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即本文联署团体,对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高专办)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轮普遍定期审议(UPR)前删除联合国成员国所应考虑的重要利益攸关方信息一事表示严重关切。

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责的普遍定期审议程序,对于公民社会为应对人权问题和推广普世人权准则而提供的建设性意见,无疑是欢迎的。本文联署团体均已单独或联合在2018年3月29日期限之前,通过人权高专办线上系统提交报告,作为各国拟定审议建议书、以及人权高专办撰写公民社会信息概述的参考材料。

但令我们吃惊的是,至少有七份提交材料遭到彻底排除,没有收录在最终文件之内,以供联合国成员国拟定对中国审议的建议书。

人权高专办──负有将利益攸关方信息汇编为摘要文件的职责──原本在2018年9月3日发出了一份《利益攸关方材料概述》。该文件列有85份单独提交材料──包括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TCHRD)和香港众志(Demosistō)──以及42份联合提交材料──其中一份来自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UNPO)与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SMHRIC),一份来自UNPO与多个西藏组织,还有一份来自多个香港团体,包括香港众志。

在该文件中,世界维吾尔大会(WUC)只在结尾的两个注释中被提到,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则在正文中被引用,两个组织都没有被列为资料贡献者。

然而,首份《利益攸关方材料概述》在人权高专办网站公布后,不久即遭移除数周。10月16日,人权高专办以“技术原因”为由,重新发布更新版概述(该版本载明发布日期为10月10日)。不过,这一版本含有显然非属技术性质的重大修改。在新版本中,原有引述TCHRD和香港众志的单独提交材料以及前述三份联合提交材料的内容,以及所有提到WUC和UHRP的文句,全都遭到删除。

相关团体曾分别在10月22至26日之间向人权高专办反映问题;人权高专办官员回覆说:“做为联合国大会的附属机构,人权理事会和普遍定期审议工作组都必须恪遵联合国大会决议和联合国宪章所反映的联合国官方立场和专门用语,因此,必须尊重相关国家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我们进一步要求说明有关前述七份提交材料的具体疑虑,但未获答覆。

人权高专办确实已经──但当然太迟──在11月2日发出〈勘误〉文件,补上TCHRD、UHRP、WUC的单方材料以及UNPO与SMHRIC的联署材料,但我们仍然极为关切为何这几份利益攸关方信息一开始会被拿掉。再说,香港众志单独提交的材料和一份有关西藏的联合材料仍旧被排除在所有人权高专办的审议文件之外。由于各国代表团在UPR审议的发言和建议书都会提早几个星期定稿,把某些NGO的资料隐匿到审议前不到两个工作天才发布,实际上等于将这部分信息排除在各国的考虑之外。

本文联署团体全都严格按照联合国原则和人权高专办的规定提供相关材料。所有前述材料均包含对中国境内特定群体实际处境的详细说明,且内容旨在支持必要改革以改善人权状况、落实上次UPR建议。

尽管我们肯定人权高专办在世界各地承担不可或缺的工作,处理关键议题并协助各种团体参与和提供意见,我们仍然十分担忧前述材料被删除的事件进一步证实许多NGO已经指出的问题,即中国在联合国人权体系的影响力不断提升,以及批评意见遭到刻意消音。

作为NGO,我们期待人权高专办促进公民社会参与UPR程序。人权高专办在中国审议过程中对于程序、标准或与NGO关系的任何差别待遇或解释,都必须迅速、公开说明理由。

针对本案的程序疑虑,人权高专办应答覆下列重要问题:

  • 这几份NGO材料一开始遭到排除的原因为何?
  • 既然这些NGO材料早在2018年3月就已备妥,高专办为何等到11月才采纳它们并发出〈勘误〉文件?
  • 香港众志的材料和西藏的联合提交材料有何具体问题导致最终仍遭排除,为何不将问题通知相关NGO?
  • 中国代表团或政府有没有对这些材料本身或提交材料的NGO表示反对?

基于前述,本文联署团体呼吁UPR的利益攸关方资料汇编程序应更加透明化:

  1. 对于UPR、条约机构或其他人权审议相关资料的排除应予及时通知。
  2. 对于用以排除利益攸关方信息的专门用语,包括但不限于何种情况构成‘政治化’信息或不尊重‘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应提出说明。
  3. 对于提交材料若有任何疑虑,应给予相关NGO明确理由及充分的事前通知,以便有机会解决疑虑并使其意见得以适当反映在利益攸关方材料概述。

 

联署团体:

香港众志

人权观察

国际人权服务社

跨国跨党非暴力激进党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

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

维吾尔人权项目

世界维吾尔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