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遭到任意拘留、监禁或强迫失踪;有些人在国家监管下失去生命。有些人因为当局酷刑而受到身体或心理的重创。还有些人受不了经年累月的无情骚扰而逃离中国。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将1989年春夏之交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全国各大城市的抗议活动视为危及其统治地位的根本威胁。中共从这次事件学到的一个教训,是必须将一切独立的社会运动与和平的政治异议消灭在萌芽状态。

八九民运群众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毛主席纪念堂和人民英雄纪念碑周围,北京,1989年5月17日。

过去三十年来,人权观察持续记录中国政府对维权人士的压迫。我们收集有关八九民运的逮捕与审判案件详情,与中国人权组织(Human Rights in China)共同发表了一份报告,公布了不为人知的522位八九民运囚犯名单,以及多位抗争者的访谈纪录。人权观察并持续呼吁中国政府调查与是次镇压有关的人权侵犯,追究相关官员的屠杀责任。

为了纪念六四屠杀三十周年,人权观察谨向多年来奋力抵制强权、促进法治、言论自由与宗教自由的中国人士致敬。

北京奥运前:组党人士遭判重刑,维权运动兴起

起初,在天安门事件引发全球谴责之下,北京曾做出若干努力,向全世界摆出较不残暴的姿态。从1990到2000年代初期,北京为了吸引外资、加入世贸和申办2008夏季奥运会,逐步放松对某些社会活动的管制。一些政府决策,诸如分别在1997和1998年允许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王丹出国流亡,1997年废除刑法“反革命罪”,以及1998年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均使公民社会人士感到乐观。

然而党对有组织的政治反对派毫不容忍的态度仍十分明确。部分尝试组织政党的八九民运老兵,悉数被判重刑。1993年,民运人士刘文胜因筹组中国社会民主党被判刑十年。1994年,民运人士胡石根因尝试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被判刑20年。

学生领袖王丹在天安门广场号召全市大游行,1989年5月27日。

© 1989 美联社图片/Mark Avery

流亡异议人士王炳章在台北接受访问,1998年3月22日星期日。

©1998 美联社图片/Eddie Shih

 

中国民主党组党人士也获判重刑。1998年,徐文立和秦永敏分别被判处13年和12年徒刑;1999年,刘贤斌被判刑13年。2002年6月,组党人士王炳章在越南被中国当局绑架遣送回国,以间谍和恐怖活动等罪名判处无期徒刑。

尽管政治上持续高压,中国经济则高速增长,社会更加开放,人民获得更好的教育和国际观。因此,中国各地民众愈来愈容易为了突发的民生议题,例如强征土地、强迫拆迁、环境恶化和就业歧视等等,向政府当局发出质疑。

2003年3月,出外打工的青年孙志刚因未带暂住证被警察送进“收容遣送中心”后被殴打致死。这起命案引起举国哗然。三位法学博士──许志永、滕彪、俞江──向全国人大递交违宪审查建议书,主张废除收容遣送制度。同年6月,政府意外地宣布废除该制度。这次法律行动的胜利,使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对法治中国燃起厚望。

广东省陆丰市乌坎村,村民齐呼抗议口号,2011年12月13日。

©2016 美联社图片

在此背景下,由律师、维权人士和记者组成的松散网络逐渐汇聚成“维权”运动。他们在法律和政治限制的夹缝中,努力撑开审查界限,监察和记录人权案件,代理受害者通过司法维权,揭发官员弊端,并且呼吁政治改革。

盲眼维权人士陈光诚摄于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纽约,2012年5月31日。

© 2012 路透社

高智晟在陕北窰洞接受记者采访。

© 2015 美联社图片/Isolda Morillo

 

但是人权行动的环境却随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来临而逐渐恶化,当局大幅扩张国内安全机器,多位著名维权人士陆续遭到噤声:2006年8月,自学成为法律工作者的盲人陈光诚因为记录中国计划生育侵犯人权而被判刑四年三个月。同年12月,人权律师高智晟因为代理法轮功修炼者和家庭教会案件,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2008年4月,艾滋维权领袖胡佳也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半。尽管受到严厉惩罚,这三位维权人士──和其他许多人同样──出狱后仍持续维权工作。

维权人士胡佳,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得主。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被判刑三年半,其妻曾金燕抱着孩子步出法院,2008年4月3日。

© 2008 美联社图片/Greg Barker

 

 

北京奥运后:镇压《零八宪章》、川震调查者及“茉莉花革命”

2008年春天,著名作家刘晓波参与起草《零八宪章》,通过网上签名要求中国领导人以人权、民主和法治作为中国政治体制的核心。发起这份宪章的维权人士和知识分子期待以人权的共同理念团结社会,获得逾300名各界人士连署,包括多位知名的中共离退官员和前报刊主编。

Liu Xiaobo - Nobel Peace Laureate

Liu Xiaobo, one of the most outspoken critics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s sentenced to 11 years in prison in 2009 for his involvement with Charter ’08, a manifesto calling for political reforms in China. Liu was award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in 2010. 

