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娜琳・欧莱瑞斯,26岁,怀抱著男友的尸体。警方表示,该男子2016年7月23日在菲律宾马尼拉帕赛市(Pasay City)遭民间治安团体当街击毙。当地涉药物杀人案近期激增,此为一例。放在尸体旁的纸板上写著“我是毒贩”。

© 2016 路透社/Czar Dancel

8月2日更新:IDPC联名信的连署数目在人权观察撰成本则新闻稿后已突破300个。本新闻稿内容已按此修正。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国际麻醉品管制局(麻管局)和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联合国毒罪办)应紧急谴责菲律宾格杀药物使用者与贩售者的危险风潮。这两个负责国际药物管制的全球主管机关,应呼吁立即停止杀人。

国际药物政策联合会(IDPC)──关注药物生产、贩运与使用的一个非政府组织网络──在其起草的联名信中,要求国际药物管制机构清楚说明这种杀人手段“并不构成可接受的药物管制措施”。该信函得到人权观察及三百多个组织连署。

“国际药物管制机构必须向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erigo Duterte)表明,格杀药物贩售者和使用者的风潮绝非可接受的‘犯罪控制’,而是政府未能保护人民的最基本人权,”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林海(Phelim Kine)说。“杜特尔特总统应当了解,政府不论是消极或积极成为这些杀人的共犯,同样都违反他自己尊重人权和维护法治的诺言。”

《菲律宾询问者日报》表示,根据该报每周发布两次的“格杀名单”,涉嫌贩售与使用药物而遭警察及不明治安人员杀害的人数呈现“显著且不容置疑”的增加趋势。从2016年6月30日,即杜特尔特就职当天,到8月1日之间,该报共记录到465人死亡。

当前菲律宾的现状将使菲国人民的人权、法治、安全与保安陷于直接危险。

林海

亚洲区副主任

官方统计也支持这种说法,即警察格杀涉药物犯罪嫌疑人的事件正惊人增加。菲律宾国家警察的数据显示,从5月10日到7月10日之间,至少有192名此类嫌犯遭警格毙。杜特尔特当选后两个月内的死亡人数,远超过警方从1月1日到6月15日“反毒行动”期间杀死的68人。警方将这些命案归因于嫌犯“抗拒逮捕并向警员开枪”,但迄未提出警方实为自卫的进一步证据。

在就职典礼上,杜特尔特将违禁药物列为该国首要问题之一,并誓言其政府执行反毒战斗“必将毫不留情且持之以恒”。上任迄今,杜特尔特更赞扬这些杀人事件,视之为反毒作战“成功”的明证,并且要求警察机关“再接再励”。当民间呼吁参议院调查杀人事件,位居菲律宾国家警察首脑的警察总长德拉罗沙(Ronald dela Rosa)随即于7月11日抨击这种诉求是一种“法律骚扰”,并说它会打击菲国警的“士气”。同一天,杜特尔特政府首席司法官检察总长卡里达(Jose Calida)也为杀人的合法性提出辩护,认为这样的死亡人数“尚不足够”。

在信函中,联合会呼吁联合国毒罪办和麻管局向菲律宾政府传达下列讯息:

  • 严正表示杜特尔特总统煽动法外杀人的行为绝不能以符合全球药物管制的理由加以辩护。菲律宾采取的一切药物管制措施,都必须基于国际法;
  • 要求杜特尔特总统立即停止煽动杀害涉嫌药物犯罪人士;
  • 鼓励杜特尔特总统维护法治,确保所有涉嫌药物犯罪者都能享有正当程序权利和公正审判,以符合2016年联合国毒罪办《世界毒品报告》的结论;
  • 推动以证据为基础、以健康为焦点的方式对待用药人士,包括自愿接受治疗和减害服务,而非强制拘押,以符合联合国毒罪办的指导原则;以及
  • 遵守菲律宾的国际人权法义务──以及联合国毒罪办和麻管局的官方立场──呼吁菲律宾不得重新对药物犯罪实施死刑。

“国际药物管制机构可以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阻止涉嫌药物贩售和使用者遭警察和不明治安人员杀害的人数继续上升,”林海说。“当前菲律宾的现状将使菲国人民的人权、法治、安全与保安陷于直接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