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内斯堡,2016年1月27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2016世界人权报告》中表示,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多个成员国过去一年收紧了批评政府的政治空间。

 “过去一年,有几个SADC成员国的反对党政治人物、新闻记者和维权人士再度遭遇压迫,”人权观察非洲区高级研究员德瓦・马文加(DewaMavhinga)说。“所有SADC成员国必须更努力终结本地区的政治压迫。”

该报告篇幅659页,是人权观察第26次发布世界人权报告,内容检视90多个国家的人权实践。执行董事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在导论中写道,不断向中东以外扩散的恐怖攻击和滋生于压迫与战乱的难民浪潮,导致许多国家限缩人权,以错误方式维护本身安全。在此同时,由于恐惧经常通过社交媒体而更加广泛传播的和平异见,全世界威权主义国家正在对独立的民间团体展开当代前所未见的猛烈打压。

人权观察表示,SADC应更加重视各成员国的人权问题。担任SADC主席直到8月的博茨瓦纳,应当扮演领导角色,要求重新授权SADC法庭(the SADC Tribunal)处理人权案件,使各国人民得向此一区域性法庭提起诉讼。

SADC国家在2015年特别值得关注的包括:安哥拉刚果民主共和国南非斯威士兰津巴布韦

安哥拉
多斯桑托斯(José Eduardo dos Santos)总统的政府承诺改善人权纪录,但却严厉限制言论和结社自由权。2015年3月,安哥拉政府表示将接受2014年10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定期审议的多项建议。然而,同一个月,安哥拉通过一部限制非政府组织的法律,包括繁琐的注册手续和限制海外筹款。

安全部队打压独立媒体、维权人士和其他批评者,手段包括控告诽谤、任意逮捕、不公正审判、恐吓、骚扰和监控。两位着名维权人士遭不公审判而入狱。安全部队使用过当武力驱散示威者和其他公开集会。2015年6月,警方逮捕15名聚会阅读和讨论有关和平反抗书籍的维权人士。4月,万博省(Huambo province)警察围捕一名教派领导人时,杀害数名该派教信徒。

刚果民主共和国
刚果安全和情报官员强烈打压维权人士和反对总统卡比拉(Joseph Kabila)企图于2016年12月第二任期结束时违宪竞选连任的群众。安全部队开枪射击和平示威者,监禁维权人士和在野党领袖,并关闭新闻机构以利政府暴力镇压。

在该国东部,安全情势仍然不稳。多个武装团体对平民发动致命攻击,而政府安全部队也同样犯下严重暴行。

南非
南非面临多项人权挑战,包括攻击难民、寻求庇护者和移民商铺及住房的行为,但政府否认这种攻击的动机是排外情绪或其他形式的不容忍而未能坚决阻止。

政府没有为约50万身心障碍儿童提供基础教育的权利。人权团体对于强暴报案率持续低落表示忧虑,并批评中央政府尚未针对妇女受暴比率居高不下的问题拿出对策。

法拉姆调查委员会(Farlam Commission of Inquiry)对2012年44人死亡案件──包括34名矿工被警察杀害──的报告终于发布,但部分人士对其结论感到失望。南非总统祖马(Jacob Zuma)仍未摆脱质疑,因为他对公共保护官(public protector)于2014年就总统滥用国家基金提升其私宅保安措施所做出的调查报告处理方式有争议。

2015年6月,南非当局违反当地法院命令及其做为国际刑事法院缔约国的国际义务,允许苏丹总统巴希尔(Omar al-Bashir)离境而未予逮捕。因达尔富尔冲突被控种族灭绝、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巴希尔,当时到南非出席非洲联盟高峰会。

斯威士兰
斯威士兰王国对人权与法治的尊重,自从国王恩史瓦蒂三世(King Mswati III)于1986年登基以来,日益倒退。当局查禁所有政党,严重破坏司法独立,并以压迫性法律打击批评政府和国王的人士。

和过去几年一样,斯威士兰当局严厉限制公民与政治权利。2015年3月,警察殴打斯威士兰工会大会(Trade Union Congress of Swaziland)和斯威士兰全国教师会(Swaziland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eachers)的多名领导人,阻止他们集会讨论多党民主诉求。遭殴成重伤者包括着名工运人士,全国教师会秘书长穆西・恩合郎加(Muzi Mhlanga)。

恐怖主义防制法(Suppression of Terrorism Act)、1938年叛国与颠覆活动法以及其他类似的落伍法律赋予安全单位强大权力,可以下令解散集会和抗议活动、遏制批评政府言论,即使这些权利受到斯威士兰2005年宪法所保障。2015年9月,八名维权人士向斯威士兰高等法院起诉,要求对这些安全法案进行违宪审查。本案尚未做成最终判决。

津巴布韦
总统穆加贝(Robert Mugabe)在2015年持续巩固权力,未实施任何有意义的人权改革。2014年12月,穆加贝指控改革派副总统穆朱鲁(Joyce Mujuru)谋反而将她罢黜,同时任命两名共同副总统加以取代。但这两名副总统,穆南加格瓦(Emmerson Mnangagwa)和穆波科(Phelekezela Mphoko),过去都曾涉嫌严重人权侵犯。穆加贝获得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提名参选2018年总统大选──届时他将高龄94岁──并任命其妻出掌该党妇女组织,修改宪法使他有权任命所有高级官员。

该国政府面临严重社会经济难题,未能适当投资不可或缺的公共服务,诸如用水、教育、医疗和卫生。政府预算约百分之82用于公务员薪资,大量税金遭官员中饱私囊。国际货币基金(IMF)估计津巴布韦对外债务已逾该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百分之80。

批评穆加贝或其政府的人士,包括维权人士、社运人士、反对党人士和街头小贩,都会遭到警察和国安部门的骚扰、威胁和任意逮捕。为过去人权侵犯和政治暴力伸张正义的工作毫无进展。虽然当局曾于12月准许LGBT维权人士在首都哈拉雷公开集会,做为非洲艾滋病与性病问题国际研讨会(ICASA)的部分活动,但当局仍持续嘲讽LGBT人士并剥夺其权利。

“人权不是高远的理想,而是所有国家为维护自由、满足全人类所需,而必须遵守的义务,”马文加说。“促进人权是改善南部非洲各国人民生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