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民众示威游行,要求人道对待庇护寻求者和难民,悉尼,2018年7月21日。

© 2018 Peter Parks/法新社/盖帝图片社

(悉尼)-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2019世界人权报告》中指出,澳大利亚政府拒绝废止对庇护寻求者和难民的离岸仓储措施,有损该国在全球的人权声誉。

大约1,100名庇护寻求者和难民还留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马努斯岛和瑙鲁。他们大部分从2013年就抵达当地,许多人的心理健康已因长期关押、前途未卜而恶化。还有数百人需要医疗转移,由岛上转送澳大利亚接受紧急治疗,但均遭政府延搁或拒绝,置医师建议于不顾,也没有立法改善难民和庇护寻求者未来的转移问题。不过在政治压力和针对岛上儿童处境的有效倡议行动下,政府已将100多名儿童及其家属转送澳大利亚本土。

“经过五年多,澳大利亚的离岸处理政策显然只是想利用艰苦待遇吓阻寻求庇护人士的一场残酷实验,”人权观察澳大利亚部主任伊莲・皮尔森(Elaine Pearson)说。“如果澳大利亚还想让世人相信它是一个尊重人权、或至少看重人类尊严的国家,就应当立刻改变这项政策。”

这是人权观察连续第29年发布《世界人权报告》,内容674页,检视全球逾百国人权实践。执行长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在报告导论中指出,民粹主义持续在许多国家散播仇恨与不容忍,但现已激起反弹。尊重人权国家的新兴联盟,通常亦在公民团体与社会大众的鼓励与投入之下,正在提高专制滥权的成本。它们的成效足以证明,即使在黑暗笼罩的时代,捍卫人权仍然是可能的──更是不可逃避的责任。

2018年,澳大利亚展开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三年任期。上任后,澳大利亚曾就缅甸对罗兴亚穆斯林族群的暴行发表强硬声明,但其离岸处理难民与庇护寻求者的方式也遭到理事会其他成员国批评。

澳大利亚通过严苛的反加密新法,允许安全机关下令科技业者采取未明确界定的行动,让前者取用加密数据,但缺乏适当的司法监督和其他必要保护措施。草案规定的广泛权力足以使当局有能力强迫通讯APP向用户发送虚假的软件更新,藉以破坏加密,秘密将第三方加入用户的聊天群组,或将手机或智能扬声器转变为实时监听设备。

在澳大利亚的刑事司法系统中,身心障碍者的人数极不成比例,几乎占入狱人数的一半。原住民(Aboriginal)和托雷斯海峡岛民(Torres Strait Islander)入狱的机率是其他人的13倍。2018年人权观察的一份报告指出,澳大利亚各地监狱中的身心障碍者面临着性暴力和身体暴力的高度风险,常被单独隔离囚禁长达数星期、数月甚至数年。有一名患有精神疾病的男性囚犯已在最高安全监狱遭单独监禁逾19年。

9月,总理莫理森(Scott Morrison)宣布成立皇家委员会,对年长人士的照顾品质和安全性进行调查,以回应此前媒体多次披露澳大利亚各地安养中心的虐待老人事件,以及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对高龄照顾产业的调查报导。

“澳大利亚新的反加密法,因为影响一部分人的加密,最后每个人都会受到影响,” 皮尔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