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权观察在今天公布的一篇新闻报道中称,修建 “新北京” 的流动建筑工人常被剥削,得不到适当的薪水,在危险条件下工作,没有事故保险,得不到医疗和其它社会服务。

这份61页的报道,"我的一年血汗",记录了中国政府如何违背其三令五申的保护流动建筑工人权利的承诺,以及未能结束中国的家庭注册(户口)体系的歧视本质所造成的剥削。 据估计1百万名流动建筑工人,来自中国的其它地区,构成几乎90%的北京建筑劳工。 这些工作者是奥运会基础设施和体育地点建成的中坚力量。 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将在2008年8月8日召开。

"关于对流动建筑工人提供有意义的保护和社会服务,中国政府只有空谈,没有行动,”苏菲•理查森,人权观察亚洲宣传主任称。 “尽管有几年的政府修辞,雇主仍在欺诈流动建筑工人辛苦得到的薪水。并且,谈到基本的社会服务,政府仍然歧视着流动人口。"

人权观察的报道记录了雇主通常怎样强迫工人劳动,克扣将近一年的工资,然后一次性支付大大低于合同约定的工资和北京最低工资的一笔钱。一些雇主拒绝支薪。

一名工人告诉人权观察:
“自从我第一天到达工地,我每天都工作,却没有一点钱,我从没有离开[工地]放松一下。”

另一个流动工人说他没有得到一分钱,尽管有口头承诺称他七个月的工资将会在项目结束时一次付清。他告诉人权观察:“(公司的代表)说‘钱还没来’(或)‘老板不在’(或)‘老板在忙,’等等,用这些借口来拖延。”

中国家庭注册的户口体系,它是用来防止和控制大量农村居民涌向中国城市,禁止北京的流动建筑工人得到社会福利如医疗保健——它只供给合法登记的城市居民。

为了申请保险索赔以得到与工伤事故有关的医疗费,一个流动劳工被要求递交北京户口的复印件。 他从没有北京户口。他对人权观察说: “我心想, ‘法律保护的门又一次在我面前关上’”,同样地,其他接受人权观察采访的工人解释了他们为什么不能提出控告反对雇主违反薪水,因为他们缺乏北京居住许可证。

人权观察称:雇主继续忽略劳工法而不受惩罚,并且中国领导保护流动劳工的要求被歧视流动劳工的户口体系所破坏。政府开始授予流动劳工 “临时”城市居住许可证,而不是废除家庭注册体系,因而保持了一个差别对待的系统。

"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想要保护流动劳工的权利,它应该开始废除户口体系,” 理查森称。“这样工人提出控告和当局起诉违反劳工法的雇主就会容易。"

中国是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成员,已开始保证它的工作者有公平的良好的工作环境,包括公平工资,一个安全和健康的工作环境,和合理的工作时间限制。 尽管有这些义务和中国法律相似的标准,人权观察的研究记录了许多虐待包括:

  • 对定期月工资支付的否认。雇主常常轻视劳工法第50章,它规定工资要每月支付,每年支付一次工资严重地剥夺了流动劳工和他们家庭全年的安定。
  • 工资的未付或付得不足。 雇主常付给工人低于最低工资的薪水,而且有些雇主根本给他们的工人支薪。 一组工人告诉人权观察他们的雇主拒绝为他们在2006年4月到2006年 11月间的工作付工资。 在2007年3月,他们的工资仍然未被支付。
  • 雇主还常否认流动建筑工人合法规定的合同、事故和医疗保险,危险的工作环境使工人易遭到疾病和伤害。

雪上加霜的是,一个不正常的政府纠正系统阻止工人得到被合法保护的权利 - 抗议的人有时面临致命暴力威胁。 2007年 7月,被雇来作为罢工替代者的流氓在广东省的一个建筑工地谋杀了一名流动建筑工人,那里罢工的工人几个月的工资未被支付。

"仅仅为追求及时地和全额地得到公平薪水的法律权利,工人们要面临死亡和伤害的危险,这是不能接受的," 理查森称。 "更多的政府空谈辞令只会带来更多风险,更多伤害和更多死亡," 理查森称。

2008年奥运会无疑促进了城市的建设高涨。 国际奥委会(IOC),选择北京主持比赛,应该寻求奥林匹克场所雇用的所有工人能合法和充分地被付工资的独立认证,有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和保护他们免受与工作有关的虐待。 对这样认证的需要特别迫切,因为2008年一月,中国政府承认在过去三年期间有六名工人在奥林匹克场所的工伤事故中死亡。

2006年1月,北京市政府宣布已对12家未透露名字的按照合约建设与奥运会相关的项目的公司进行罚款,因为它们扣压薪水。 人权观察没有得到关于奥运场所的具体信息,有关北京其它建设项目的一致的虐待报告使人关注在所有建设场所的剥削,包括奥运场所。

"如果奥林匹克运动真正地因它致力于‘根本性的普遍道德原则’而感到自豪,那么国际奥委会必须保证帮助建造北京奥林匹克场所的工人至少得到公平对待,与中国的法律符合,也与中国设想并许诺它的公民它会尊敬的基本国际人权标准相一致," 理查森称。

此报道所采访的流动劳工的见证摘选:

"我当流动劳工已经十年多了,没有一个雇主给我提供过保险。"
- 人权观察采访的一名北京流动建筑工人(名字不公布),2007年一月至三月

"每天[工作时间]不同,没有统一的,固定的工作[时间],不管是白天还是深夜,任何时候都是工作时间,[而且]有时侯半夜我们正在睡觉,我们还需要起来[工作]。"
- 人权观察采访的另一名北京流动建筑工人(名字不公布),2007年一月至三月

"[我们]工人每天的工资少于二十元(2.67美元),每天还被扣掉八元(1.07美元)生活费;工人怎能维持生活呢(这么低的工资)?"
- 人权观察采访的另一名北京流动建筑工人(名字不公布),2007年一月至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