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豁免知识产权规则是击退新冠肺炎关键

经过19年,应从爱滋药物获取权抗争学到教训

由于辉瑞(Pfizer)和BioNTech两家药厂宣布共同研发的新冠肺炎疫苗已获初步成功,美国、欧盟和英国等各国政府正在竞相预订数以亿计的剂量供其国民施打。但只要安全有效的新冠肺炎疫苗在制造和取得方面仍然受到知识产权的囿限,全世界就会走上一条危险道路,使优良疫苗对于大多数中低收入国家来说可望而不可即。

所有致力于广泛分享科学福利以保护众人生命与健康的人士,一向面临知识产权捍卫者的掣肘,后者不愿正视自己在当前情势下造成的致命障碍。

我们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个问题。 19年前,我们曾为平价的爱滋治疗抗争,最终催生出2001年11月14日通过的《多哈宣言》。当时,平均每天有9,000人死于爱滋病,且死亡病例大多发生在人民难以取得或无法负担反转录药物的国家。由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国协商通过的这份宣言阐明,依据全球知识产权规则,各国政府可以在公共卫生危机期间颁发专利许可。这是人民生命权与健康权的一次胜利。

现在,抗争目标转向新冠肺炎治疗、检测和疫苗的取得。虽然它是史上最重大的公共卫生危机之一,由爱滋防治得来的教训却遭到忽略。本周,各国政府将在世贸组织集会,审议印度和南非提出暂时豁免部分知识产权规则的提案。该提案超越了《多哈宣言》采取的有限弹性,得到全球逾375个公民社会组织的支持。富裕国家如美国、瑞士、英国、澳大利亚和日本——其中有些国家已为国民预订庞大疫苗剂量——反对该提案,主张《多哈协定》足以解决问题。它们错了。

多哈只处理一种形式的知识产权:专利权。但眼下当务之急是向中低收入国家的国内疫苗生产商移转专利技术,才能确保人们及时获取疫苗。

豁免这类形式知识产权的管理规则,是确保新冠肺炎医疗产品(包括安全有效的疫苗)能够以可负担价格迅速广泛供应的关键。

联合国专家们已经说话了——大众的生命与健康应当优先于知识产权。各国政府是否把人民的生命放在首位,未来几周可见分晓。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标签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