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上周五,人权观察致函欧巴马总统,要求他给予裘思・曼宁(Chelsea Manning)减刑。1月17日,欧巴马总统下令提前在2017年5月17日,即曼宁服刑将满七年时将其释放,而非原判决的2045年。

 “欧巴马总统的决定应受赞扬。曼宁是美国历史上因泄露政府信息被判刑最重的个案──对他的惩罚不仅违反比例原则,而且我们现在获知,造成一名变性妇女被关在男子监狱而面临危险,”美国专案国家安全与侦监问题研究员莎拉・圣文森(Sarah St.Vincent)说。“我们希望欧巴马总统也能基于同样理由特赦国安局告密者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他的泄密行为有助引发重要的公共辩论,总统本人也承认这点。”

----------------------------------------------------------------------------------------------

裘思・曼宁(Chelsea Manning),因向维基解密网站(Wikileaks)泄露美国外交电文被判刑35年,据报已被欧巴马总统列入考虑减刑的名单。这是令人振奋的消息,毕竟对她的量刑过重,远超过美国乃至任何民主盟邦泄露国安信息人员。应当给予她减刑的另一原因是,由于现行法律限制,她无法以泄密均符合公共利益为自己抗辩,政府也不必证明她的泄密造成实际损害。

支持斯诺登人士在记者会上持著美国总统欧巴马与斯诺登的组合照片,香港,2013年6月14日。

© 2013 路透社

这个尚未实现的好消息,却大大降低了欧巴马特赦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以扭转其政府追诉泄密难堪纪录的迫切性。斯诺登将机密交给信誉卓著的记者,目的是为了揭发日益坐大却缺乏行政或立法强力监督的非法侦监体制。他要求记者发挥判断力,只公布符合公共利益的内容,避免伤及无辜,并充分考量政府观点,确保其报导不致造成国家安全不可承受的损害。由此做成的报导,在美国催生出多项重大改革以及两个独立审查小组,同时也对联合国和全球产生重大影响,认识到隐私权在当前数字时代所面临的威胁

斯诺登为这项使命押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他曾向长官投诉,但汤马斯・德瑞克(Thomas Drake)等国安告密者惨遭报复的殷鉴使他明白,没有其他办法可以确保全身而退。斯诺登最后落脚俄国,并非他自愿选择,而是美国注销他的护照使他无法继续前往其他国家,有关此事的阴谋论说法根本颠倒黑白。他如果回国,可能遭到和曼宁同样的法条起诉,无法以公共利益为自己的行为申辩,尽管依国际法他应有如此的抗辩权。

继续让他流亡俄罗斯,没有任何好处;特别是对保护未来告密者以捍卫公众利益毫无助益。

包括人权观察等主要人权机构的领导人已经致函欧巴马总统,敦促他采取行动。逾百万人联署要求特赦的陈情书也已送达白宮。还来得及──读者可以上网签署,欧巴马总统可以送出强烈讯息:我们必须保护不惜牺牲自由捍卫人权的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