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我到北苏门达腊省棉兰市的一所监狱,探视因亵渎宗教罪被判刑的印尼妇女梅莉安娜(Meliana)。安全管制非常严密,手机、原子笔、现金,都不能带进去。我们只能带些小点心。

和我同去的是著名女性穆斯林学者慕丝妲・穆里亚(Musdah Mulia),她曾在2009-2010年发动违宪审查挑战印尼《亵渎法》(法律编号 1/PNPS/1965),但以失败收场。穆里亚轻轻拥抱梅莉安娜,对她说,她没做错事,不应该坐牢。梅莉安娜闻之啜泣。

梅莉安娜和大约15位女性一起关在约30平米的牢房。室内十分拥挤,晚上勉强可以躺下睡觉,但几乎无法翻身。

梅莉安娜生在过去世界公认最宽容的穆斯林国家之一,但这里却有愈来愈多人以亵渎宗教罪被捕,她就是其中之一。很多人希望维护印尼的宽容传统,包括穆里亚,但她们需要其他国家的声援,例如澳大利亚。

梅莉安娜是在2016年7月惹祸上身,她只是不满住家附近清真寺每天呼唤祈祷的声量太大,私底下问寺院管理人的女儿能否调低音量。但谣言突然传开,说她要求家乡丹戎巴莱(Tanjung Balai,距棉兰五小时车程)所有的穆斯林都不能呼拜。

一星期后,穆斯林暴民到她家围攻;又因为她是佛教徒,附近至少14座佛寺也遭到纵火。她们夫妻被迫带著两个儿子逃走。

“一位三轮车司机帮助我的儿子们逃跑,他是穆斯林,”梅莉安娜说。

不敢再回到丹戎巴莱的梅莉安娜,从此全家避居棉兰。他们抛下房子和贩售咸鱼的店面,孩子也因此失学。但她还是被当地一个民兵队员告上警局。

警方显然想藉著拖延办案,期待事件降温了结。但有些穆斯林团体不断向检警单位施压,要求用《亵渎法》查办。检察官于是在2018年5月30日将她逮捕羁押,这时距她迁居棉兰已近两年。8月24日,棉兰地方法院以亵渎罪将她判刑18个月

《亵渎法》处罚偏离印尼六大官方认可宗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天主教、印度教、佛教和儒教──核心教条的行为,可判处五年以下徒刑。该法实施的前四十年仅有八人被定罪,但在尤多约诺(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担任总统十年之间,即2004到2014年,定罪人数遽增至125人。佐科(Joko Widodo)总统2014年上任迄今,又有23人被判刑。

从2009到2018年,印尼宪法法院已三度驳回废除该法的诉愿,宣示为维护公共秩序可对宗教自由加以特定限制。法院在2010年的判决中指出,相关限制应由“宗教学者”界定。

锺万学(Basuki “Ahok” Purnama)市长以亵渎罪遭雅加达法院判刑,2017年5月9日。

© 2017 路透社

今年,印尼法院已有六人因被控亵渎宗教而定罪,分别判刑一年到五年不等。除梅莉安娜外,被定罪人士还包括:县议员利安诺(Riano Jaya Wardhana),因为他在脸书发文声援信仰基督教而被抹黑的前雅加达市长锺万学;摊贩菲尔道斯(Firdaus),因为他把伊斯兰真主“安拉”和先知“穆罕默德”的名号写在拖鞋上;牧羊人转为灵媒的巴哈里(Arnoldy Bahari);基督教牧师摩西斯(Abraham Moses);以及大学生古洛(Martinus Gulo)。

被依《亵渎法》定罪的最著名人士,无疑是前雅加达市长锺万学,他在2017年5月被判刑2年。伊斯兰教激进团体就靠著这场亵渎罪官司,在2017年雅加达市长选举中令他败北。

伊斯兰激进团体在这些案件审判中极力施压。亵渎案是动员和挑拨穆斯林的有效工具。他们企图透过群众集会扩张政治影响力,并且倡导印尼实施伊斯兰教法(shari’a)。

屡藉亵渎案打压少数宗教,以及官员带头歧视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人士,已使印尼作为一个宽容的穆斯林国家的美誉逐渐失色。

在棉兰,梅莉安娜的丈夫廉推(Lian Tui)告诉我们,他们一家失去了咸鱼店铺,而且被迫放弃丹戎巴莱的房子。他们的大儿子无法继续念大学,以便节省家中积蓄让弟弟可以在棉兰就读私立学校。廉推几乎天天探监,给妻子送午餐。

慕丝妲・穆里亚是印尼最大伊斯兰社团“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ahdlatul Ulama)的成员,她决心对印尼的宗教歧视抗争到底。“我们需要友善的伊斯兰教,而非愤怒的伊斯兰教,”她说。

但像梅莉安娜和锺万学这样的人,既需要印尼当局支持,也需要海外声援。

印尼政府应尽速废除《亵渎法》,撤销所有依该法起诉的案件。澳大利亚和其他崇尚宗教自由的国家,都应该持续向印尼施压废除该法,并指派外交官和政治领袖探视梅莉安娜、锺万学和其他同罪囚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