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苏丹延比奥市(Yambio)亥伊克比洛区(Hai Ikpiro)民房在2015年12月政府军与叛军交火时遭焚毁。

© 2016 人权观察

(内罗毕)-随着南苏丹武装冲突向西赤道省蔓延,政府军在该地区实施多起杀人、强迫失踪、强暴及其他重大暴行。武装叛乱团体也犯下强暴等严重暴行。

人权观察表示,非洲联盟委员会应依照2015年8月和平协议的规定,加快成立混合法庭针对当前南苏丹冲突中的最严重犯罪案件进行审理。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则应对南苏丹所有武装力量实施全面武器禁运,以遏止对平民施暴。

 “南苏丹战事向西转移的同时,政府军和叛军的暴行也随之跟进。南苏丹领导阶层应立即停止一切暴行,“人权观察非洲区主任丹尼尔・贝克勒(Daniel Bekele)说。“武器禁运和有效的战争罪法庭也都很重要,这些措施将有助遏止暴行,传达犯罪必将受罚的讯息。”

根据和平协议,总统基尔(Salva Kiir)和前副总统马查尔(Riek Machar)领导的反对派同意组成过渡政府,并停止敌对与暴行。然而自此以后,人权观察发现,南苏丹政府军和叛军(即苏丹人民解放军和苏丹人民解放军-反对派)之间的战斗逐渐向原先无事的该国西部地区推进,并伴随着对平民施暴的旧有模式。

在西赤道省,人权观察研究员于2016年2月在当地进行一周调查发现,政府军士兵攻击平民区域,焚烧、劫掠民宅并任意拘押、草率处决民众。这些暴行似为平叛行动一部分,目标针对涉嫌与叛乱民兵团体“箭矢男儿(Arrow Boys)”有关的男子和男童。其暴力行为亦带有族群面向,因政府军士兵多属丁卡族(Dinka)而当地武装团体则属非丁卡族。

战事从2015年5月起波及西赤道省,当地丁卡族牧民和非丁卡族农民之间的紧张关系,导致政府军与当地武装团体在蒙达里镇(Mundri)的战斗更加剧烈。接下来几个月,战事又延伸到当地两大枢纽,马里迪(Maridi)和延比奥。

西赤道省省长巴柯索罗(Joseph Bakosoro)被怀疑支持叛军而遭免职,并被政府军拘押五天,造成当地民情更趋对立。据家属通报,当局于2015年12月22日再度逮捕巴柯索罗,无故将他与数十名政治犯关押在一起。人权观察表示,当局应尽速释放巴柯索罗及其他无故被押人士。

2016 Human Rights Watch

最近发生在延比奥附近的战事,起因于12月分“箭矢男儿”的大量暴力犯罪活动,包括在12月28日强暴一名高龄67岁的天主教修女。

2016年1月21日,政府军在延比奥以南20公里的比利西村(Birisi)对叛乱团体南苏丹民族解放运动(South Sudan National Liberation Movement)发动攻击。这场战斗波及延比奥,至少造成13人丧生,包括至少三位平民。据人权观察检视证据,政府军在延比奥战斗期间及事后曾烧毁和抢掠民宅,导致数千民众逃离家园。其他暴行尚包括自2015年11月以来有11名男子遭强迫失踪。

从西赤道省蒙达里逃出的民众告诉人权观察,士兵对平民烧杀劫掠,迫使约5万人外逃。政府军官兵阻止援助机构和观察人士进入受战事影响地区。各部队并占领学校,学生被迫迁移而失去受教育机会。

人权观察发现,当局对暴行控诉大都置之不理,以致战火蔓延带来的治安瘫痪变本加厉。研究员目睹两具双臂反绑、头部和胸部中弹的男性遗体,经联合国维和人员两周前发现并通报当地政府后,至今仍被弃置在柚木林中任其腐烂。

