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总检察长穆罕默德・普拉史蒂奥(Muhammad Prasetyo)在总统府针对即将执行死刑回答记者询问,印尼,雅加达,2015年4月28日。

 

© 2015 路透社

印尼总检察长办公室本周宣布,将取消一项召聘公告,因其不仅排除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LGBT)申请者,而且暗示同性恋是一种“精神疾病”。

印尼国家人权委员会已敦促总检察长撤下该召聘公告。该委员会委员穆罕默德・努尔奎隆(Muhammad Nurkhoiron)对其中“精神疾病”的说法发出谴责,他说“这种政策不该被任何国家机关采纳,包括总检察长办公室。”

这种基本论调的改变十分重要,显示印尼政府对于国内LGBT人群遭受的攻讦,已由过去一年半的无所作为转为公开抵制。

从2016年1月开始,多位政府官员一再以恶毒、仇恨的发言,鼓动全国各地一连串反对LGBT的事件,包括警察临检LGBT聚会,限制国际组织援助与LGBT有关的非政府组织,以及禁止跨性别人士公开活动。当局还强迫LGBT人士迁离住所,伊斯兰好战人士则对LGBT维权人士进行袭击。

官僚系统也发生微妙转变──印尼政府机构和各种卫生专业协会纷纷加入反LGBT的行列。例如,全国儿童保护委员会(National Children’s Protection Commission)做出反对“同性恋宣传”的裁定,呼吁对LGBT相关信息进行审查。全国精神医师协会将同性性倾向和跨性别认同列入“精神疾病”。还有印尼最大伊斯兰团体,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ahdlatul Ulama),呼吁将LGBT行为及其倡导活动罪刑化,并提倡对LGBT人士实施强迫“复健”。数所大学则禁止LGBT学生就读。

2016年10月,佐科威总统终于打破沉默,捍卫国内LGBT社群的权利,反对日益升高的反LGBT论调。他宣布“警方必须采取行动”打击个人或团体伤害LGBT人士或剥夺其权利的行为,并强调“任何人都不应受到歧视”。

但直到总检察长办公室本周修正其召聘公告,政府各机构都没有拿出实际行动遏制这股有害众多印尼人民安全与自由的反LGBT歪风。

总检察长此举应作为政府其他部门的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