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社交媒體平台移除戰爭罪證據

應建檔保存被視為危險資料

YouTube, which is owned by Google, says it is implementing “cutting-edge machine-learning technology” designed to identify and remove millions of pieces of uploaded content, including content identified as “violent or graphic,” “hateful and abusive,” a “promotion of violence and violent extremism,” and “spam, misleading, or scams.” © 2017 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紐約)- 人權觀察在今天發佈的報告中指出,社交媒體平台移除疑涉恐怖主義、暴力極端主義或仇恨性網上內容的方式,導致這些資料未來無法被用來調查包括戰爭罪在內的重大犯罪。這些平台移除可能煽動或鼓勵暴力的內容是合理的,但應該確保相關資料獲得分類保存,以便未來可能用來追究責任。

這份42頁的報告《「影片不存在」:社交媒體平台移除戰爭罪證據》要求所有利益相關者,包括社交媒體平台,合作開發獨立機制以保存重大犯罪的潛在證據。業者應確保相關內容可被取得,以便協助國內和國際的犯罪調查,以及非政府組織、記者和學者的研究。人權團體從2017年起要求各社交媒體業者改進有關內容刪除透明度問責

「有些被Facebook、YouTube和其他社交媒體移除的內容,作為人權災難的證據,具有關鍵且不可取代的價值,」人權觀察危機與衝突高級研究員貝基斯・威爾(Belkis Wille)說。「隨著檢察官、研究員和記者日益依賴在社交媒體上公開發佈的照片和錄像,平台業者應該更加努力確保相關人士能夠取得重大犯罪的潛在證據。」

由加害者、被害人和目擊者發佈在社交媒體上的內容,尤其是照片和錄像,對於國際刑事法院歐洲各國法庭起訴戰爭罪等重大犯罪日益占有核心地位。這些內容也有助於媒體公民社會記錄暴行和其他侵犯行為,例如敘利亞的化學武器攻擊、蘇丹的保安部隊鎮壓以及美國的警察濫權

為了完成這份報告,人權觀察訪問了七名公民社會組織工作人員、三名律師、兩名檔案管理人員、一名統計學家、兩名記者、一名前國際法庭檢察官、五名國際調查員、三名國內執法人員、一名歐洲聯盟官員和一名歐洲議會議員。

我們也檢閱了2007年至今人權觀察各項報告中用來指證侵犯行為的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內容。總計4,739份報告——大多發表於最近五年——所引用的5,396件內容之中,有619件(或百分之11)已被移除。

人權觀察於2020年5月致函Facebook、Twitter和Google,提供遭移除的相關內容鏈結,詢問各公司是否能讓人權觀察重新取得這些資料以供存檔,但這項要求未獲同意。

近年來,包括Facebook、YouTube和Twitter等社交媒體公司都大量下架它們認為違反平台規則、社群守則或服務條款所定標準的貼文。凡是被它們認定涉及恐怖主義、暴力極端主義、仇恨言論、有組織仇恨、仇恨行為和暴力威脅的內容都被刪除。

這些公司會依據用戶檢舉和內容審查員的意見下架貼文。但它們近來也日益愛用演算法來辨識和移除問題貼文,其動作之快有時貼文還來不及被人看到就已下架。全球各國政府也鼓勵這種趨勢,呼籲業者盡可能迅速下架危險內容。外界不清楚的是,社交媒體公司在刪除或屏蔽其網站上各種不同類型的內容之後,會不會儲存起來、又會儲存多久。

若是可能煽動暴力、對人造成傷害或妨害國家安全、公共秩序的內容,業者當然應該迅速將其下架,只要它們適用的標準符合國際人權和正當程序原則就好。但是,永久移除這種內容可能造成它無法查閱,不利於追究相關刑事責任。

迄今尚不存在任何機制,可以將社交媒體下架但可能為重大暴行提供證據的內容建檔儲存,遑論確保國際犯罪偵查人員可以取得有關信息。在大多數國家,國內執法官員只要出示搜索令、傳喚證或法庭命令,就可以逼迫社交媒體業者交出相關內容,但國際偵查員想取得這些內容就面臨很大困難,因為他們缺少執法權力和地位。

獨立民間組織和記者一向扮演記錄全球各地暴行的重要角色,尤其是在司法機關尚未展開調查之前。有時,這些紀錄可以推動司法程序。然而,它們仍然無法取得已被刪除的內容,而且和官方調查員一樣,不會注意到人工智能系統已在所有人看到之前將相關內容下架。

一位調查戰爭罪的歐洲執法官員向人權觀察表示,「被下架的內容已成為我工作經驗的日常成分。我不斷面臨潛在關鍵證據已無法取得的問題。」

人權觀察表示,追究個人對嚴重罪行的責任有助於遏止侵權行為再度發生,並促進對法治的尊重。刑事司法工作也可以通過肯認受害者的苦難,幫助建立歷史紀錄以防否認暴行者任意竄改,從而有助恢復受害者的尊嚴。按照國際法,各國均有義務起訴種族滅絕、危害人類和戰爭罪行。

關鍵在於,社交媒體業者和所有利益相關方必須共同擬定方案,建立一個獨立機制以發揮與社交平台業者合作保存相關內容的作用。這個檔案庫應該負責將相關內容分類整理,以供研究和調查使用,並符合人權與數據隱私標準。

另一方面,人權觀察指出,社交媒體平台應該提高既有內容下架程序的透明度,包括日益常用的演算法。業者應當確保其內容審查系統不致過分寬泛存在偏見,並為被刪除者提供有效的申訴機會。

「我們瞭解社交媒體業者面前的任務並不容易,既要在保護言論自由與隱私之間求取平衡,又要下架可能造成嚴重傷害的內容,」威爾說。「通過諮詢借鑒其他歷史檔案庫的經驗,可能帶來真正的突破,協助各平台保護言論自由與公共安全,同時也確保問責工作不受阻礙。」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