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权观察在今日的报道中称,在二零零七年九月缅甸政府对僧人及和平抗议者的暴力镇压中,被杀死或拘留的人数比缅甸政府承认的要多许多。自镇压之后,军事政权用它的专制力量来恐吓所有反对力量,以夜间袭击来捕捉抗议领袖,并且解除僧人职务。

一份一百四十页的报道, “镇压:缅甸二零零七年对抗议的镇压,” 是根据对缅甸和泰国的目击证人的一百多份采访所写。它是目前对八月和九月的事件的最完全的叙述。

人权观察的调查表明:警卫部队用弹药和橡胶子弹向群众扫射,把游行者和僧人拉进卡车前对其进行殴打,在官方和非官方的拘留地任意扣押数以千计的人。除僧人之外,许多学生和其他平民被杀死,然而,由于缺乏对缅甸完全的和独立的资料权,确切的伤亡数字是不可能查明的。

“缅甸的镇压还远远没有结束,” 人权观察亚洲部主任布莱得.亚当姆斯说。 “残酷的镇压仍在继续,关于死亡和拘留的程度政府还在撒谎。”

人权观察发现,部分镇压是由联邦巩固与发展协会,一个 “以群众为基础的社会福利组织 ” 所执行的。该组织有两千三百万成员,缅甸政府准备要用其来领导将来的平民政府。它和斯湾阿兴(力量大师)民兵,士兵和暴乱警察一起欧打和扣留抗议者。

报道记录了对仰光二十人的杀害,但人权观察相信那里实际死亡数字要高得多,还有数以百计的人被拘留。人权观察没能搜集到在游行示威的其它城镇中,死亡和拘留的资料。

十二月三日,在新都内比都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总警监金烨讲到, “ 在九月二十六日至三十日的僧人抗议中,十人死亡,十四人受伤。警卫部队根据程序处理了局势。” 人权观察的信息表明在九月二十六日,金烨亲自监督了在仰光大金塔对僧人的残忍逮捕,欧打和杀害。

掌权的国家与和平发展委员会声称共有两千九百二十七人,包括五百九十六个僧人,被 “ 审讯,” 几乎所有的人都被释放。它说九人被判入狱,五十九个普通人和二十一个僧人还被拘留。

人权观察称,数以百计的抗议者,包括僧人和八十八世代学生团的成员,领导了示威直到在八月末被逮捕,而今他们下落不明。人权观察注意到在示威前,有一千两百多政治犯在缅甸的监狱中和劳改所中受到折磨。

“ 将军们用他们的平民暴徒,士兵和警察来对付僧人和其他和平示威者, ” 亚当姆斯说。 “ 现在他们应当为被杀死的人负责,说明失踪者的下落。”

人权观察号召更大的国际行动,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向缅甸政府施压,使其进行主要改革。十二月十一日,联合国人权事务特别专员保罗.沙棘欧.平赫若将在日内瓦的人权理事会上提交镇压的调查结果。

对那些与缅甸有好的关系和影响的国家,例如中国,印度,俄罗斯,泰国,和其它东盟国家成员,人权观察对它们的不作为进行批评。中国明确表明它不允许联合国安理会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对缅甸制裁。尽管缅甸警卫部队杀死一名日本新闻记者,而日本反应怯懦。

“ 现在是全世界对缅甸实行联合国武器禁运和经济制裁,促使缅甸的领导人做真正的改变的时候, ” 亚当姆斯说。 “ 中国,印度和泰国有责任采取行动,让将军们负起责任,结束长时间的军事镇压恶梦。”

从“ 镇压” 中摘选的目击者叙述

“ 对寺院的袭击发生在大约清晨一点。士兵叫喊打开寺院的门,没人来开门,他们就用卡车把门撞开。他们大声喊叫着,扔催泪弹, 用自动枪向寺院射击,每当他们见到僧人他们就用警棍打。很多僧人跑开,爬上附近的树,藏在社区的房子里。我被警棍打伤了头。早晨我回到寺院时,我看到血泊,破碎的窗户,地上有用尽的子弹套。二百三十名僧人中约一百人失踪。他们拿走我们的钱和首饰,还有其它在
寺院找到的贵重物品。”

- 优侃达,一个僧人描述九月二十七日对他的寺院的袭击

“我们被吓坏了。我的两个朋友大声地哭,我非常担心士兵会发现我们。告密者指了指草丛。七个年轻人藏在那儿。他们站起来跑,但是士兵向他们的背部开枪。他们只跑了六七步就倒下了。那些男孩儿中有三四个年龄在二十到二十二岁,立刻倒下。其他的想跑但是被抓住,然后被军用车辆带走。”

- 塔经阿耶,描述九月二十七日在塔维第三中学的谋杀

“ 警告之后,第一行的士兵向人群射催泪弹。五个士兵发射催泪弹。他们在通告后立即开始发射。人群四散奔逃。二十个士兵越过路障,爬过来,开始打人。两个人死了。…情形并不像电影。当士兵们打人时,他们要杀人。他们打人的头和肚子。士兵们抓着他们的腿越过路障…他们把两具尸体放在他们的卡车旁边。”

- 皂赞提克,描述九月二十七日仰光市中心的一个事件

“ 当时,一个女孩不知该躺下还是站起来。一个暴力警察用警棍打她的脸。女孩倒下了。她二十多岁 - 血顺着她的脸流下来,她的头骨也许断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死了。没人能帮她。如果我们把头抬起来,他们会打我们和用靴子踢我们。”

- 杭考考,描述九月二十七日的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