南苏丹其他地区也已爆发战火。2月17日曾发生一起广受报导的事件,政府军官兵偕同其他武装男子进攻联合国设于马拉卡尔(Malakal)的平民避难营区,造成约20人被杀、至少100人受伤,并有2,700座营帐被焚毁。该营区43,000名居民被迫逃往另一较旧的保护营地或返回城镇。联合国称此次攻击可能构成战争罪行为

早在2013年12月战端初起时,政府军和反对派均已承诺支持法办侵害平民的犯罪,但即使曾有任何暴行控诉在国内获得调查,也从未公诸于众。

8月签署的和平协议规定了一套追究施暴者责任的措施,包括由非盟委员会成立的混合法庭审理最严重犯罪。混合法庭是指由国际和国内法官及其他工作人员共同组成的法庭,曾在其他有些国家的本国法院缺乏专业知识或意愿的情况下用来处理相关案件。非盟委员会尚未就组建混合法庭获致明显进展,包括法庭运作所需的组织规程、基础设施协议和预算。人权观察表示,这些措施可以和其他方面的发展同步处理,例如组织过渡政府。

 “和平协议达成后,我们不但没有看到进展,反而目睹平民持续遭受攻击和其他暴行而无人遭到究责,”贝克勒说。“非盟和联合国应立即采取行动,推动成立混合法庭,并将扬言已久的武器禁运措施付诸实行。”

冲突蔓延西赤道省

政府武装力量苏丹人民解放军(SPLA)与地方武装团体“箭矢男儿”之间的战斗始于2015年5月,此后逐渐扩及西赤道省。箭矢男儿主要由赞德(Zande)、朱尔(Jur)和摩鲁(Moru)等族群组成,名称来自当地为对抗乌干达叛乱团体圣主抵抗军(Lord’s Resistance Army)对南苏丹攻势而于2009年组成的民防武力。

部分箭矢男儿公开与叛军SPLA反对派结盟而参与到区域冲突中,但其中一支武力已单独与中央政府达成和平协议。

2015年5月21日,SPLA部队在蒙达里附近与一支先前加入SPLA反对派的地方武力交战。战事源起于两名丁卡族士兵被发现陈尸该镇入口。此前数月,当地摩鲁族和朱尔族农民和丁卡牧民之间的对立持续升高。联合国监察员发现,截至5月底,至少有60名平民遭到杀害。

6月,不明人员以手㨨弹攻击马里迪附近一处牧场,引发丁卡族民兵和当地武装青年互相交战。SPLA和一支新成立的叛乱团体相继加入,导致冲突更趋激烈。根据各援助团体的独立评估,已有14人丧生,196间房屋焚毁。

战事于7月下旬波及延比奥,此前数周,政府军士兵和当地青年武力持续在延比奥南方20公里的比利西村一带反复互相挑衅。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政府军士兵于7月29日与比利西青年发生冲突,烧毁多间民房、一栋教堂,导致5人死亡,包括在教堂中发现的至少2具平民焦尸。同日,一名丁卡族士兵在延比奥SPLA基地附近射杀两名出租摩托车驾驶员,可能是为报复三名士兵在比利西村战事中遇害。

8月14日,总统基尔将西赤道省省长巴柯索罗召回首都朱巴后将其免职。此后SPLA并将他拘押5天,进一步刺激全国各地的族群与政治紧张情势。12月22日,安全部队再次拘捕巴柯索罗,据说是因为怀疑他支持家乡的叛乱团体。巴柯索罗从此被无故关押在朱巴的国家安全机构总部,家属探视受到限制。

在政府军向该地区西半部发动最新攻势之前,延比奥于12月突发多起暴力犯罪,并被认为是箭矢男儿所为。12月28日,五名男子持械闯入一处天主教机构,强暴一名67岁美国籍修女,盗走多辆汽车和贵重物品,并打伤一名工作人员。两天后,不明男子持枪伏击行经延比奥-恩扎拉(Nzara)公路的一部SPLA军车。

