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 2014年1月21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2014年度全球报告》中指出,2013年,叙利亚政府杀害平民的战争策略和该国叛军团体侵权行为的增加令世人感到恐怖,但世界各国领导人没有施加足够的压力以阻止暴行并追究凶手。当一些非洲国家面临大规模暴行时,国际社会的始初反应则较为有效。

这份人权观察第24度发布、篇幅667页的《2014年度全球报告》检视了90多个国家的人权实践。人权观察指出,许多国家错误地将民主等同于多数人的假定意愿,造成统治者压制少数意见和群体,在埃及尤其明显。这也导致一些政府强行实施关于文化妥当性的狭隘观点,特别是针对妇女和同性恋者。举报人艾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的披露表明,在这个几已离不开电子通讯的世界,美国政府的监听已大幅剥夺我们的隐私。但因隐私权遭攻击而引起的全球公愤,为改变这种现状带来了希望。

“尽管死亡人数和可怕的侵权行为急剧增加,俄罗斯和中国却阉割了联合国安理会,导致叙利亚交战双方可以继续残杀平民,”人权观察执行主任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说。“第二次日内瓦和谈(Geneva II)召开后,成功与否尚难确定,但和谈不应成为回避采取行动保护叙利亚平民的新借口。当务之急是施加真正的压力以阻止杀戮,并允许运送平民赖以维生的人道援助。”

人权观察指出,俄罗斯在中国的支持下,一直在联合国保护叙利亚政府免受国际制裁,不论是明文谴责、武器禁运或提交国际刑事法院。美国也由于自身的考量,一直不愿推动通过国际刑事法院寻求司法正义。据媒体报道,海湾国家和一些个人向犯下暴行的反对派极端团体提供武装和资助,而伊朗和真主党则为巴沙尔・阿萨徳(Bashar al-Assad)的残暴政府做靠山。

人权观察指出,为保护弱势群体免遭大规模暴行而在2005年得到世界各国政府支持的全球“保护责任(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学说,虽然在叙利亚遭遇挫败,但因对几个非洲国家可能发生大规模暴行的反应而获得强化,不过要避免大规模杀戮,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在中非共和国和南苏丹(South Sudan),非洲联盟、法国、美国和联合国为防止平民遭屠杀而强化了国际代表团。来自盟邦的压力和增援后的联合国维和部队使卢旺达停止军事支持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犯下暴行的一系列叛军之中的最新团体。

另一个重要趋势是,许多政府口头上支持民主,实际上却蔑视作为民主统治核心的各项权利。包括埃及和缅甸在内的一些新政府声称要实现多数民意,却忽略真正的民主必须对多数有所限制,以尊重不同政见者和少数群体的权利。但人们并没有坐视这种对民主的攻击,许多国家都普遍爆发抗议,包括土耳其、泰国和乌克兰。在埃及,先后由穆斯林兄弟会和军方主导的政府都无视于政府权力的适当限制,但军方推翻前任政府之后即进行激烈镇压和该国近年来最严重的大规模杀戮。

“威权政府接受了民主的形式,但没有接受民主的实质,仿佛重要的只是在选举日投票,那年余下时间的公共辩论并不重要,”罗斯说。“这种虚假民主抛弃了如下的基本原则:法律同样适用于当权者,政府应尊重言论自由并维护不受欢迎的少数群体的权利。”

斯诺登对特定目标狙杀(targeted killings)在也门和巴基斯坦造成的影响的揭露和报导,使美国掩藏反恐斗争衍生大量人权侵犯的努力付诸流水。这导致全球大规模电子监听和使用无人飞机执行特定目标狙杀的做法遭遇公众严厉质疑。人权观察指出,虽然揭发美国反恐侵权尚无法阻止这些行为,但已引发推动改革的国际压力。

美国总统欧巴马中止了某些布什时代的项目,如强迫嫌疑人失踪以便在中情局的秘密拘留所对他们施以酷刑,但他阻挠对下令酷刑者的起诉,甚至不让调查他们的罪行。去年五月,欧巴马说无人机攻击不应被当做对抗基地组织及其附庸的全球战争的要素,并指导拟定严格的政策以避免伤及平民。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政策是否被遵循。

斯诺登的披露引起全球愤怒,引发了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谴责无区别的全球监听是对人权的深重伤害。隶属美国总统的一个改革谘询小组呼吁终止对元数据(metadata)的大量收集,进行更有效的司法审查,对非美国人提供更大程度的隐私保护,并提高透明度。一些在保护言论自由方面纪录较差的政府可能会因此坚持将用户数据保留在国内,以致加大对互联网审查的可能性增高。

人权观察指出,在2013年,有助捍卫人权的国际机制有重要进展。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越来越有效地向严重侵犯人权者施加显著压力,有关朝鲜和斯里兰卡的新决议表明了这一点。两份新条约可望保护世界上最弱势的两种群体:一向被许多政府排除于劳工权利立法之外的家政工人,以及常因汞的使用不受管制而遭毒害的手工采矿劳工。

“过去一年,叙利亚和其它地方发生无数重大暴行,还有几个国家深化压迫,”罗斯说。“但我们同时看到世界各地人民挺身反抗侵权政权,这给我们带来希望,压迫人权的行为终将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