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叙利亚北部阿勒颇市,一群反对派战士和路人看著推土机清理遭炸毁的达尔席法(Dar al-Shifa)医院,2012年11月22日。叙利亚政府宣称这家医院是"恐怖分子藏匿地点",但在攻击前没有发出警告。政府轰炸这家医院及其周边地区至少8次。

© 2012 盖帝图像

(阿勒颇,2013年4月11日)-人权观察组织在今天发表的报告中指出,叙利亚空军一再对平民实施无区别的、甚至故意的空袭。这些攻击行为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战争法),执行此种侵权行为且有犯罪故意者,则已触犯战争罪行。

这份75页的报告,“死神从天而降:针对平民的故意和无区别空袭”,是依据140多位目击者或受害者的访谈记录撰写而成。这些访谈是在阿勒坡(Aleppo)、伊德利普(Idlib)、拉塔基亚(Latakia)等省区境内,共50个曾遭政府军空袭的反对派据点所完成。人权观察记录到的这些空袭,至少造成152位平民死亡。据叙利亚当地一个维权人士网络指出,自2012年7月至今,已有逾4,300位平民遭空袭身亡。

“一村接着一村,我们发现这里的平民被自己国家的空军吓得半死,”人权观察紧急情况研究员欧莱.索凡(Ole Solvang)在前往该区调查并访问许多受害者或目击者后这么说。“这些非法空袭造成许多平民伤亡,所到之处尽是毁灭、恐惧和流离失所。”
 

媒体报导、YouTube视频和来自反对派维权人士的信息显示,自2012年7月以来,叙利亚政府每天都在全国各地进行空袭。

根据人权观察通过现地调查和访谈所收集到的信息,政府军曾有八次故意针对民众排队领取救济食品的烘焙厂发动空袭,并曾炮轰其他几个烘焙厂。在人权观察访问的区域,有两家医院遭到反复的空中攻击,显示政府军极可能刻意以这些机构为攻击目标。人权观察在当地访问期间,这两家医院一共遭到7次攻击。

除了攻击烘焙厂和医院之外,人权观察认为其他44个空袭案件也违反了战争法。叙利亚军队在无法区分平民与战斗员的情况下,使用直升机由高空投放非导向炸弹等等作战手段与方法,已构成无区别攻击。

人权观察所调查的这些攻击事件,导致大量平民伤亡,却只有很少的反对派指挥部和其他可能的军事设施遭到破坏。在人权观察所掌握的证据范围内,没有发现任何反对派战士因此伤亡。

举例而言,2012年11月7日下午1点左右,有一架喷射战斗机在阿勒坡省北部城镇阿赫塔林(Akhtarin)投下两枚炸弹,炸毁3栋房屋,杀死7位平民,其中包括5名儿童,同时还造成5名不到5岁的幼童受伤。人权观察在当地找到一处可能的军事目标,即距炸弹落点50公尺外的一栋建筑物,当时正由反对派战士使用。然而,这幢建物仅在后续另一次轰炸中受到轻微损坏。

空袭后立刻赶到现场的一位邻人,告诉在当地访查的人权观察研究员说:

当时真的好惨!那些房子全都被炸成一堆瓦砾。我们急忙用徒手和铁锹把底下的人挖出来。倒下的壁橱和砖墙压在那些孩子们身上。我们发现他们时,他们一息尙存,但等我们把他们送到叔叔家里,他们都断气了。这附近没有诊所或医院。

人权观察指出,除了对烘焙厂和医院的攻击外,某些人权观察所记录的攻击事件,特别是那些无法证明附近存在有效军事目标的案例,有可能是故意以平民为攻击目标,但还必须收集更多信息才能判定。

叙利亚政府所使用的非法攻击手段还包括集束炸弹。这种武器已被大多数国家禁止使用,因为它无法区别攻击对象。据人权观察记录,从2012年10月迄今,叙利亚政府曾在119处地点使用150枚以上的集束炸弹。人权观察还记录到该国政府使用燃烧武器,而这种武器最起码应被禁止用于人口稠密地区

冲突各方都负有尽可能降低平民伤亡的义务。自由叙利亚军(Free Syrian Army)和其他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团体并未采取一切可行措施,避免在人口密集地区或其周边部署兵力或指挥部等构造物。然而,即使防御方将军事目标部署在人口密集区或其周边,进攻方也不能因此脱卸义务,必须考虑到攻击行为对平民可能造成的风险。
人权观察只能进入反对派控制下的叙国北部实地访查,因为叙国政府拒绝人权观察进入该国其他地区。虽然有待进一步调查确认,来自该国其他地区的目击者和受害者在受访时提供的信息足以显示,类似的非法攻击模式也发生在其他地区。

人权观察相信这份报告应足以激起国际关注,共同努力终结针对平民的任意、无区别及不合比例原则的空袭或其他攻击,包括任何在人口稠密地区使用集束炸弹、弹道飞弹、燃烧武器或其他具有大范围杀伤力的爆裂武器的行为。我们所收集的信息,也应有助于追究这些罪行加害人的法律责任。

此外,人权观察呼吁各国政府和企业,鉴于证据充分显示叙利亚政府触犯危害人类罪,应立即停止向叙利亚出售或供应武器、弹药和物资,直到叙国停止这些罪行。国际社会应当特别向伊拉克施压,要求确保没有武器由俄罗斯或伊朗经该国流向叙利亚,为达此目标应允许独立第三方的监测者,检查所有通过伊拉克陆地或领空前往叙利亚的机舰。

“联合国安理会,多半由于俄中两国的联手否决,至今仍无法采取有意义的步骤,协助保护叙利亚平民,”索凡说。“但关心的各国政府不该因此却步,而应继续自行努力升高压力,促使叙利亚政府终结人权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