开枪。我当时在〔接待〕柜枱后面,看到他们猛烈射击。我躲进桌子下面。枪声持续15分钟。站著没躲起来的人都受伤了。有颗子弹飞过我身边,打破了玻璃。当时好恐怖。我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我在枪林弹雨中打开手机,想著我完了,我一定会死,于是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我妈妈。”

-阿斯马・卡地布(Asma al-Khatib),埃及记者

“我听到警察大叫‘快点!走过去那边!’你可以听出他的声音在颤抖。有〔大约六个〕人排成一列,双手抱头走著。警察突然开枪,我看见一人倒地。他无缘无故把那个人杀了。”

-当地居民,其居室可俯瞰一条拉比亚广场联外街道

“他们攻进屋内,杀了我身边五个人…我不知该怎么办。我无路可逃。下一个就是我,我的大限到了。他们进来房间,说我们死定了。他们叫我走出屋外。一名军官过来说‘不用怕!’我把手放下,结果他揍我一顿。他们用狗和其他难听字眼骂我们。每个人用不同方式殴打我们。我身在一楼,不知该怎么办。那个军官说,想活命就快跑,有一个人跑了,却被当场打死。那个军官还嘲笑开枪的警员说:‘你怎么没射中他的眼珠子?’”

-电脑科学系学生,描述安全部队攻进他和其他抗议者藏身处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