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新闻记者在查谟和喀什米尔邦政府设立的媒体中心发稿,2019年8月18日摄于印控喀什米尔首府斯里那加。

© 2019 美联社图片/Dar Yasin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印度政府在查谟和喀什米尔邦长时间切断网络和电话的措施对当地居民造成过当损害,应该立刻解除。通讯服务自2019年8月5日中断以来,已导致信息管制恶化、家人联系受阻、民众就医困难以及地方经济瓦解。

印度当局表示相关管制有其必要,目的在防止散播虚假或煽动信息,避免印度政府修宪废除查谟和喀什米尔邦自治地位后引发暴力示威。然而,人权观察指出,国际人权法禁止广泛、无区别和无限期地限制基本自由,包括自由表达和收发信息的权利。

“印度政府无限期切断喀什米尔地区的电话与网络服务,已导致过当损害,应当立刻解除管制,”人权观察南亚区主任甘古利(Meenakshi Ganguly)说。“管制措施只会挑起民愤、破坏经济,造成谣言四起,使原本不佳的人权情势更加恶化。”

在喀什米尔山谷和其他穆斯林占多数地区,电话服务持续中断,只有少数固定电话可通。只有某些政府办公室开放民众打电话,但喀什米尔居民必须通过沿路无数检查站再排队几小时才能使用。旅居外地的喀什米尔人则为无法得知亲人情况而心急如焚。

住在夏季首府斯里那加的喀什米尔人告诉人权观察,安全管制对日常生活的妨碍令他们又急又气。“实际上,政府等于把我们全都关进监狱了,” 一位商人说。“我们不能自由行动。我们不能自由发言。这跟坐牢有什么两样?” 一名妇女说她住在另一城镇的母亲身体不适,她却无法打电话或前往探视:“如果你不能跟家人联络,不能看望妈妈,这怎能说是正常?”

许多喀什米尔人依赖手机通讯APP或电子邮件,切断网络无异于剥夺他们的生计。贸易商无法收发订单,旅行社无法通过网站营运,学生无法完成课堂作业,新闻记者也无法发出报导。有一个人说他连税也交不了:“现在凡事都要上线。这明明是政府自己规定的。可是他们把网络关了。那好,政府要帮我交延迟纳税的罚款吗?”

一名公立医院医师在斯里那加发动示威,他说切断网络会让民众,尤其穷人,无法取用政府健康保险,因为病患必须刷数字保险卡才能提取就医纪录。据媒体报导,他现已被捕

长期广泛切断互联网会影响许多必需的活动和服务,包括紧急救护和医疗信息,手机金融和电子商务,交通运输,学校课程,重大危机与事件报导,以及人权调查。根据经济政策智库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委员会报告,2017年在查谟和喀什米尔邦实施的24次断话断网,总计造成该邦经济损失高达2.23亿美元。

有关当局坚称社交媒体和网络通讯APP是传播谣言利器,曾在查谟和喀什米尔邦引发暴力冲突,因此当前措施在保护人命。然而,尽管赞成和反对政府决定的双方都在散布假消息和鼓吹仇恨,但许多喀什米尔人指出当局措施仅针对批评政府人士。例如,查谟和喀什米尔邦之外的许多社交媒体用户都以红色圆点做为团结抵抗的标志,但好几个这种账号显然都被举报而且注销了

印度法律允许网络管制。2017年8月,印度政府依据1885年《印度电报法》颁布《暂停电信服务(公共紧急状况或公众人身安全)办法》。该办法允许中央和各邦政府颁布断网命令。过去,断网令大多以《刑事诉讼法》第144条为依据,这条殖民时期的法律授予各邦政府维护治安的紧急权力,例如实施宵禁或禁止大型集会以防骚乱。尽管该法条主要是为了应付紧急危难,但其条文含糊笼统又缺乏适当救济机制,当局常为阻挠和平集会或实施全面断网而加以滥用。

国际人权法,例如《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保障人人有权通过所有媒介自由寻求、接受及传播各种消息和思想,互联网也不例外。安全管制必须依据法律,且为解决特定安全问题的必要及适当反应。8月22日,多位联合国专家就查谟和喀什米尔情势发布共同声明表示,“政府无故切断互联网和电信网络,不符合必要性和相当性等基本规范。”联合国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凯伊(David Kaye)表示,基于必要性原则,政府应证明断网可达成其明示目的,但实际上常适得其反。他曾在2017年报告中指出:“事实证明,维护网络连通性可以减轻公众人身安全顾虑,有助恢复公共秩序。”

2016年7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决议,谴责各国封锁或中断网络服务的措施,呼吁遵照《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维护言论自由。联合国多位专家和报告员在2015年发表的〈关于言论自由和应对冲突情势的联合声明〉中表示,即便在冲突期间,“对通讯系统使用‘终结开关’(即关闭整个区域通讯系统)在国际人权法上绝对找不到合理依据。”

人权观察表示,有关当局不应无限期全面断网和压制和平异见,而应善用社交媒体传播能破解煽动暴力言论的透明信息,并指示安全部队遵守国际人权标准。

“国际法允许限制言论,包括网上言论,但只能为了达到正当目的──而当前情况并非如此,” 甘古利说。“印度政府应该为人民消解问题,而非消解人民自由自在讨论问题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