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人权观察今天发布两份报告指出,甫于2016年5月30日因重大暴行被定罪的乍得前独裁者侯赛因・哈布雷(Hissène Habré)在执政期间曾获美、法两国长期支持。

篇幅64页的报告《造就独裁者:美国与乍得前总统哈布雷,1982~1990年代》和142页的报告《侯赛因・哈布雷:昔获法国支持,今遭非洲定罪》说明法、美两国,尤其后者,是帮助哈布雷夺权的关键,尽管他的残暴作风早已显露无遗。当时,乍得北部遭利比亚占领,美法均期待哈布雷筑起屏障,遏阻利比亚强人卡札菲(Muammar Gaddafi)继续侵略扩张。人权观察详细说明美、法两国如何持续提供哈布雷政府必要支持,即使明知后者已犯下普遍、系统性的人权侵害。

“美国和法国非常清楚哈布雷的残暴纪录,却仍在他统治期间持续给予支持,”自1999年起协助哈布雷受害者的人权观察法律顾问瑞德・布罗迪(Reed Brody)说。“两国应自我检讨当初如何及为何支持一个危害人类罪的罪犯。”

美国总统里根在白宫接待乍得总统哈布雷,1987年6月摄。

里根总统图书馆暨博物馆提供

哈布雷触犯危害人类罪、战争罪和酷刑罪,包括性暴力和强暴,被设于塞内加尔法院体系的非洲特别法庭定罪,判处无期徒刑。本案受害者努力二十馀年,终于使他被送上法庭,产生这项判决。

人权观察表示,美、法两国都应启动正式调查,确认有哪些官员知晓相关国际犯罪行为,以及曾否采取任何措施加以节制。
 
美国国务卿克里赞扬该判决树立“里程碑”,而且“让美国有机会反省我国与乍得过去许多事件的关联,从中汲取教训。”
 

 

在哈布雷的一党统治下,暴力普遍横行,包括数波族群清洗。人权观察2001年寻获哈布雷政府政治警察机关“档案及安全局”(Direction de la Documentation et de la Sécurité,简称DDS)的档案纪录,其中记载1,208名遭处决或在押死亡者以及12,321名人权侵害受害者的姓名。

在雷根总统任内,美国在1981到1982年向哈布雷领导的叛军提供秘密援助,帮助他推翻亲利比亚的总统古库尼・韦戴(Goukouni Oueddei),后来又给予哈布雷政府数百万美元的军事及安全援助。虽然无法证明美国直接参与或积极支持乍得的国际法犯罪行为,但DDS前局长于2014年11月因涉酷刑罪出庭时曾说,他当时“得到一名中情局特工长年协助,给我提供建议”。被寻获的DDS文件则显示,在镇压扎格哈瓦族群(Zaghawa)最激烈的时期,曾有一名被乍方认为是DDS“联络员”的美国使馆官员造访DDS总部,而该机构内部设有酷刑室和哈布雷称为“游泳池”的秘密牢房。

 

美国还曾经挑选被俘的利比亚士兵组建一支小型的反卡扎菲“佣兵部队”,利用设在乍得的秘密基地进行训练。这支“佣兵部队”由哈利法・哈夫塔尔(Khalifa Haftar)指挥,他现在是利比亚国军将领,控制利比亚东部大部分地区。

 

尽管法国人类学家弗杭索瓦・克劳斯蒂(Françoise Claustre)在1974年遭哈布雷部队绑架,为她前往乍得交涉释放的皮耶埃・加洛平(Captain Pierre Galopin)上尉也在1975年被谋杀,但法国仍然支持哈布雷。法国提供他武器、后勤支援与情报,并发起大型军事行动协助乍得逐退利比亚军队。乍得每一军种均有一名法籍顾问。法国情报局(DGSE)和法国陆军协助培训DDS和陆军军官,有时在法国本土进行,包括1990年以政变推翻哈布雷的现任总统伊德里斯・代比・伊特诺(Idriss Déby Itno)和目前在逃的前DDS局长季辛尼・柯瑞(Guihini Korei)都曾接受训练。

 

1983年年中,法国派遣约30名外籍佣兵协助哈布雷继续掌权,抵抗利比亚和受利比亚支持的乍得派系。这批佣兵在法亚拉若(Faya-Largeau)战役中与哈布雷麾下的乍得部队并肩作战,乍得军队在此地大肆侵犯人权。不久后,法国展开自阿尔及利亚战争结束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部署,代号“门塔行动”(Operation Manta)。法国政府有时征用法国籍客机运送囚犯。

 

欧巴马政府大力支持受害者伸张正义。2013年6月在达卡与塞内加尔总统麦基・萨勒(Macky Sall)会谈时,欧巴马总统特别对塞内加尔为起诉哈布雷而作出的努力表示赞许。2016年4月,在本案开庭后、宣判前,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在乍得会见了受害者及其律师,并且高度赞扬他们发挥带头作用。特别法庭的运作经费估计约近1千1百万美元,美国政府捐助了1百万美元,法国则贡献30万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