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Anti-LGBT Crackdown in Indonesia Fuels Health Crisis

Indonesian authorities are fueling an HIV epidemic through complicity in discrimination against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LGBT) people. The government’s failure to halt arbitrary and unlawful raids by police and militant Islamists on private LGBT gatherings has effectively derailed public health outreach efforts to vulnerable populations.

 
印尼有关当局参与歧视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人士,无异为国内艾滋病疫情火上添油。政府未遏止警察和激进伊斯兰团体任意非法临检LGBT私人聚会,已使针对弱势人群的公共卫生外展工作前功尽弃。
 
这两名男子的服装几乎一模一样:棒球帽包著小平头,帽舌压低遮住眼睛,脸上戴著口罩,身穿同式样的深色T恤。
 
你若觉得他们像準备出发犯案的黑帮份子也无可厚非,尤其若你上前攀谈,会发现他们神情紧张,不停左顾右盼,一看到保安巡逻就闭嘴低头。
 
但这两人其实是印尼首都雅加达的贫民艾滋病防治社工,他们只是在等待人权观察研究员安卓斯·哈索诺(Andreas Harsono)和他的摄影师,双方约好为最新报告《公共场所不安全,私人场所无隐私》进行访谈,探讨印尼正在兴起反LGBT的不理性情绪,及其对公共卫生的影响。印尼男男性交感染艾滋病毒的比率自2007年至今已翻升五倍,从百分之5升高到百分之25,儘管印尼新增艾滋感染者以异性恋传染居多数,男男性交仍占新增感染者的三分之一。

最近两年多来,印尼政客和官员一直在煽动大众反对LGBT的情绪。2016年开始时还只是仇恨言论,现已化为暴力行为,警察和激进伊斯兰组织经常到任何他们怀疑有同性恋人士活动的社交场所进行临检,从同志夜店到被怀疑为女同性恋者的私人住所,乃至“伪娘”(瓦里亚,指变性妇女)社群活动,他们都不放过。

恐惧气氛和破坏安全社交场所的行动,已对公共卫生产生毁灭性影响。艾滋社工愈来愈难联繫上需要帮助的对象,难以为他们发放卫生套、验血、提供卫生教育和心理谘询。

这两名蒙面男子(他们要求匿名以免身份曝光)和哈索诺约在现已被关闭的T1夜店门口见面。他们过去经常在这家夜店里外执行工作,诸如分发卫生套和宣导小册子、提供简易谘询。他们甚至开设流动诊所,让危险人群可以得到验血和谘询服务。

“他们一直站在远处打量我们,” 哈索诺说。“并且不断巡视周围,确认安全无虞。”

当他们终於走近,却因出现在T1旧址的商业区而特别显眼。哈索诺为保护他们,带他们坐进一家餐厅。可惜正逢伊斯兰斋戒月,这两位艾滋社工员并未点餐,气氛依然紧绷。

“他们这样小心隐藏身分,我当时也满讶异,但他们实在是很紧张才会这样做,” 哈索诺说。他并解释,这两人可能受到心理创伤,因为最近已有好几百名LGBT人士在夜店或私宅遇临检被捕。

“临检被捕的人可能被判处18到30个月徒刑。”

2017年,警方至少逮捕300名被疑为LGBT人士,数目创下印尼历史新高。有些人只因为身上带著卫生套,就被当做是同性恋。因此,很多人选择不带卫生套出门,但这只会加速艾滋疫情蔓延。

夜店还在的时候,社工很容易接触艾滋高危男性。现在安全空间尽遭封闭,人际网络一夕打散,恐将导致艾滋感染率加速攀升。

大批警察在印尼雅加达一座法院外待命,2017年5月9日。

 

©2017 路透社

打压造成的恐惧显而易见。“我们讨论如何拍摄的时候,突然有个男性保安员接近,其实他只是来定时巡逻,但他们怕得要死,” 哈索诺说。“他们担心保安员会走过来看到他们。这一幕充分说明雅加达当前的氛围。”

反LGBT宣传已对印尼社会造成深刻影响。2016年一份民调显示,百分之26受访者表示不喜欢同性恋人士,在所有群体中不受欢迎程度最高。2017年,这个百分比更加上升。

“2016年2月,国防部长甚至曾说LGBT运动比核子战争更危险。”

不过,儘管空间被压缩,个人安全和自由面临实际风险,还是有部分社工继续努力改变艾滋高危社群的现状,哈索诺见到的这两位就是如此。

“他们转向社交网络和互联网,” 哈索诺说。“我实在很讚歎这些社工员的适应能力。他们很清楚,每当他们被发现跟跨性别妇女谈话,就有可能被逮捕、被警察拦检、或被保安人员盘问,但他们仍然鼓著勇气坚持不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