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组织于1978年成立,当时名为赫尔辛基观察组织(Helsinki Watch)。苏联各地当时成立数多公民小组,以监视前苏联政府对《1975年赫尔辛基协议》(1975 Helsinki Accords)的执行情况,设立赫尔辛基观察是为了给予小组需要的支持。该组织通过媒体报道、与决策者的直接交流,对侵犯人权的各国政府采取了 ‘指名道姓、 公开羞辱'的做法。透过把国际重点聚焦于苏联和东欧的人权侵犯行为,赫尔辛基观察为80年代末代的戏剧化般的民主变革做出贡献。

美洲观察于1981年美洲陷入血腥内战时成立。透过广泛的实地调查,美洲观察不仅处理政府军事队的侵权行为,还应用国际人道主义法,以调查和揭露叛乱团体的战争罪行。美洲观察对受影响的国家讨论其关注的问题,还核查、批评外国政府 --尤其是美国政府--在提供军事、政治协助给侵权政权的进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20世纪80年代,其他三个组织迅速陆续成立,即,亚洲观察(1985年),非洲观察(1988年)和中东观察(1989年);它们加入当时称之为‘观察委员会'的组织。1988年,该组织正式通过‘人权观察组织'名称。

20世纪 90年代新出现的人权挑战让人权观察组织在其工作领域立下重要的创新。人权观察1991年报道海湾战争时,首次处理国家轰炸攻势违反战争法事件。倡导对象的范畴被扩大,以让人权观察更加重视联合国和欧洲联盟等区域组织。 卢旺达和巴尔干的"种族清洗" 和种族灭绝事件体现了需要进行实时报告暴行、深入记录个案,以便进行国际起诉,这些于20世纪90年代首次得以落实。人权观察支持并评论前南斯拉夫和卢旺达问题的国际法庭。人权观察还寻求起诉包括智利领导人,奥古斯托•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和乍得领导人侯赛因·哈布雷(Hissene Habre)等侵权领导人。

与此同时,人权观察扩大和加强这些工作领域:妇女权利,儿童权利,难民权利和移民工人权利。我们以人权问题的角度处理家庭暴力、贩卖、战争时使用强奸和儿童兵等问题带来了。我们发现在沙特、朝鲜等封闭社会调查侵权行为的新方式。人权观察助之前被忽略的议题,如同性恋者的权利,得到外界重视。我们审查国际军火贸易和企业在人权方面起的作用,撰写石油、黄金和肉类加工行业人权违反状况的突破性研究报告。

作为国际禁止地雷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Ban Landmines)的创始成员之一,人权观察于1997 年与其他成员共获取诺贝尔和平奖,并在禁止集束弹药得2008的年公约起了主导作用。

21世纪带来新的挑战。2001年9月11 日怖袭击事件及其余波凸显需要向恐怖组织和其支持者施加不同的新式压力,也强调需要密切监督违反基本人权的反恐法律、政策和做法。艾滋病毒/艾滋病成了大流行病,使人权观察创建人权和保健的专项事务部门。

人权观察日益将其研究方法应用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领域,特别是教育和住房领域。人权观察也已开始使用统计研究、卫星摄影和炸弹数据分析等新方法。人权观察把传统式的实地调查与新科技技术和创新的宣传促进方式结合在一起,让其在世界各地促进人权的工作内,保持领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