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处黑监狱上了的锁铁门后,站着一群被拘留的上访者。

(纽约)- 人权观察组织在今天发表的首份中文报告中指出,自2003年以来,,大量中国公民被关进俗称为“黑监狱”的秘密非法拘留设施,关押期间不但无法与外界接触,且关押时间可长达数天或数月。关押他们的国家公职人员还在不受处罚的情形下,践踏他们的权利。

这份长达36页的报告,《地狱的小巷》,记载了政府官员、安全人员及其工作人员如何经常在北京等都市,当街予以绑架、抢走被被绑架者的个人物品,并关押他们。这些黑监狱往往设于国有宾馆、疗养院和精神病院。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苏非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北京中心存有黑监狱,简直是对中国政府‘改善人权和尊重法治’的言辞的一种嘲弄。政府应迅速采取行动关闭这些设施, 调查营办者并为在黑监狱里遭到虐待的受害者提供援助。”

人权观察发现,黑监狱关押的人通常是上访者。这些主要来自农村地区的公民, 为了非法征地、贪污腐败、警察酷刑等各种侵权问题,前往北京等省会都市寻求司法救济。地方官员在公安机关的纵容下私设黑监狱, 以确保这些申诉者被拘留、处罚并押送回乡,好让这些官员的政绩不遭扣分。一些地方政府规定,若有大批的当地访民到其他都市上访,他们原籍的官员将遭到官僚处罚。

中国政府已断然否认黑监狱的存在。20094, 一名中国外交部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一名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记者有关黑监狱的问题时, 坚称: 中国不存在这种情况。20096, 中国政府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缔结对中国人权纪录的普遍定期审查时,发表的“结果报告”中断言: "中国没有黑监狱。"

黑监狱看守往往对这些被拘留者施暴、盗窃他们的财物,还对他们进行敲诈勒索、威胁、恐吓, 并进行饮食、睡眠及医疗的剥夺。

一位46岁的江苏黑监狱受害者曾被关押1个多月,在回忆起被绑架的情形时, 在恐惧和无奈交错之际,不禁哭了起来。"[那些绑架者] 不是人...有两个人就揪着我的头发, 把我拖上车。我的两个手被反绑着, 根本动不了。[回到江苏后][他们]又把我拖进房间, 有两个女的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剥光……[然后] 他们打我头部[] 用脚踹我身上,"受害者说。

人权观察面询的大部分受害者皆指出,绑架者从不告知拘留的法律依据、将带他们去的最终目的地和拘留期限。一位52岁的辽宁上访者告诉人权观察: "[][原籍] 辽宁截访的抓的……都是便衣。没有让我看证件。我想他们也没有证件。[他们]没有告诉我[抓的]理由,连话也不和我说,不告诉我要关多久。"

黑监狱受害者也受到精神虐待, 包括性暴力威胁。黑监狱看守们威胁一位42岁的四川受害者, 说她要是试图逃跑,  "...就把我关押男监狱里,让[囚犯]轮奸[我]"人权观察还记录了黑监狱看守剥夺被拘留者的睡眠、饮食和所需的医疗服务, 以进行惩罚、控制或逼取消息。来自湖北的一位70岁被拘留者为了使管理人员让她就医,得进行了3天绝食。

被拘留者中有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 这公然违反了中国对儿童权利的承诺。人权观察面询了一名曾被拘留的15岁女孩, 她是在北京帮残疾的父亲上访时, 当街被绑架。随后被关在甘肃省的一个养老院两个多月, 并遭到毒打。

 “对那些已屡次得不到法律制度协助的公民,加诸这些虐待行为, 简直是虚伪之极,”理查森称。

黑监狱似乎是在中国政府废除允许任意拘留无户籍证件人员和流浪人员的法律后,因而衍生。政府那次决定旨在限制警方任意拘留的权利,是让人欢迎的一举, 然而黑监狱已演变成关押城市中“不受欢迎人”的法外拘留中心。黑监狱是个非法拘留上访者的体系, 是维护县、市、省级的政府官员的手段,以免他们因当地公民进入北京等大都市上访,而受到财物津贴的损失及升迁障碍。未被公开的公文阐述, 上访者若到北京等省会都市寻求法律救济,而原籍地方官员不采取果决的行动予以处理,官员将会受处罚。此外, 黑监狱的营办者每天收受这些地方政府的现金付款每人拘留费介于人民币150元(22美元)至人民币200元(29美元)间,让人有额外进行非法拘留的动机。

拘留上访者违反了保障言论自由的国际法,也违反了中国自身的《信访条例》, 即规范信访活动的相关法律。在没有法律依据下就拘留任何人, 即便是犯罪嫌疑人, 又不让被拘留者获取正当法律程序,严重违反了若干国际文书、中国宪法和许多国内法律。根据国际法, 当国家公职人员拘留一个人, 并拒绝承认此事或不予公开此人下落, 就是犯了强迫失踪罪。

"中国制定了有关逮捕和拘留的法律法规,对于黑监狱事件,政府却公然无视这些法规,也对被关押在黑监狱的受害者视若无睹," 理查森称。"无法依照自身法律标准行事, 遑论国际标准, 这不是一个期望得到全球尊重的政府的标志。"

曾被拘留在黑监狱的受害者的证词

"[看守] 上来, 二话不说,就抓住我的胸部,然后又用膝盖狠狠的擅击我的肚子,当时我就昏死过去。醒来后, 全身疼痛,但是却没有任何外表伤。"

- 与人权观察进行面谈的一名黑监狱受害者

"我问他们凭什么关押我, 他们一群人进来就对我拳打脚踢,说要打死我。我大声喊救命, 他们才停下来, []以后我再也不敢再[冒这个险]了。"

-与人权观察进行面谈的一名黑监狱受害者

"[那里]没得治疗。我因为生体不好, 加之在里面条件非常恶劣, 所以经常发病, [他们]也不让我看病……[看守] : ‘你的命一分钱都不值……我要你今天死,就过不了明天,我要你死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与人权观察进行面谈的一名黑监狱受害者

"每天我只能睡三小时;而且他们随时都会把我弄醒,主要来看我没有跑掉……我经常要挨饿, 也吃不饱。我第二次我被关了37......体重降了20斤。"

-与人权观察进行面谈的一名黑监狱受害者

 

(本报告的中文版于2011年11月10日发布,本篇新闻稿同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