2016年1月初,政府发起名为“开路(Opening the Road)”的军事行动,以该区西部各武装团体为目标。政府军SPLA同时在延比奥、绍拉(Saura)、利兰古(Li Rangu)、埃佐(Ezo)、坦布拉(Tambura)和尤博泉(Source Yubo)等地发动攻势。1月21日,SPLA第6师在利比西攻击一支武装团体,并在延比奥与其交战。该团体已于11月与中央政府签署和平协议。在这波行动中,据报士兵曾射杀平民并实施多起其他暴行。

非法攻击、抢劫、强迫迁徙

多名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在1月21日延比奥战事期间及其后,政府军士兵攻击他们的住宅并抢劫其财物。数千人被迫迁离,包括至少6千名平民,搬进延比奥的一个非政府组织大院。

 “大街沿路民房都被焚毁,我们饲养的鸡鸭、山羊和值钱东西都被士兵抢走,”一名住在延比奥道道麻区(Doudouma)的神职人员说。“现在,大家都觉得回到那里不安全。他们担心被士兵枪杀或抓捕。”

来自延比奥现住大院的一名19岁青年说,他在1月21日开战时就从家里逃出来,在树林里躲了八天。逃出来后,他看到士兵对民房纵火和射杀平民。

 “SPLA在树林放火,要把我们逼出去,”他说。“当大家开始奔跑逃避火舌,士兵便趁机射杀他们。其实我们这里根本没有叛军,那些士兵却盗取我们的财物和粮食,烧掉我们的房子。”

另一名逃难男子说,他在1月21日攻击后第四天回到延比奥道道玛区的家中,他的房子和全部家当早已付之一炬。“我回到家时,士兵还在当地,四处搜括居民财产,”他说。

有些政府官员否认军队故意对民宅纵火,声称可能是子弹摩擦茅草屋顶而意外着火。但甫自西赤道省划分出的古柏德威省(Gbudue state)省长帕特里克・扎莫(Patrick Zamoi)证实,“民宅是被士兵纵火焚毁──但这是因为有叛乱分子藏匿其中。”

人权观察看过一些照片,显示士兵在纳安迪(Naandi)和比利西焚烧平民棚屋,并曾实地访查延比奥市道道玛区和伊克比洛区先后遭焚毁的数十间民房残骸。2015年12月,据报有士兵在延比奥焚烧及抢掠民宅,并据援助团体评估涉嫌多起强暴案。

士兵不断虐待平民,特别是年轻男性,引发社区疑惧。2月7日在延比奥,数名士兵射伤一名18岁青年的腿部,因为他在SPLA营区旁的废弃社区堆积砖块。

SPLA还在延比奥暂时占用至少四所学校,迁走学生,并在通往城南的街道上设立军事岗哨。因战事和虐待而逃出的居民告诉人权观察,只要士兵还在附近,他们就不敢回家。

强迫失踪、法外处决

据人权观察纪录,从2015年11月到2016年2月之间,在延比奥及其周边地区,政府军部队涉及11起强迫失踪和法外处决案件,此外还收到多件其他来源提供的可靠报告。其中两名男性已获释放,另有三名男性的遗体已被发现,其馀六人迄今仍然下落不明。

依照国际法,强迫失踪是指当局将人拘押但拒不承认,或拒绝提供有关其下落或生死的信息。在各项人权中,强迫失踪可能侵犯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等权利,包括受保护免于酷刑及其他虐待的权利。

有一件个案是这样的,一名妇女告诉人权观察,一群士兵在1月18日晚上前来逮捕她的丈夫,把他推上军车。后来她到军事基地去找他,一个士兵对她说:“如果被抓的是你丈夫,趁早忘掉他,改嫁吧!”

