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人权观察在今天发表的报告中指出,服装与鞋类品牌商应停止为工厂劳动侵权创造诱因的经营方式。

这份66页的报告《公车票价,飞机享受:名牌服饰采购方式导致劳动侵权》说明成衣业者的主要经营手法如何促使生产厂商以侵犯人权的方式降低成本而伤害劳工。人权观察发现,许多全球品牌自吹自擂,说它们努力确保自家商品的生产厂商尊重劳工权利,但实际上效果有限,因为它们不断要求供应商降低成本或缩短制程。许多供应商为了迎合要求,采用对劳工有害的侵权方式以削减成本。一位工厂老板感叹地总结问题说,这些品牌商是“付公车票价,又想坐飞机。”

 

 “成衣品牌若逼迫供应商以伤害劳工的方式降低成本,人权灾难便近在咫尺,”人权观察女性权利部高级法律顾问艾汝娜・卡希叶普(Aruna Kashyap)说。“服装品牌必须监督并修正经营方式,才不会表面上声称努力遏止工厂侵权,实际却火上添油。”

人权观察访问了孟加拉、柬埔寨、印度、缅甸和巴基斯坦的工人以及南亚和东南亚各国的成衣供应商;为品牌商寻找代工厂并下单具十年以上经验的专家;以及其他研究成衣产业的专家。

2013年4月24日是孟加拉拉纳广场惨案六周年纪念日──当时位在达卡市郊的一幢八层楼厂房倒塌,造成劳工1,138人死亡、逾2,000人受伤。如此悲剧令人不得不重视成衣品牌所应防范的风险。

服装品牌的产品通常在多个国家的众多工厂生产。要监测这些工厂的劳动条件本来就非常复杂棘手。复杂的采购决策是所有品牌商品生产的基础。每一项决策都会对供应商对待员工的方式造成正面或负面的影响。

工厂因为服装品牌的不良经营方式而采用侵权的成本削减方法,包括将工作非法分包给职场虐待问题严重的下游工厂。 其他侵权行为包括苛扣工资,要求工人加快工作而没有足够休息时间,以及危险或不健康的工作条件。

巴基斯坦某工厂的24岁未婚女工佛兹亚(Fawzia Khan)谈到工人不停被迫赶工生产的压力:

我很讨厌工作场所像监狱般的气氛,不准上厠所、不准喝水、工作时间连站起来都不行。...每天应有一小时的休息时间,实际上只有半小时。我不记得什么时候休息过一整个小时。

5 Business Practices Many Major Clothing Brands Use that Hurt Workers

Apparel brands that drive their suppliers to cut costs in ways that harm workers are always a whisker away from human rights disaster. Clothing brands need to monitor and rectify their business practices so they don’t encourage the very factory-level abuses they say they are trying to stamp out.

品牌商往往难以有效监测其全球庞大供应链的工作环境。许多品牌商拒绝公开其供应商的工厂位置更使问题雪上加霜──由于缺乏透明度,监测组织也很难在品牌本身疏于监督时介入调查侵权行为。有些品牌商雇用代理人找寻生产厂商,但并不要求知晓工厂位置、职场条件和定价方法。

在市场要求下,服装品牌必须比以往更快速地生产和售出商品,以迎合消费者日新月益的需求。但人权观察发现,如果品牌商不断压缩工人制造产品的时间,又没有充分监督工厂的生产能力,或给予工人足够时间而不影响国定假日和每周例休,那么品牌商就很可能助长侵犯劳工权利。

有些品牌商没有书面合同,或采用不允许弹性调整交货日期且在品牌商本身造成延误时亦免除违约金的单方合同,也会大幅提高劳工的风险。若采用单方合同,品牌商会尽可能把本身过失的成本转稼于工厂,迫使工厂进一步滥用侵权方法控制成本。一旦品牌商没有按时向供应商支付货款,工人的工资和福利就可能遭到拖欠,工厂也难以申请贷款以改善消防与建筑安全。自愿遵守的《英国即时付款准则》(UK Prompt Payment Code)即为一种良好实践的范例。

该报告指出,服装品牌商必须采取某些措施,才能改善不良采购实践,降低供应链侵犯人权的风险。品牌商应制定发布负责任采购(responsible sourcing)政策,要求各单位一体遵行;应依照劳工与人权组织于2016年共同制定的《透明承诺》(Transparency Pledge)最低标准,公布工厂名单;应重新检讨雇用采购代理商的办法,与供应商签署公平的书面合同。

品牌商应当参加诸如“优化采购”(Better Buying)之类的调查,这些调查允许供应商对品牌的采购实践进行评比,并报告其排名结果;应当采用加计劳工及社会责任成本的劳动成本计算器,例如公平成衣基金会(Fair Wear Foundation)所开发的相关工具;并且应当加入将品牌采购实践的集体改革与部门集体谈判协议相结合的计划,例如ACT(行动-协作-转型)基金。品牌商应该公开说明其供应商成立工会和集体谈判协议的数据,以及有何具体措施改善其影响工厂运营的采购行为。

各国政府应制定法律,强制规定企业必须对其全球供应链进行人权尽职调查,相关法律并应包含企业实践的监测与矫正措施。

 “消费者不应坐视品牌仅凭一纸政策或加入某个目标远大的倡议就自吹自擂,除非它们能让具体成效公开透明,” 卡希叶普说。“当务之急是企业必须让消费者、投资者、劳工和劳权团体看到它们改革不良采购实践的具体行动。”

访谈摘录

“采购单位和采购人员总是肩负压力,要[为工厂生产]寻找更好[低]的价格。...它的盲点在于对一个地方[价格]施压的风险和另一个地方[工厂劳动条件]必须承担的后果之间的动态连结。这是商业模式的问题。”
──为多种品牌负责成衣、鞋类和非成衣产品采购具有25年以上经验的专业人士,伦敦,2019年1月15日。

“根本不存在讲价的空间。他们的选项[其他供应商]太多。...就好像帮他们[品牌商]买鸡蛋。”
──巴基斯坦供应商,匿名,2018年6月。

叫工人加班赶工,尽可能赶上海运日期,远比延迟出货而负担空运成本划算得多。”
──在中国、东南亚和南亚经营纺织厂,为17-20个国际成衣品牌供货的企业集团经理,匿名,东南亚,2018年4月到5月。

“为了订单,有时必须叫工人加班。我们有时要接受已预定交货日期的订单,但设计、打样等等都还没通过。过程中,我们的交货日期还可能被缩短。这时我们就必须尽一切所能准时交货。有些公司[工厂]比较聪明,会计算加班或空运何者成本更高。”
──巴基斯坦供应商,匿名,2018年6月。

“其中一家中间商收取每件10卢比(0.14美元)的均一价。不管整件衣服的成本是50卢比(0.72美元)还是500卢比(7.2美元)都一样。”
──印度供应商,匿名,谈中间商如何向供应商索讨“回扣”,2018年9月。

“假设某个品牌商原本告诉[某间工厂]说要订制15万件,但实际下单时却回头要求出货25万件,你只好加班赶工或分包出去。”
──逾30年经验的采购专家,匿名,美国,2018年10月到2019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