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 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2011年6月16日通过一项具突破性的新条约,给予家庭佣工与其他劳工同等的关键保障措施。人权观察组织表示,此前基本权利未受到保障的数以百万计的人,将因此受到保护。由各国政府、工会和雇主组织构成的国际劳工组织,以压倒性的表决通过《家庭工人体面劳动公约》(Convention on Decent Work for Domestic Workers)。该项公约为以女童和妇女为主的5000万至1亿的家庭佣工,确立了首个全球的标准。

国际劳工组织成员花了三年时间发展公约,以解决家庭佣工常被剥夺其他劳工所享有的劳工保障措施,如:每周享有休息日,工作时间设有限制和确定最低工资。家庭佣工面临广泛且严重的侵权和劳工剥削行为,包括:超时工作不能休息,雇主不支付工资,被强迫关在住家中,肉体的伤害及性虐待,强迫劳动和人口贩运。

人权观察的妇女权利高级研究员尼莎·瓦里亚(Nisha Varia)说:“对妇女的歧视和法律保障的不足,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助长对家庭佣工的侵犯行为。这项新公约肯定了应依法让管家、保姆和照顾者受到尊重和平等待遇,早就应该实行。”

根据公约的主要内容,各国政府应为家庭佣工提供与其他劳工同等的劳动保障措施,包括以下项目:工作时间,最低工资,加班费,每天和每周的休息时间,社会保障和生育保障。根据新标准,各国政府有义务保护家庭佣工免受暴力和侵犯,还应确保有效的监测和执法措施到位。

过去两年的谈判曾因各种议题引起有争议的辩论,争论的问题包括:居住在雇主家的佣人的工作时间,以住宿等实物支付和对私人住家进行劳动监察。

澳大利亚、巴西、南非和美国,如同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许多国家政府一样,在倡导实施有力的保障措施时起了领导作用。欧盟关注的问题最多,且经常倡导规定应更为薄弱、更加灵活。

斯威士兰是唯一投反对票的政府。萨尔瓦多、马来西亚、巴拿马、英国、新加坡、苏丹、捷克共和国以及泰国投了弃权票。

海湾合作委员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的成员国(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和印度,早些时候反对公约具有法律约束力,后来改变了主意,到最后一轮的谈判和最后表决都对公约表示支持。

人权观察组织的儿童权利倡导员婤·贝克(Jo Becker)说:“今天的表决表明了,各国政府已达到新的共识,认清不能以家庭劳务是在私人住屋里进行为借口,对这些佣人的劳工权利保障不负责。各国政府应该确保它们的法律法规符合这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条约,并尽早批准条约。”

国际劳工组织指出,儿童约占全世界的家庭佣工中的百分之30。目前,许多国家的儿童劳动法不包括家庭佣工,也就是意味着年纪幼小的儿童可以长时间地工作。人权观察指出,儿童与家属被分隔,又近乎完全依赖雇主,提高了儿童受侵犯的脆弱性。

人权观察在萨尔瓦多、几内亚、印度尼西亚、摩洛哥和多哥就儿童家庭佣工进行调查发现,一些儿童从年仅6岁就开始工作,不但一天工作16小时,而且还是每周工作七天。一项在印度尼西亚进行的人权观察研究发现面询的45名儿童佣人中,惟有一名儿童正上学受教育。此外,这些年幼的童工也容易受到肉体上的伤害和性虐待。

新公约要求各国政府为家庭劳工限定最低年龄,政府还得确保年龄限制以上的童工不会因工作而教育受到干扰。公约附上的一项建议敦促各国政府严格限制儿童佣工的工作时间,以及严禁他们从事会损害到健康,安全或道德的工作。

“数以百万计的女孩从事家庭佣工,希望借此让她们迈向更美好的将来。然而她们牺牲了受教育的机会以及自己的前途,换来的却是低工资和超长的工作时间,”贝克说。“这项公约将给她们实际的机会,去继续接受教育并摆脱贫困。”

移徙者占家庭佣工人口的比例日益增多。发展中国家每年接收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汇款,其中以移民工人汇回原籍国的收入居相当大的比例。但是,国家政策将移徙家庭佣工的移民身份依赖于个别雇主,招聘费用过高,语言障碍以及雇主没收护照等问题导致佣工往往更容易受剥削。

人权观察在亚洲和中东地区进行调查时,记载了许多国家政府未有效监督招聘机构,这些机构往往对移徙家庭佣工强加巨笔债务或对工作内容故作错误报导。招聘相关的侵权行为,家庭佣工被隔离在私人住屋,劳工法和移民法的不足都成了导致强迫劳动、贩卖和家庭奴役的主要元素。尽管当今有数百万的家庭佣工跨越国界地流动,国际合作一直保持薄弱和零散的状态。

新公约为指导各国政府,在各领域包含详细的规定,其中包括规范私营的就业公司、调查申诉、禁止扣除家庭佣工的工资以支付招聘费用。公约还规定,移徙家庭佣工必须得到可在就业国家得以执行的书面合同,还规定各国政府加强国际合作。
 

“在许多国家,要聘请家庭佣工照顾老少的家庭与日俱增,”瓦里亚说。“这些工人提供重要的服务,而这些新标准将能大大提高对他们服务的重视,而且还能落实的系统不仅能应对侵权行为,而且还能防止它们。”

各国政府、工人和雇主共计投了475票,396人投了赞成票、16投了反对票,63人弃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