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袭受害者倩德容(音,Chantheoun),柬埔寨金边,1997年9月。

© 2013 Ann-Christine Woehrl

(金边)-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柬埔寨泼酸暴行受害人被非法剥夺免费医疗照护,并常被迫接受不当合解。柬埔寨政府应落实本国法律,为泼酸案件被害人提供法律、社会和医疗援助。

这份48页的报告《“如临地狱”:柬埔寨泼酸暴力问题》记录民间人士利用硝酸或硫酸致人疼痛并留下永久疤痕问题,以及被害人争取正义与医疗照护的努力。由于数起泼酸案引起公愤,柬埔寨政府于2012年制定《强酸物质管制法》,以防范酸液被轻易取得做为攻击利器,并为被害人提供医疗照护与法律援助。该法通过后,泼酸案件大幅减少,首都金边也受到管制而不易取得酸液。然而,人权观察发现,许多泼酸被害人无法获得适足的医疗照护和法律规定的有效赔偿,泼酸凶嫌也很少被起诉。

Cambodia: Acid Attack Survivors Denied Treatment, Justice

Survivors of acid violence in Cambodia are unlawfully denied free medical care and face pressure to accept inadequate settlements. The Cambodian government should enforce its laws that require legal, social, and medical support to survivors of acid attacks.

 

“柬埔寨政府制定《酸管法》,对泼酸暴行被害人做出明确承诺,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人权观察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但柬埔寨政府未将该法落实到金边以外地区,没有将施暴者绳之以法,也没有信守承诺为被害人提供适当的治疗与赔偿──其后果将影响被害人一生。”

人权观察总共访问了81人,包括金边和磅湛(Kampong Cham)的17名泼酸被害人、被害人家属、律师、泼酸暴力问题专家以及金边市、磅湛省和特本克蒙省(Tboung Khmum)等地的摩托车电瓶贩售商。

虽然柬埔寨《酸管法》要求国营医疗院所为泼酸被害人提供免费医疗照护,但人权观察访问到的被害人无一得到免费治疗。反之,他们说医院总是等他们拿出现金或支付能力证明才给予救治。就连柬埔寨全国最大(也是唯一拥有烧烫伤专业治疗团队的)公立医院的职员也不知道免费治疗的法律规定。

遭酸液灼伤而极端疼痛的被害人,还要面对柬埔寨对鸦片类镇痛药物的严格管制,吗啡处方也受到七天一次的限制,而且出了金边就没有任何公立医院可以提供口服吗啡。其结果是,农村贫民受限于经济能力根本无法获得缓解疼痛的药品。就算在金边,吗啡和口服吗啡也相当稀缺。

柬埔寨最知名的一起泼酸暴力案件,大概是1999年16岁的泰・玛丽娜(Tat Marina)案。据玛丽娜表示,当时40岁的内阁阁员及总理洪森的左右手,副国务次卿斯维・希达(Svay Sitha),扮成美籍商人,以言语和人身威胁强迫她维持交往关系。希达的妻子孔・索帕(Khoun Sophal)察觉后,雇用打手把玛丽娜打晕,再用硝酸将她毁容。这起案件发生在大白天且人潮众多的商场,现场还有凶嫌遗落的身份证件,却无人遭到起诉,玛丽娜也未获任何赔偿。2018年9月6日,洪森擢升希达为部长代表,即总理的首席内阁顾问。

接受本报告访谈的泼酸案被害人大多未获司法伸张正义。数名被害人表示因政府官员施压,被迫接受不合理的庭外和解。少数几起案件虽然开庭,但很少得到定罪判决,被定罪的加害人也很少入狱服刑。虽然柬埔寨的民刑法律都保障犯罪被害人有权要求赔偿,但人权观察访谈的被害人无一经由法院得到赔偿。

人权观察表示,柬埔寨政府应禁止刑事案件在法庭外以金钱和解,并应将妨碍司法列为刑事犯罪。妨碍司法应当涵盖警察、行政官员、法官或检察官的不当干预。柬埔寨国家反贪局和司法部应履行久未兑现的承诺,尽速完成犯罪被害人与证人保护法的起草工作。

“柬埔寨政府应明确告知所有公立医院,依法应为泼酸暴行被害人提供免费治疗,费用由政府承担,”亚当斯说。“政府应更新鸦片类镇痛药物的管制办法,确保有需要的病患都能方便取得且有能力负担鸦片类镇痛药物,使泼酸被害人不必再忍受痛苦难当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