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曾邀请我和同事到菲律宾南部大城达沃市(Davao City)休息放松一下,他当时担任该市市长已近30年。“致悲天悯人的美国[人权]观察组织全体同仁,”杜特尔特在一份文件中写道。“你们想尝尝正义的滋味吗,用我的方式?欢迎来到菲律宾达沃市,在我的城市里嗑药爽一下。我会公开把你们处死。”

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在大选日投票时举起拳头,菲律宾达沃市(Davao),2016年5月9日。

© 2016 路透社

杜特尔特当时语带威胁,是因为人权观察指责他公然支持用黑帮式的杀人手段打击犯罪。人权观察曾在2009年发布报告,调查菲律宾达沃市等地数百件死刑队杀人案──最年轻死者年仅14岁。尽管没有杜特尔特直接涉及这些杀人案的铁证,我们仍找到达沃市官员和警察直接涉案的证据。(杜特尔特本人从不避嫌,经常公开赞扬故意将他所指的“罪犯”杀害的行为。)

杜特尔特对人权观察的回应不但不是关灯下课、退出政坏、从此闭嘴,反而引以为个人政治论述的精髓,把犯罪和普世人权(及其倡导者)两者混为一谈,称之为共同威胁菲律宾社会的毒瘤。71岁的杜特尔特用粗鲁且极为凶狠的语言传达这些讯息,令人毛骨悚然一如它大言不惭的程度。“去他的人权法!”5月9日总统选举投票日前夕,杜特尔特面对超过30万名狂热群众这样说。这场选举,他以估计将近四成的得票率获得压倒性胜利。“如果我当选总统,”他说,“我会做我当市长时同样的事。你们这些毒贩、强盗和小混混最好滚开,因为我要把你们通通干掉。”杜特尔特在总统大选中成功击败其他四名候选人,靠的正是支持这些令人不安且不合法的政治立场。他说服多数菲律宾选民相信,他可以“在三到六个月内解决毒品、犯罪和贪腐问题”──为此他将不惜采取一切必要手段。

为了当年那份调查报告,人权观察曾经访谈死刑队内部人士──亲身了解其运作的死刑队成员亲友──以及记者、社区运动人士和政府官员,得到关于死刑队运作的详细佐证。死刑队的杀手大多来自向政府投降的前共党叛军,或为了避免自身成为死刑队暗杀对象而加入的成员。他们的指使者,俗称老板(菲语amo),通常是现任或离职的警官,他们为杀手提供训练、枪支弹药、摩托车和目标信息。(死刑队成员一般携带点45口径手枪,这是菲国警方常用的一种武器,但价格远超过帮派分子和一般罪犯所能负担。)完成杀人后,附近警局会收到密报,确保延缓出警,以便死刑队成员离开犯罪现场。

杜特尔特几乎毫不在意被指控涉及死刑队。2015年5月,他一度公开承认自己是积极的共犯:“说我是死刑队?没错,这是真的!”直到几天后他才予以否认。过去一、二十年,他多次发言企图为谋杀犯罪嫌疑人辩护。2001到2002年间,杜特尔特利用电视和广播宣布“罪犯”姓名;有些人被他点名后成为死刑队的枪下亡魂。这些杀人案至今没有一件得到菲律宾当局成功起诉。同时,杀人还在继续,并且已有其他菲国城市开始模仿这种死刑队的做法

杜特尔特的胜选意味着,当他6月就职后,他将有义务把宪法明定的人权保障普及于菲律宾全国人民──包括他口中的“罪犯”。即将卸任的贝尼格诺・阿基诺(Benigno Aquino)政府未能解决政府侵犯人权的免责(impunity)问题。许多菲律宾人的权利因为这种现行体制而受损害:缺乏调查起诉国家安全部队暴行的政治意志;贪腐且受政治干预的刑事司法体系;以及“恩庇扈从政治”──财阀和私人企业资助候选人以换取当选后回报──的遗绪。这些问题现在都留待杜特尔特政府来处理。

但杜特尔特在竞选总统之前和过程中的发言,令人担心他的政府将严重压迫人权。在过往演说中,杜特尔特经常将他的谋杀手段描述成他所谓的有效治理策略的关键。“我的做法就是制造恐惧,”他曾在2009年2月向记者表示。“如果你想在我的城市搞非法活动,如果你是个罪犯或蹂躏市民的黑帮分子,只要我当市长一天,你就是合法的暗杀目标。”

他在竞选总统的政见中高谈阔论这种策略,誓言对成千上万的“罪犯”大开杀戒,把他们的尸体扔进马尼拉湾。

但愿这个承诺只是骗选票的大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