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贾,2016年4月12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的报告指出,博科圣地组织(Boko Haram)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对学校及学校师生的攻击已为教育带来毁灭性影响。当地冲突已造成近一百万儿童少有机会或完全无法上学,尼日利亚安全部队利用学校作为军事基地也是原因之一,学童因此更易遭受该伊斯兰武装组织的攻击。

孩童们流连在2010年和2013年损毁于博科圣地组织攻击的博尔诺州小学残垣。这所学校建于1915年,是尼日利亚东北部的第一所小学。

 

© 2015 Bede Sheppard为人权观察拍摄

这份86页的报告,《“他们放火烧教室”: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对教育的攻击》,纪录博科圣地组织自2009年起在博尔诺州(Borno)、约贝州(Yobe)和卡诺州(Kano)对学校、学生和教师进行日益凶暴的袭击。从2009到2015年,博科圣地组织的攻击毁掉了超过910间学校,另迫使至少1,500间学校停课。至少有611名教师遭刻意残杀,另有19,000名教师被迫逃离。该组织绑架平民逾2,000人,其中许多是妇女和女童,包括大群学生。

 “博科圣地组织针对西式教育发动的残酷圣战,已经夺走尼日利亚东北部一整个世代儿童受教育的机会,”人权观察尼日利亚研究员摩丝・瑟贡(Mausi Segun)说。“政府应该紧急为当地所有受冲突影响的儿童提供学校教育。”

Boko Haram’s attacks on schools, students and teachers in northeast Nigeria have had a devastating impact on education. 

人权观察发现,博科圣地组织为干预被其视为西式的教育,起初采用威胁与恐吓的策略,但自2012年起变本加厉。该叛乱团体开始捣毁、焚烧和劫掠学校的建筑与财物,声称其攻击是为了回应政府军对古兰经学校的攻击。

从2012年末到2013年初,随着尼日利亚安全部队扩大进攻博科圣地组织,该叛乱团体变得更加凶残,刻意攻击和杀害教师、学校行政人员和教育官员。该组织并且攻击学生以阻止他们上学,同时强迫征召学生加入博科圣地组织的队伍。该组织战斗员绑架女学生充为“妻妾”,实际上是性奴。警戒加强后,博科圣地组织开始采取自杀炸弹的战术,攻击学校和其他地点,杀害愈来愈多的儿童与学校职员。

博科圣地组织对奇博克(Chibok)公立中学的攻击,已成为该组织抵制教育的代表性事件。2014年4月14日夜晚,该组织将276名女学生从宿舍绑走,两年后其中219人仍被囚禁。有证人指出,她们许多人被迫改变信仰并与绑架者结婚。2014年5月发布的一支视频中,博科圣地组织的领导人阿布巴卡尔・谢考(Abubakar Shekau)亲口表示,他们将继续绑架妇女和女童,以便“使她们转向真正伊斯兰的道路”,并确保她们不再去学校。

2014年11月24日,博科圣地组织攻击该国与尼日边境的商贸城镇达马萨克(Damasak),抓捕超过300名小学生为俘虏。他们用学校做为军事基地,后来当2015年3月,邻国乍得和尼日对该叛乱团体发动跨境军事行动,两国军队向达马萨克推进时,他们便带着这群俘虏逃跑。

尼日利亚安全部队在对抗博科圣地的作战中,也被指控涉及犯罪,包括杀害、骚扰和恐吓古兰经学校师生。政府军同样将校园转为军事用途,违反尼日利亚2015年签署的《安全校园宣言》,并使学校陷于被攻击的危险。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估计,该国东北部战事已逼使约220万人逃离家园,包括约140万儿童。同组织并指出,流离失所者包含952,029名学龄儿童,但仅有大约百分之10的儿童住在政府认可的流离失所者营区,其中有志愿者充当教师,提供一部分教育服务。其馀 百分之90的学龄儿童跟在朋友或亲属身边,只有很少机会或完全无法获得学校教育。

当初竞选时,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总统曾宣示将打击博科圣地叛乱,开发尼日利亚东北部,但自布哈里于2015年5月就任以来,又有至少1,000位平民死于战祸。尽管政府于12月宣布博科圣地组织已被“彻底击败”,攻击事件仍持续发生。

2016年4月,政府表示重建遭破坏的该国东北部将耗费90亿美元。

人权观察表示,尼日利亚当局应该在东北部加强校园安全,确保流离失所儿童尽速获得替代性的学校教育,并遵守该国根据《安全校园宣言》做出的承诺,禁止将学校转作军事用途。相关攻击事件的责任者应当受到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调查。

 “博科圣地组织的攻击行为,以及政府的忽视和滥用学校,已经造成东北部的教育状况一片惨淡,”瑟贡说。“双方都必须立即停止对教育的攻击,切断该地区已经太多儿童被迫陷入的贫穷与成就低落的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