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应该停止强迫跨性别者进行手术绝育作为合法性别认定的前提。要求将医疗干预作为法律承认其性别认同的条件,既违反日本的人权义务,也违背国际医疗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