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边市隆边区(Daun Penh district)警察局的“康复(intervention)”车。这种卡车用来载送警员,针对吸毒者和其他当局眼中“街头流浪人员(undesirable)”执行“街头扫荡”。

© 2013 人权观察

(曼谷)-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报告指出,柬埔寨当局非法拘押数百名吸毒者及其他被视为“不受欢迎”的街头流浪人员,这些人在收容所中遭受酷刑、性暴力和强迫劳动。人权观察呼吁柬埔寨立即关闭八间原本用来戒治毒瘾的收容所。

这份55页的报告《他们把我们当畜牲对待:柬埔寨戒毒所虐待吸毒者和‘街头流浪人员’(They Treat Us Like Animals’: Mistreatment of Drug Users and ‘Undesirables’ in Cambodia’s Drug Detention Centers)》纪录了最近曾被拘禁在这些场所的人们的经历,他们自称被用橡胶水管抽打、用木棍或树枝痛殴。有些人表示遭到令人剧烈疼痛或羞辱性的体罚,例如爬过石砾地面或站在腐水池中。一些女性前收容人说,她们遭到男性管理员强暴和性虐待。许多收容人说,他们在戒毒所里──某些在建筑工地──被强迫从事无偿工作,若不服从就被殴打。

“人们在柬埔寨戒毒所中得到的唯一‘治疗’就是被殴打、伤害和强迫劳动,”人权观察健康与人权部主任约瑟夫・阿蒙(Joseph Amon)说。“柬埔寨政府常常在有外国显要人士来访前,把街头的乞讨者、性工作者、流浪儿童和其他‘街头流浪人员’暂时圈禁在这些戒毒所中。”

这份报告是以人权观察对33名前收容人的访谈为基础,他们曾被收容在马德望(Battambang)、班迭棉吉(Banteay Meanchey)、暹粒(Siem Reap)、戈公(Koh Kong)和首都金边的戒毒所。除了吸毒者,当局也把街头流浪人员关进戒毒所,还有乞讨者、流浪儿童、性工作者和身心障碍者也是如此。这些戒毒所分属柬埔寨军方、宪兵、警察、社会事务部和市政府管理。

“最苦的就是挨打,”“普兰(Pram)”说,他是一位20多岁的青年,2013年曾被关在金边附近的欧加斯克农(Orgkas Khnom)戒毒所三个多月。“我每隔一天都会挨揍。”

受访者说,他们曾在戒毒所看到年仅6岁且无人陪伴的儿童。这些儿童和大人关在一起,被迫做极耗体力的体操和军事操练,并且被上镣铐、殴打。

“柬埔寨政府承认戒毒所中百分之十的收容人是18岁以下的儿童,”阿蒙说。“吸毒或街头流浪儿童应该受到保护,而不是关起来殴打虐待。”

这份报告跟进了人权观察2010年发布的另一份报告《电缆上的皮肤(Skin on the Cable)》。该报告曾引起国内外普遍关注柬埔寨强制毒瘾“戒治”所的问题。该报告发表后,联合国和捐助机构曾谴责柬埔寨和区域各国戒毒所缺乏正当法律程序和虐待问题,然而柬埔寨政府官员基本上试图以该报告“不符事实”加以贬斥。

2012年3月,12个联合国机构共同发布一份关于戒毒所的声明,呼吁各国将这种场所“尽速关闭,释放被收容人。”柬埔寨当局没有公开回应这项呼吁或者调查其中发生的酷刑和虐待案件,也没有起诉任何被控涉嫌犯罪者。自2010年起,有三间戒毒所被关闭,但每年包括男性、女性和儿童在内将近2,200人的总收容人数并未改变。

柬埔寨政府同时宣布计划在西哈努克市(Preah Sihanouk)兴建一间大型国有戒毒中心,并冾商越南提供建设经费。越南戒毒所关押收容人的时间较长,而且把强迫劳动做为正式的毒瘾“戒治”程序之一,因此令人担扰越南的影响可能随著金援戒毒中心工程而扩及柬埔寨。

人权观察表示,柬埔寨政府应就该国戒毒所中的任意拘押、酷刑、虐待和强迫劳动问题进行彻底的、公正的调查。依据2012年联合国机构的联合声明,每一个被关在戒毒所的人都应被立即释放,每一间戒毒所都应被关闭。柬埔寨政府应该用更广泛可得的自愿性社区戒毒方案来取代现有的戒毒所。

“在柬埔寨的戒毒所里,经常发生任意拘押、强迫劳动、身体和性的虐待,但有罪者不被处罚,”阿蒙说。“这些戒毒所没有戒治效果,不正义,而且侵犯人权。它们应该被立即关闭,被关在里面的男人、女人和小孩应该被立即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