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政府军对罗兴亚族发动作战,以纵火、杀戮和强暴威胁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英国外相强森12月在漆咸楼对智库发表讲话,他说“全世界人民正期待英国的领导”。为回应这种期待,他誓言要善用英国“持久不坠”的全球影响力,“世无前例地介入世界事务”。

英国外相强森会见缅甸国务顾问昂山素季,内比都,2017年1月20日。

 

© 2017 路透社

这番话陈义甚高。但面对缅甸政府军疯狂迫害罗兴亚族穆斯林社群,英国政府的温吞反应实在令人无法信服其领导能力。

上个月访问缅甸时,强森曾对罗兴亚族的处境表达关切。但他的温和发言,对比罗兴亚人在若开邦所受到的压迫力度,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他还大幅削弱了自己的说服力,因为他在发言中夸大缅甸民主改革的成就,给予昂山素季及其政府过分溢美之词。他显然忽略了缅甸政府未能防范、阻止、谴责或合理调查军方的残暴作为,不仅在若开邦,也包括在克钦邦和掸邦的严重侵权事件,以及在全国各地日益加强骚扰、起诉和平异议人士的情形。

罗兴亚人已忍受数十年的歧视与压迫。2012年对他们发动的大大小小攻击迫使约14万人逃离家园,其中10万人至今滞留在若开邦首府实兑(Sittwe)周围的临时营地。2015年缅甸大选前夕,我曾访问其中几个营地,亲眼见证罗兴亚人的生活惨况,以及他们令人不忍的恐惧。

但情况从那以后只见恶化。由于2016年10月罗兴亚激进分子突袭缅甸边防岗哨造成九名官兵阵亡,暴力攻击再度爆发。为了报复,缅甸政府军已发动残暴的“清乡行动”。

人权观察分析卫星影像发现,貌夺镇(Maungdaw)至少有1,500间房屋显然在去年10月到11月之间遭军方焚毁。目击者的说法可为旁证。多位村民描述,他们看到缅军士兵对房屋纵火,并殴打、射杀其中居民。联合国估计,死于这波镇压的人数逾千,另有约92,000名罗兴亚人逃走,大多逃向邻国孟加拉。

在这些军事行动中,罗兴亚人还遭到有系统的性暴力攻击。数名妇女描述,缅军士兵强暴或轮暴妇女和女童,最小的受害者只有13岁。20多岁的罗兴亚女性“艾叶莎”告诉人权观察:“他们把所有女人集中起来,然后拿竹鞭殴打我们,穿著皮靴踢我们。后来士兵轮流强暴我,把我身上衣服全都撕破。”

我们的调查发现也获得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支持,该处本月发布报告指出,当地性暴力“极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

尽管证据确凿,缅甸当局和昂山素季的回应却非常不适当。当局无耻地谈论“假强暴”,并暗指罗兴亚人自己烧掉居住的房屋。迫于国际压力,缅甸政府不情愿地针对几件若开邦暴行案件展开国内调查。但没有一个案件获得独立、不偏倚且可靠的侦办。

最显著的例子是中央政府的调查委员会。该会委员均与缅甸政府或军警关系密切,主席则为缅甸两位副总统之一的退役将领敏瑞(Myint Swe)。敏瑞曾指挥镇压2007年“番红花革命”,造成至少20人被枪杀(实际死亡人数很可能更多)、数百人被监禁。

(2017)缅甸:罗兴亚人指证杀害,强暴与纵火等暴行

(2017)缅甸:罗兴亚人指证杀害,强暴与纵火等暴行

该委员会没有提供任何管道,让受害者可以不受胁威恐吓出面作证,上个月发布的期中报告几乎否定所有指控,即将发布的结案报告必然粉饰太平。

然而,英国政府却不顾斑斑铁证,坚认此一国内机制值得续予支持。事实反然。(其实它不值得。)英国官员还说,国际压力会削弱昂山素季,反而有利军方扩权。但相反的可能性更高:有罪免责将让缅军内部强硬派有恃无恐。

在斯里兰卡等其他地区,英国政府一向主张,当国内司法系统缺乏可信度,国际的究责与司法机制便不可或缺。

下周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应当迫使英国改弦更张。联合国人权高专和其他人士将共同施压人理会,支持对若开邦侵权事件展开独立的国际调查。

英国应把握时机支持是项呼吁,展现强森在漆咸楼允诺承担的国际领导作用。在缅军铁蹄下受苦的人们正引颈殷盼英国政府挺起脊梁,并且坚定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