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杭州国际智能产品博览会的TikTok/抖音展览区,中国浙江省,2019年10月18日。

© 2019 Costfoto / 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拥有手机,你应该至少听说过TikTok(中国国内版名为“抖音短视频”)。这款广受欢迎的网络平台抢占Vine在2016年留下的真空,过程中打败SnapChat和Twitter,它的用户以青少年为主,可以用来创作网络短视频,内容从模仿明星谐拟历史到包罗万象的惊诧瞬间。

随着TikTok在全世界爆红,我们发现一些严重问题。

首先,用户和各国政府都担心TikTok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无法避免北京的内容审查。据传该公司正在物色新任首席执行官从美国运营TikTok,可见其内部可能也存在同样疑虑,部分人士据此推测该公司企图使TikTok与中国政府拉开距离

所以,究竟TikTok是全球青少年分享古灵精怪视频的无害平台,还是方便中国政府进行内容审查和监控的空间呢?

还有,TikTok曾因删除内容引发争议,凸显另一议题:它自己的审查规则是否也有问题?

该公司一再表示,中国政府从未要求删除任何内容,即使政府提出要求也不会照办。但这种保证不足以让国际社会释疑。

举例而言,TikTok上面很少出现关于香港抗争的视频──但这场主要由青年领导的运动无疑是举世注目焦点。到底是TikTok对相关内容进行了审查呢,还是如它的母公司声明所说,真的很少用户贴出这些内容?

美国青少年阿齐兹(Feroza Aziz)谴责中国政府大规模拘押维吾尔穆斯林的视频在网上疯传之后,她的账户遭到停权。TikTok辩称,停权是因为她早前曾发出含有本拉登图像的视频,遭错误举报违反该平台的反恐政策

实际测试

去年10月,我和同事想对这些问题做检测。我们首先上传一些坦克人的影片,就是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镇压时挺身挡下一整列解放军坦克的著名年轻人。

其中一支影片用澳大利亚注册的账号上传,结果只有账号持有人自己能看到,其他人都看不到。我们向TikTok反映问题,该公司代表用电子邮件回覆说,该视频“根据有关展示可识别军事信息的指导原则而受到不正确的部分限制。”我们的视频后来被解除屏蔽。

党的控制

所有中国公司,不分公营民营,不但要向投资人负责,还要向中国共产党负责,这是为国家审查创造机会和机制的一环。许多公司内部设有党委,作为治理结构的一部分。字节跳动也设有党委,该公司副总裁张辅评自2017年兼任党委书记至今。字节跳动党委成员定期集会学习习近平主席讲话精神,宣誓追随党的路线致力技术创新。

靠着党与私营企业之间的紧密连结,中国政府成功阻挡许多国际主要科技公司打进中国市场,集中力量在垄断性的竞争场域中扶植中国科技业巨人。

中国科技公司也因与政府的紧密关系而受惠,它们从政府得到研究发展补贴、税负减免和其他形式的政府支持,因此更难抗拒政府的压力。

字节跳动以“跨越语言、文化与地理籓篱,为人们传送信息、教育、娱乐与启发”为企业使命,已与中国各地地方政府签订多项协议,就其企业运营的不同方面开展合作。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最新研究报告发现,字节跳动与中国公安机关密切合作,利用国内版“抖音”平台推广官方宣传口径,美化北京在新疆的暴行。

此外,中国公司若未紧跟党的路线很可能遭受惩罚,字节跳动也不例外。2018年,该公司经营的搞笑APP“内涵段子”被中国媒体监管机构以内容“低俗”为由责令永久关停。该公司的创办人张一鸣(同时也是TikTok创办人)不得不发表一篇自责声明,为背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致歉,誓言“保证[党的]权威声音有力传播”。

中国共产党还有恣意强迫失踪和拘押企业高管的纪录。2017年1月,加拿大籍富豪肖建华于香港下榻酒店遭中国特工绑架,其下落和状况至今不明。

当局可以任意拘捕富商巨贾,连持有外国护照也不能幸免,这也向商界精英发出清晰、可怕的信息,与党抵触将有严重后果。

TikTok各种不当删除视频的报道可能也反映出长期困扰社交媒体平台的另一个问题:本质上,这是一种内容审核的简化做法,本来就不适合处理细致的政治和社会议题,而后台审查员又缺乏训练,宁可犯错也要从严审查。

值得称许的是,TikTok的代表告诉我,该公司正在与公民社会团体对话,寻求解决问题。

但无论如何,若要让TikTok摆脱各种质疑,字节跳动必须证明自己真的愿意向中国政府说不,就像许多中国维权人士和普通公民每天在做的一样,不怕因此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