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骨伊朗的阿富汗童兵墓碑。

© 2017 私人提供

(贝鲁特)-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正持续召募国内阿富汗移民儿童赴叙利亚参战。法特米扬师(Fatemiyoun division)是受伊朗支持的阿富汗武装团体,其中最幼小的阿富汗童兵年仅14岁,在叙利亚冲突中与政府军并肩作战。依据国际法,召募未满15岁童兵参与敌对活动是战争罪行。

人权观察研究员检视摄自伊朗当局专门安葬叙利亚阵亡战士墓园的墓碑照片,指认出八个阿富汗儿童,显然在叙利亚作战丧生。伊朗媒体报导亦可佐证其中部分案例,并据报导至少另有6起阿富汗童兵在叙利亚阵亡。其中2起见报案例,经研究员检视墓碑照片显示年满18岁,但阵亡战士家属向伊朗媒体表示两人当初为加入法特米扬师而谎报年龄,实际均未成年。由此可见伊朗召募儿童赴叙利亚参战的情况恐较已知更为普遍。

“伊朗应立即停止召募童兵,并将已被派往叙利亚战场的阿富汗儿童送回,”人权观察中东区主任莎拉・莉亚・维特森(Sarah Leah Whitson)说。“伊朗当局不该牺牲弱势的移民与难民儿童,而应保护所有儿童,将负责召募阿富汗儿童的人员移送法办。”

2015年,伊朗内政部估计国内阿富汗人口约250万人,其中许多没有居留文件。据人权观察先前纪录,有些阿富汗难民“志愿”加入伊朗军队,目的是为让家人取得合法地位。

自2013年起,伊朗支持并训练数千名阿富汗人,至少部分为无证移民,编入法特米扬师 —— 一个被一家亲政府的伊朗报纸称为志愿阿富汗军的团体——投入叙利亚战事。2015年5月,与伊朗军方关系密切的迪法新闻社(Defa Press)报导,法特米扬部队由旅级提升为师级单位。该部队员额未经官方公布,但据革命卫队附属塔斯尼姆通讯社(Tasnim News)发布的一则专访得知,其兵力约达14,000人。

经检视墓碑照片,人权观察纪录到8名阿富汗儿童在叙利亚阵亡。其中5人,有一人年仅14岁,葬于德黑兰贝海什特扎赫拉(Behesht-e-Zahra)公墓的烈士陵园。由墓志铭可见,他们可能都在叙利亚战事中遇难,而且死亡时都未满18岁。另外3件人权观察纪录的案例各为17岁、15岁和17岁,分别被葬于厄尔布尔士省、德黑兰省和伊斯法罕省。

前述8人中,有4人墓碑载明儿童在叙利亚丧生的地点,有7人的墓碑将身亡阿富汗儿童称为“圣地捍卫者”,即伊朗政府赞扬赴叙利亚参战人员的称号。国内媒体曾对他们的丧礼和追思会进行报导,并说明他们隶属法特米扬师,以及在叙利亚“殉道”地点。

国内媒体报导并指出,至少另有6名法特米扬师“圣地捍卫者”下葬于全国各地,且阵亡时均未满18岁。其中2例──哈桑・拉希米(Hassan Rahimi)和穆罕默德・扎曼.阿塔伊(Mohammad Zaman Atayi)──据墓志铭显示死时已满18岁,但家属接受媒体访问时指出,他们在叙利亚阵亡时实际上皆未成年,即未满18岁。

阿里瑞扎・拉希米(Alireza Rahimi)的墓碑,贝海什特扎赫拉(Behesht-e-Zahra)墓园,伊朗德黑兰。

© 2017 私人提供

举例而言,阵亡阿富汗童兵哈山・拉希米之父,伊沙.拉希米(Isa Rahimi),2016年11月向伊朗古兰新闻社(Quran News Agency)表示,“他的墓碑上写的是1995年出生,实际上是1999年。他谎报年龄,这样比较容易获准从军。他们没有检查出生证,所以被他混过去了。”

阿富汗战士也说,他们曾在阿富汗兵营里见过未成年士兵。29岁阿富汗人“阿里”8月向人权观察表示,他曾和一些将被派往叙利亚参战的16、17岁童兵谈话。阿里说,他是到德黑兰外围城市的外国人与移民事务局(BAFIA)申请延长居留时遇到召兵人员,才加入法特米扬师。 他说召兵人员告诉他,只要入伍即可获得居留权。

“他们从来没有问我看证件,他们只需要确定我们是阿富汗国籍,” 阿里告诉人权观察。“我们必须年满18岁才能入伍,但他们只是口头问我们几岁,没有查证件。”

伊朗召募赴叙利亚参战兵员的程序极不透明,包括是否实施防范儿童入伍的措施。2016年1月27日,革命卫队驻德黑兰穆罕默德・拉素尔・阿拉师(Mohammad Rasoul Allah division)指挥官莫申・卡泽梅尼(Mohsen Kazemeini)在媒体专访中表示,隶属于革命卫队的巴斯吉(Basij)军区是负责召募赴叙利亚参战部队的单位。尽管伊朗官方声称所有在伊朗加入法特米扬师的阿富汗人都是志愿从军,但许多阿富汗儿童在伊朗的法律地位缺乏保障,以及害怕被遣返阿富汗的心态,都有可能促使他们决定参军。

当局曾试图延长阿富汗儿童居留伊朗的权利。2015年,据报伊朗曾允许所有阿富汗儿童注册入学,包括无证儿童,因为最高领导人阿里・哈梅内伊(Ali Khamenei)颁布一项命令,强调“任何阿富汗儿童,即使没有证件,都不应任其失学。”然而,本研究证明当局并未尽责保障阿富汗儿童免于被召募到叙利亚参战,特别是考虑到政府事实上还企图提供诱因,例如允许因“军事任务”阵亡、负伤或被俘的外籍士兵家属获得公民权。在这样的诱因下,若无充分保障措施,可能增加儿童入伍的风险;正如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执行委员会所强调,“难民儿童和成人...特别容易被政府军召募...”并呼吁各国政府实施预防此类人权侵犯的政策。

根据《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征募不满15岁的儿童加入国家武装部队,或利用他们积极参与敌对行动”是一种战争罪行。伊朗虽非《罗马规约》缔约国,仍应遵守习惯国际法,其亦规定征募未满15岁童兵为战争罪行。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参与武装冲突的议定书已于2002年2月12日生效,该议定书规定18岁为直接参与敌对行动的年龄下限。伊朗已签署该议定书,但国会尚未表决批准。人权观察过去也曾纪录库尔德民主联盟党(Kurdish Democratic Union Party)的民兵组织(People’s Protection Unit,YPG)曾在叙利亚冲突中征用童兵。

人权观察表示,联合国应对伊朗革命卫队征募童兵问题进行调查,秘书长则应基于该组织征募童兵的证据,考虑将其列入侵犯儿童加害者的年度名单。

“伊朗应加强保护阿富汗难民儿童,不得任其遭受募兵人员的威迫利诱,” 维特森说。“伊朗应立即批准《儿童权利公约》议定书,确保阿富汗儿童不再被召募到叙利亚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