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2015年9月23日)─ 人权观察和人权法律中心(Human Rights Law Centre)今天发布报告表示,澳大利亚应当在国内和国外人权议题上“力求更佳表现”,才能提高争取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席位的胜望。澳大利亚政府已宣布参选任期自2018年到2020年的人权理事会成员国。


这份篇幅36页的报告,《澳洲在人权理事会:准备好担任领导角色吗?》,对于澳大利亚若当选能否胜任人权理事会成员职务,做出仔细评估。共同发表报告的两个组织表示,澳洲政府应当在全球人权议题上展现更强的领导能力,在本身人权表现受到质疑时提出建设性回应,并与非政府组织密切合作。

“如果澳大利亚想在这个世界最高人权机构中建立人权领导者形象,就必须改善国内人权纪录,并加强在国外促进人权,”人权观察澳大利亚分部主任伊莱恩・皮尔森(Elaine Pearson)说。“做为全球人权领袖,澳大利亚不能隔岸观火,把援助危机国家的重担推给其他国家。”

“如果澳大利亚想在这个世界最高人权机构中建立人权领导者形象,就必须改善国内人权纪录,并加强在国外促进人权,做为全球人权领袖,澳大利亚不能隔岸观火,把援助危机国家的重担推给其他国家。”

伊莱恩・皮尔森

人权观察澳大利亚分部主任

两组织表示,新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应掌握机会修正澳大利亚在联合国的人权政策取向,改变过去不稳定且有时前后不一致的问题。去年,澳大利亚曾运用安全理事会席位成功促使联合国对叙利亚和朝鲜采取强硬行动。然而,尽管澳大利亚在安理会积极支持某些人权理事会的工作,却未曾在人权理事会上对人权议题发挥决定性的领导作用。两组织指出,澳大利亚在人权理事会的表现,或许受限于其非成员国的观察员地位,但其他同属观察员地位的一些国家,却在应对危机国家方面扮演了更为积极的角色。

“澳大利亚为了自己国内的政治利益,对邻国的人权侵犯经常采取不一致做法,有时甚至不顾道义,”人权法律中心倡导与研究主任艾摩莉・郝威(Emily Howie)说。“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对斯里兰卡的人权侵犯视而不见,换取斯里兰卡当局阻止民众乘船逃难到澳大利亚。”

2014年3月,澳大利亚对人权理事会的一项重大议案表示反对,该案要求调查一些近年来在亚太地区获举报的最严重人权侵犯案件,包括斯里兰卡内战尾声中造成近4万平民丧生。澳大利亚还帮助缅甸和柬埔寨掩饰其迫害人权的状况,使理事会独立专家的努力成果大打折扣。

两组织表示,澳大利亚的主要优势在于为亚太各国搭建沟通桥梁的潜力。澳大利亚的参选有机会影响亚太各国,在人权理事会推动尊重人权和法律标准。然而,澳大利亚在区域内难民保护方面的纪录,表现出蔑视而非崇尚国际标准。

“澳大利亚输出侵犯人权的残忍难民政策,为亚太地区树立了不良榜样,”皮尔森说。“如果不能管好自己的家务事,澳大利亚就不可能成为强有力的人权捍卫者。”

理事会成员国应当“与理事会充分合作”,但澳大利亚时常不理会联合国体系。举例而言,当联合国专家于2015年3月发布报告指出澳大利亚的难民政策违反人权法,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表示“澳大利亚对联合国的说教感到厌烦。”做为理事会未来可能的成员国之一,澳大利亚政府应当对联合国人权机制表现出更大的尊重与支持,包括它对澳大利亚人权问题的批评 。

澳大利亚在理事会中扮演领导角色的领域之一,是关于国家人权机构的年度决议。然而它在这方面的积极态度也因为行政部门在2015年对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主席的独立与廉正加以打击而备受质疑。

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最高人权机构,负责处理最严重人权危机并加强推动和保护全球人权。理事会设有47个成员席位,由5大区域集团选举产生。澳大利亚、西班牙和法国都已宣布角逐属于西欧和其他区域集团的理事会席位,但该集团在2018至2020年任期仅有两个成员空缺。

“澳大利亚在日内瓦的发言,和该国某些政治人物对联合国的轻蔑态度,两者存在巨大落差,”郝威说。“若要表现该国对争取理事会席位是有备而来,澳大利亚政府必须即刻力求更佳表现,以实际行动强化联合国的人权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