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兰妮亚抵达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万塔国际机场,2018年7月15日。

© 2018 路透社

特朗普在赫尔辛基与普京举行峰会,让许多美国人感到极不自在。俄国领导人普京被指控纵容部属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而特朗普即将再次与他同台。许多美国民众最近听到有关俄罗斯的消息几乎完全来自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他正在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被举报与俄国共谋干预选情的案件。

这实在令人遗憾。而特朗普既曾利用他的超级发言台盛讚普京“强势掌控整个国家”,我们应当搞清楚那是怎样的控制,以及特朗普若”见贤思齐”可能带来怎样的後果。

特朗普几乎不放过任何机会诬蔑媒体,甚至将他不喜欢的新闻机构称为“人民公敌”。所幸,其政府至今并未干预或阻止这些媒体报导新闻。在俄国,让特朗普竖起大姆指的“强势控制”已导致俄国主流媒体几乎完全沦为政府传声筒,常常利用精密的宣传工具──有时包括公然传播错误讯息──动员爱国主义为政府施政背书。极少数批判政府的媒体经常传出遭受政府当局施压,被迫自我审查。

特朗普没有权力为他的“公敌”说法赋与法律强制力,普京不但做得到,还恶毒地指鹿为马──俄国政府竟能迫使批评者承认自己是敌人和叛徒。政府蛮横制定新法,凡是曾收受任何形式外国资金或从事任何形式倡导活动的独立组织或新闻工作者,都必须主动登记为“外国代理人”。他们还必须把这个标籤掛在所有网站、出版物和活动现场的醒目位置,否则就可能吃上官司。

在俄国民众心目中,“外国代理人”等同於“敌人”或“叛徒”,令他们回想起苏联时代对外国特务和破坏份子的恐惧。贴上这个标籤不但毫不讨喜,而且人见人怕。许多独立的民间组织,不管是倡导人权、环保或糖尿病防治,都因此受到打击。即使相关组织不愿主动登记为“代理人”,有关当局也可以强制代为登记。

特朗普当然还没忘记他在竞选时喊得震天价响的口号:“把她关起来”。当时他不停呼籲将对手希拉蕊判刑监禁,但她至今并未因此坐牢。换作当前俄国,克里姆林宫的对手可就难逃牢狱之灾。号召反贪腐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尼(Alexei Navalny)曾多次进出监狱,每次都被控轻罪关上个把礼拜。近年他又吃上政治官司,以侵占财产罪被判缓刑,有如头顶悬剑。政府还把他的家人列为同案被告,让他领会当局可以不择手段到怎样地步。

再来还有提蒂耶夫(Oyub Titiev)。他既非普京的敌人也非其对手,只是一个年逾六旬的人权护卫者,因为得罪普京手下最残暴的地方大员,今年1月被罗织持有大麻罪名而在车臣入狱。

俄罗斯当局经常将批评其对外军事行动的人士投入大牢,不论是关於叙利亚或与俄国相邻的北约成员乌克兰。俄国派兵侵占原为乌克兰领土的克里米亚半岛,并暗中在该国东部各省挑起战火。批评者反倒被控极端主义或煽动。极端主义的大帽子还可以套上耶和华见證人教会的活跃成员:近几个月来,俄国当局勒令关闭所有耶和华见證人驻俄机构,并以极端主义罪名逮捕其20名成员,只因他们从事和平的传教活动。

儘管难与俄国相提并论,但美国也面临著多方面的人权危机:被美国政府强迫与家人分离的移民儿童,亟待全家团聚;移民家庭恐遭无限期拘留;滥施重刑,各州及联邦监狱共关押高达230万人;种族差别待遇瀰漫在刑事司法体系各个角落;尚有其他问题不胜枚举。在美国,各种危机均有公民团体带头抗议,即便特朗普就职总统已一年半也无法叫他们闭嘴。但愿俄国公民团体有一天也能享有这样的施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