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罗毕,2016年3月24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苏丹安全部队利用性暴力、恐吓和其他形式的虐待,遏制全国各地女性人权维护者发声。政府应当调查所有侵权指控,追究责任,并通过立法改革保护妇女权利。

2016 苏丹:女性维权人士被噤声

这份61页的报告,《“好女孩不抗议”:苏丹女性人权维护者、行动者及抗议人士遭受打压与虐待》,纪录苏丹当局以各种手段压抑妇女发声,包括参与抗议、权利倡导和其他公共行动,提供社会服务与法律援助,以及从事新闻工作的妇女。涉及前述各种活动的妇女成为被打击目标而遭受各种虐待,从强暴或威胁强暴到刻意损害名誉。男性维权人士较不可能遭受某些侵权对待。

 “苏丹的女性人权维护者不仅和男性同事面临同样的政治打压,还可能因为女性身分而遭遇性侵与恐吓,”人权观察非洲区主任丹尼尔・贝克勒(Daniel Bekele)说。“苏丹安全官员经常利用歧视性的法律和社会成规逼使妇女噤声。”

人权观察纪录逾12起案例,安全官员强暴或威胁强暴妇女维权人士,通常是在任意拘押的情况下。妇女通常被警告不得谈论受暴经验,有些被害妇女已逃出国外。

 “他们说,‘你们这些参加维权和政党活动的女人,全是婊子(sharmuta),’”一名维权人士回忆说。她在2015年4月被捕时,正在街上派发单张,号召选民抵制选举。“我说我是在实践自己的信念。他们便用脚踢我,其中一人脱下长裤,把我强暴了。”释放后,安全官员再度逮捕她,威胁她不准把被强暴的事说出去。

自从2011年阿拉伯之春、南苏丹独立以后,苏丹经济下滑,南科多方和青尼罗等省分爆发新战事,导致公众示威抗议日益频繁,侵权行为也随之增加。除了参加抗议活动,许多妇女更积极透过小规模示威、演讲、写文章和其他表达形式发忬民怨。

苏丹妇女参加“停止打压女性”游行,抗议国家的公共秩序法,并支持因穿着裤装而遭到起诉的女记者。

© 2009年8月 私人拍摄

在2011年初年轻人发起的第一波抗争之后,喀土穆安全官员性侵多名女性行动者,包括Girifna(“我们受够了”)组织的成员莎菲雅・伊夏克(Safiya Ishaq),此案受到媒体广泛报导。但政府否认强暴情事,并指控报导此案的数名记者涉嫌犯罪。努巴山区(Nuba Mountains)和达尔富尔的维权人士也控诉曾遭拘押和强暴或威胁强暴,并因种族身分受辱。

2014年10月,安全官员殴打并性骚扰一群抗议被迁出喀土穆大学宿舍的达尔富尔女学生。一名被拘押月馀的学生领袖说,拘押期间遭到安全官员多次强暴。她说他们也曾警告她,不得说出被强暴的事。她现已逃出国外。

在2015年4月选举期间,知名维权人士珊卓拉・卡都达(Sandra Kadouda)在参加集会途中被安全官员逮捕。被拘留三天后再度现身时,她身负严重瘀伤。国安单位否认下令逮捕她,但威胁她和其他人不得说出事实,并且审查报纸有关该案的报导。

在人权观察所能核实的范围内,未有任何安全官员曾因强暴、性侵或性骚扰维权人士而受到行政处分或移送法办。苏丹政府向来不承认其军队存在大规模性暴力行为,尤其在达尔富尔地区。相关法律,例如2010年《国家安全法》(National Security Act),赋予国安官员广泛权力,并在实际上保护个别官员免于司法追诉。

 “苏丹政府未对性暴力与性骚扰指控进行调查,是女性维权人士面临不友善环境的原因之一,”贝克勒说。

苏丹的公共道德法条文含糊笼统且歧视女性,规定她们的穿着,限制她们迁徙和在公共生活中的角色,并实施鞭刑、石刑等侮辱人格的肉刑。许多维权人士告诉人权观察,她们感到被法律严重束缚。

警察和安全官员以逮捕参与者的方式,驱散针对相关法律的抗议活动。2016年3月12日,女权人士艾玛尔・赫班尼(Amal Habani)正要发表批评道德法的演说,整个集会便遭当局强迫取消。

人权观察发现,安全官员利用威胁破坏名誉的方式恐吓妇女。曾因抗议被拘留三天后获释的年轻女权人士表示,拘捕她的安全人员对她父亲说“你女儿跟吸毒、酗酒的男人鬼混,她把自己名声搞坏,你也会跟着被耻笑。”于是家人强迫她停止维权工作。

一名热中反对南科多方冲突的努巴学生告诉研究员说,安全官员2013年初向她家人施压阻止她的活动,于是她的哥哥殴打她,把她关在家里好几个月。安全官员“不必再拘留我们了,”她对人权观察说。“我们的家人可以代劳。”

许多妇女表示觉得自己没有选择,只能抛下工作或家庭,放弃维权工作或逃出国外。苏丹政府和各国际组织应当加强支持女权维护者。

苏丹持续严厉打压抗议活动,全面限制媒体与独立公民社会。2016年2月29日,国安官员临检设在喀土穆的人类发展培训班(Tracks for Training and Human Development),这已是近一年内第二次,直到3月中旬,该组织部分工作人员几乎每天都被约谈。2014年7月,妇女组织莎乐玛中心(Salmmah Center)突遭关闭,财产被充公拍卖。

人权观察长期要求苏丹政府改革压迫性法律,例如国家安全法,以及歧视性的公共秩序与道德法规。政府应当废除鞭刑、石刑和其他肉刑,因其构成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违反苏丹已经批准的人权公约。
“苏丹领导人已营造出一个对女权人士不友善的环境,”贝克勒说。“他们必须立刻采取具体行动,终结侵权、解除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