被发现的遗体中有一名34岁男性,他于11月在延比奥市纳培尔区(Napere)被士兵逮捕后拘留两个月。他的兄弟12月底在SPLA军营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他。“有天晩上,他们居然在他身上倒汽油,把他的双臂、双脚和背部都烧伤了,”他的兄弟说。“有一次我去会见,看到他全身上下都是一圈圈的烧伤痕迹。”几天后,他的尸体出现在绍瓦村,目击者说,当地因被SPLA怀疑有叛军营地而在1月遭到攻击。

他的兄弟说:“我发现一堆尸体,我兄弟也在其中。他被绑起来,脸部已经腐烂,全身也都腐烂了,但我从衣服、双脚和手指认出是他。”

另两具遗体于2016年1月22日早晨被联合国人员发现,位置在联合国特派团设在一片柚木林中的垃圾倾倒场,靠近延比奥的SPLA军营。据联合国人员表示,这两具男性遗体的身份不明,双臂被反绑在背后,头部和胸部遭到枪击。

根据对延比奥市民和一名当地SPLA军官的访谈以及现场照片,人权观察相信这两具遗体之一是小名沃若尔(Woror)的前士兵,他在2015年初因违反军纪被SPLA除役,据称他后来加入叛乱团体。

一名SPLA军官告诉人权观察,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Services)1月逮捕沃若尔并将他交给军方。他说,沃若尔三天后在柚木林中被士兵处决。

任意拘押、殴打和酷刑

人权观察纪录到12起SPLA和国安局在1月战事期间实施的任意逮捕和拘押个案。

部分个案中,被押人员和目击者称有殴打和酷刑。一名当地维权人士说,他在1月21日看到士兵在延比奥市场逮捕一名少年,因其蓄留牙买加式(“rasta”)辫发。“他们一边用枪托捅他、煽他耳光、踢他,一边把他拉上车,”他说。“我不知道他后来发生什么事。”

一名教师说,他在1月21号晚上亲眼看到一群士兵在他家后面殴打三名青年:“那些士兵问他们来自哪个部落,并且威胁他们说‘如果你们是赞德人 [当地多数族群] ,那就有你们好看的了。’”

一名十几岁少女说,她们姊妹两人1月初走在恩扎拉到延比奥的路上时被士兵逮捕。她们被带到SPLA军营,拘留了三个星期。“他们审问我们,还叫我们为他们做饭,”她说。“我们在审问时曾被殴打。”

她说她在拘留期间看见士兵虐待男性在押人员:“有些在押人员遭到酷刑。有个人手指甲被拔掉,我们给他送饭时看到的。每天我都看到那群男生,大约十个人,被带去审问。我想有些人可能被杀了,因为他们的人数变少。”

另一名来自延比奥的男性,1月17号被士兵逮捕并拘押两个月,据他的兄弟说,他在拘留期间也曾被打。

2月8日,人权观察会见SPLA驻延比奥代理指挥官布欧伊上校(Col. Makeny Makor Buoy),他否认其部队曾拘押任何人。

国安局官员也曾实施任意逮捕、拘押和殴打在押人员。1月下旬,国安局官员在延比奥逮捕广播新闻记者鲁耶提(Silvester Ruati)并将他拘留两天。“有人指控我支持箭矢男儿,”鲁耶提说。“我被拘留时,他们一度蒙住我的眼睛,叫我坦白交待,而且威胁若不合作就要杀掉我。”

约莫同时,国安局将一名22岁学生拘押九天。这名学生说,头两天那些官员殴打他,逼他承认加入箭矢男儿。在他拘留期间,他看到国安局将另外五名在押人员移交SPLA,其中一人后来被发现陈尸柚木林。

2月6日,国安局又逮捕两名男子,他们似被怀疑汇款给叛军。两人后来被转送朱巴国安局。其中一名在押人员的妻子说,她完全未被告知丈夫的下落或安危,并担心他有生命危险。

尽管国安局驻延比奥的官员否认曾关押任何人,但省长扎莫告诉人权观察,只要是“政治性”案件,国安局就可能执行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