刘晓波在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他的奖章和证书被放在原属于他的座位上,背景是刘晓波照片,奥斯陆市政厅,2010年12月10日。

 

© 2010 路透社
 

作为《零八宪章》的灵魂人物,刘晓波于2008年12月被捕,以“煽动颠覆”罪名判刑11年。此前,刘晓波曾因参与八九民运入狱21个月;又因批评政府施政而于1996年被判处劳动教养,直到1999年释放。2010年,刘晓波以“在中国为基本人权持久而非暴力的奋斗”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奥斯陆颁奖仪式上,用一把空椅子铭记他的缺席。

韦秦永(音)站在2008年5月12日四川震灾中倒塌的小学废墟前,她的12岁女儿杨乐(音)在这里失去生命,四川省洛水镇,2008年6月8日。

© 2008 美联社图片/Ng Han Guan

2008年5月,中国西南部四川省发生强烈地震。死亡人数估计高达7万人,包括因为校舍偷工减料而被压死的众多中小学生。有关当局无情打压要求公布震灾罹难者和建物倒塌真相的父母和维权人士。知名艺术家艾未未因为发起民间调查学生死亡人数而受到警方骚扰攻击。2009年,成都法院将调查学校豆腐渣工程的维权人士黄琦判刑三年。2010年,文学编辑兼环保运动者谭作人因为在震灾后收集死难学童名单而被控“颠覆”罪,判刑五年。

2011年2月,有人通过网络号召中国民众仿效“阿拉伯之春”上街抗议,引发北京等多个城市民众小规模聚集“围观”。当局因此大举搜捕国内主要异议人士,包括艺术家艾未未、人权律师滕彪、江天勇等人,使他们未经任何司法程序遭强迫失踪数星期。据许多人重获自由后的说法,他们在被拘留期间曾遭强迫剥夺睡眠、粗暴审问和各种威胁。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革命”竟引起北京不成比例的激烈反应,说明当局对民间自发行动的深刻恐惧。

黄琦。

艾未未根据自己被拘留的恐怖经验创作模型艺术作品,在义大利威尼斯展出,2013年5月28日。

© 2013 美联社图片/Domenico Stinellis
 

尽管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日益熟练地运用司法程序伸张人权,中国政府仍不断释出零容忍的讯号,以莫须有罪名对付敢言的政治异见人士。2011年12月,贵州和四川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将民运人士陈西和陈卫判处10年和9年重刑。他们的罪证仅仅是在多个网站上发表文章批评中国一党专政。

习时代:打压维权运动、独立新闻网站、少数民族权利

2012年11月,习近平升任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自从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以后,他便开始不断增强对社会各方面的管控,并且严厉镇压人权活动。

2013年7月,著名人权活动者许志永因发起“新公民运动”,试图在中国一党专政结构下促进公民社会发育,遭当局逮捕判刑四年。

一名外国记者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采访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出庭聆判,遭中国警察暴力压制,2014年1月26日。

© 2014 美联社图片/Andy Wong
 

2014年3月,资深维权人士曹顺利因在看守所昏倒被转送医院一个月后病故。曹顺利是在2013年9月试图出国前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培训时,在北京首都机场遭警方任意逮捕。

2014年4月,资深记者高瑜因“非法取得”“九号文件”遭北京警方逮捕。该中共内部文件警告党员必须抵制“七股反动潮流”,包括“普世价值”、公民社会和新闻自由。高瑜后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刑七年。2013年4月该文件发出后对言论自由的严厉打压,足见其在中共意识形态发展上的重要意义。

曹顺利。

openDemocracy 提供

香港市民手持资深记者高瑜的照片,在中联办门前抗议,2015年4月17日。

© 2016 美联社图片/Kin Cheung
 

北京面对人权活动的冷酷态度,在对待少数民族和宗教群体维权人士时特别鲜明。2014年9月,普受敬重的维吾尔族经济学者及和平批评政府人士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判处无期刑徒,罪名是他向来明确反对的“分裂国家”。他积20年的努力,促进维、汉两族的对话与相互理解,并在尊重维吾尔文化的基础上寻求妥协,结果却招来无情迫害。

China Change: Ilham Tohti Documentary

Ilham Tohti, a professor at Minzu University in Beijing and the foremost Uighur public intellectual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as sentenced to life in prison in September 2014 for advocating basic economic, cultural,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rights for the Uighur people.

