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人间天堂”案的五位原告手持横幅,支持者站在他们身后,东京,2018年8月19日。

 
© 2018 土井香苗/人权观察

(东京,2018年8月22日)-人权观察今天表示,日本应公开要求朝鲜政府立即准许由日本被诱骗赴朝的韩裔人士及其家属返国。首相安倍晋三应利用未来一切见面机会,要求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跟进此事。

“人间天堂”行动以虚假承诺诱骗韩裔日本人赴朝鲜工作,其中五名受害者已于2018年8月19日起诉朝鲜要求赔偿。在东京地方法院举行的记者会上,受害者和律师表示,朝鲜应当准许“人间天堂”受害者和家属离开该国。

“人间天堂受害者误信宣传,到朝鲜以后才知进了地狱,而非天堂,”人权观察日本办事处主任土井香苗说。“日本政府应正视本身也是这一历史错误的帮凶,承认受害者的苦难尚未结束,支持受害者的诉求,以亡羊补牢。”

从1959到1984年,约有93,000名在日韩国人(Zainichi)和日本公民得到该计划支持,从日本迁往朝鲜。朝鲜政府主要通过亲平壤的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简称“朝鲜总联”),宣传朝鲜是“人间天堂”,“食衣住行万事不缺。”

朝鲜政府和日本政府(经内阁决议)双方都以最高规格支持这项计划。但因两国之间没有正式邦交,实际工作大都由总联承担,并得到日、朝两国红十字会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支持。

受害者起诉朝鲜政府,要求为虚假承诺诱骗在日韩人负起损害赔偿责任。原告主张,朝鲜当年短缺劳工,尤其是技术劳工和技师,所以故意引诱韩裔人士赴朝工作。受害者很快就发现上了朝鲜政府的当,有些人甚至一下飞机就发觉不对,但朝鲜当局不准他们返回日本。

该计划受害者表示,他们一到朝鲜,政府马上控制他们一举一动,包括规定他们什么能想,什么能说,在哪里居住、学习和工作。粮食由当局配给,与日本家人通信要经过当局检查,甚至被禁止,还被迫暗中监视邻居,打小报告。万一被朝鲜政府怀疑有二心,可能被送进劳改营或政治犯集中营,强迫失踪,甚至杀害。

五位原告都是人间天堂行动的受害者,分别在1960到1972年之间离开日本,在2001到2003年之间逃出朝鲜。人权观察在2018年陆续对他们进行过访谈。

  • 川崎荣子,76岁,只身离开日本时年仅17岁,2003年逃出朝鲜。
  • 榊原洋子,68岁,随父母离开日本时年仅11岁,当时他们以为到朝鲜可以脱贫致富。
  • 高政美,57岁,1963年随全家离开日本时年仅2岁。她的哥哥看到朝鲜实况时拒绝下船,要求返回日本,于是当场被捕,关进精神病院,直到1971年去世。高正美2003年逃出朝鲜。
  • 石川学,60岁,1972年偕兄姊离开日本时尚在初中就读。他的姊姊到达朝鲜不久就精神崩溃,1991年在医院过世。石川于2001年逃出。
  • 斋藤博子,77岁,日本国民,1961年随夫婿带著1岁女儿离开日本,女儿后来死于朝鲜拘留所。斋藤于2001年逃出。

本案是日本居民起诉朝鲜政府的首例。和今年4月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父母起诉的案件一样,本案试图克服主权豁免,直接追究朝鲜政府的责任。奥托・瓦姆比尔是被朝鲜当局拘捕的美国学生,释放时脑部严重受损并于数日后死亡。

许多人间天堂受害者逃出后,因为担心留在朝鲜的家属遭到报复而不敢声张,但仍有部分受害者坚持追求正义。2008年,高政美曾起诉朝鲜总联,但因超过追诉时效而被驳回。

2015年1月,包括本案原告在内,共有12位受害者依据人权程序向日本律师联合会请愿。他们请求调查人间天堂计划的法律责任。他们并主张所有受害者应获准离开朝鲜,要求日本律师联合会向日、朝两国政府,朝鲜总联,日、朝两国红十字会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出建议,安排受害者返回日本。日本律师联合会已成立工作组对本案诉求展开调查,目前调查工作尚在进行中。

2018年2月,川崎荣子向国际刑事法院递状,主张人间天堂计划构成危害人类罪,要求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立案调查。本案五名原告也不断向人权观察表示,他们决心为仍然在朝鲜受难而无法发声的受害者争取正义。

2014年联合国朝鲜人权问题调查委员会报告指出,朝鲜危害人类罪的受害者包括政治犯集中营和其他监狱囚犯,企图逃亡出国者,坚持基督教信仰者,和被控引进颠覆势力者。该委员会并认定,自1959年起,“超过93,000人受虚假承诺诱骗而从日本迁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许多人最后被送进朝鲜政治犯集中营和其他监所,包括原本获承诺有权离开朝鲜的数千名日本国民。”

“安倍首相应该接见人间天堂受害者,听取他们的意见,并努力不懈为他们伸张正义,” 土井说。“首相应利用将来和金正恩会晤的机会,提出人间天堂案件,要求让尚留在朝鲜的受害者及其家属获准返回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