 

2015年7月,曾建立佛学院、寺院和孤儿院而广受藏人爱戴的西藏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据报因遭酷刑而于四川一所监狱中圆寂。他在2002年被指控涉嫌炸弹案而被判死刑,同年减为死缓,又于2005年减为无期徒刑。他被剥夺自选律师的权利,不能查阅不利于已的证据,而且遭到秘密审判。

2015年3月,五名女权人士因为计划张贴标贴、散发单张宣扬反对性骚扰的意识,遭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名拘留37天,引起国际公愤。此后多年来,女权倡导者持续面临警察骚扰、恐吓与逼迁。

“709事件”被捕律师和维权人士的家属,在最高人民检察院门口抗议,中国北京,2017年7月7日。

© 2017 路透社

有关当局于2015年7月向维权运动施以重击,逮捕全国各地约300名人权律师、法务助理和维权人士,在没有律师陪同下加以讯问。他们大多数迅速获释,但有几位被判重刑。2016年,人权律师周世锋和民运人士胡石根遭天津法院判决“颠覆罪”成立,分别处以七年和七年半有期徒刑。2017年,维权人士吴淦以“颠覆罪”被判刑八年。2019年,律师王全章以“颠覆罪”被判刑四年半。

2016年起,中国政府为翦除国内少数独立人权新闻报道平台,将其创办人和主要成员投狱。2016年6月,公民记者及抗争事件纪录者卢昱宇以“寻衅滋事罪”被捕,判刑四年。2018年12月,“中国权利运动”网站执行主任甄江华被控“煽动颠覆罪”,判刑两年。2019年1月,“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刘飞跃在被拘押两年多之后,以“煽动颠覆罪”被判刑五年。“六四天网”人权网站创办人黄琦于2016年11月被警方逮捕,由于秘密审讯,其罪名至今不明。

西藏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因兴办学校、寺院和孤儿院广受藏人爱戴。

© 2015 人权观察

刘飞跃。

来源:人权捍卫者

 

2017年7月13日,中国人权社群蒙受重创:以“煽动颠覆罪”被判刑11年的61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服刑近9年后,因肝癌并发症病故于国安部门重重警戒之下。对许多为中国人权奋斗的人士而言,刘晓波之死象征异议人士的黑暗时代。

2018年5月,中国当局将西藏母语维权人士扎西文色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刑五年。扎西文色在《纽约时报》专访视频中倡导西藏人学习和研究母语的权利,而于2016年1月被捕。

Tashi Wangchuk: A Tibetan's Journey for Justice | Times Documentary

Worried about the erosion of Tibetan culture and language, one man takes his concerns to Beijing, hoping media coverage and the courts can reverse what he sees as a systematic eradication.

从2018年年中开始,当局发动对劳工维权人士的全国性镇压,在多个城市拘捕数十名劳工和学运人士,包括以中国 #MeToo 运动闻名的北京大学毕业生岳昕、劳工权利新闻网站《新生代》编辑危志立

流亡藏人戴著扎西文色面具参加街头示威,要求中国政府将他释放,身旁萤幕正在播放《纽约时报》专访视频,印度达兰萨拉。

© 2018 美联社/Ashwini Bhatia

危志立之妻郑楚然和朋友们绘制的声援图片。

© 郑楚然

 

2018年12月,位于中国西南的成都市“秋雨圣约归正教会”牧师及大批教友遭警方逮捕。基督教知名人士、曾为法律学者的牧师王怡及其妻蒋蓉双双被控“煽动颠覆”,至今仍被公安拘押。

抗争不息

人权活动者正遭遇1989年和平抗议民众占领天安门广场及中国各大城市街道以来,最严酷的迫害。然而,尽管政治环境令人窒息,争取民主、人权的抗争仍在中国生生不息。追求自由的火炬代代相传,于今犹炽。

当64岁的秦永敏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3年在武汉入狱服刑,22岁的岳昕也为倡导劳工权利遭到秘密关押。2016年10月,最后一位八九民运囚犯,前劳工苗德顺减刑出狱。据狱友报导,苗德顺始终拒绝认罪,因此饱受酷刑,经常遭到单独监禁。

正如著名维权人士胡佳所说,“我不会改变,因为这是发乎人情。我不相信中国共产党是铁板一块。我从未丧失信心。我不相信邪恶力量能够持久,不可能的。”每年六四周年前夕,胡佳都会被押出北京“强迫度假”,受到严密监视。当局用这种手段防止异议人士在节假日或重要政治活动期间发声──但他们无法让异议人士永远消音。

人权观察将持续抗议与六四屠杀相关的人权侵犯,直到杀人和迫害的凶手得到法律制裁。

一名男子孤身挡下从天安门广场开向东长安街的坦克车队,北京,1989年6月5日档案照片。

 

© 路透社/Arthur Ts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