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特区,2015年6月22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报告中指出,世界银行集团没有尽力防范或劝阻各国政府对批评其贷款项目的人士加以恐吓,也没有对这种报复行为进行监控。

该报告篇幅144页,题为《风险自负:对世界银行集团项目批评者的报复(At Your Own Risk: Reprisals against Critics of World Bank Group Projects)》,内容详细说明各国政府和有力企业如何透过威胁、恐吓和滥用刑事司法等手段对付发声抗议的社区居民,这些居民或者即将遭到搬迁,或者据称因世行及其私营部门融资机构──国际金融公司──的贷款项目而受害。人权观察表示,世界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未采适当措施协助营造安全环境,使民众可以对世银集团资助项目提出质疑或批评,不致受到报复。

“世界银行久已宣称,公共参与和问责是其资助的开发事业能否成功的关键,”人权观察国际金融机构高级倡导员杰西卡・艾凡斯(Jessica Evans)说。“但世行一再对批评其项目的人士遭到恐吓或骚扰的事件束手旁观,恐将令其本身的原则沦为空谈。”

人权观察发现,在柬埔寨印度乌干达乌兹别克斯坦及其他地方,许多公开批评世行及国际金融公司贷款支持项目的人士面临威胁、骚扰和莫须有的刑事检控。当受害者遭到报复,世行集团往往任由他们自力救济,本身则倾向保持沉默或采取“静默外交”,而非可能真正改变情势的即时、公开且强烈的反应。尽管通常面临极大危险,许多国家受影响社区的成员仍对他们认为有问题的世银资助项目发声抗议。

在印度北部,30岁的希妲(非真名)指出,一家水电站营建公司的雇员公然辱骂抗议该项目的社区居民是“娼妓”,以他们的种姓阶级侮辱他们,并且警告他们若继续抗争将有“严重”后果。

世界银行久已宣称,公共参与和问责是其资助的开发事业能否成功的关键。但世行一再对批评其项目的人士遭到恐吓或骚扰的事件束手旁观,恐将令其本身的原则沦为空谈。

杰西卡・艾凡斯/国际金融机构高级倡导员

在乌干达,乌干达土地联盟(Uganda Land Alliance)工作人员和一名记者指出,他们为了纪录并阻止与国际金融公司项目有关的强迫搬迁,遭到包括死亡在内的威胁。该国政府则要求他们向总统道歉,并收回有关强迁的报告,否则就要注销乌干达土地联盟的团体登记。

近几年来,愈来愈多国家展开广泛压制独立组织空间的行动,有时手段相当粗暴。有些国家愤怒回应民间对政府开发项目的訾议,指责抗议人士“反开发”或背叛国家利益。这种种滥权措施可能造成民众难以参与开发决策,无法公开反对可能损害生计或侵犯权利的开发计划,而且不能批评开发计划的无效、伤害或错误。

世界银行集团通常与受资助国政府维持高层管道,可以施压要求它们容忍歧见,接受并重视对开发项目的批评,而非镇压异议。但人权观察发现,世行集团一再避免与伙伴国政府进行有难度的对话。甚至当受影响社区设法利用世行本身的机制进行投诉时,世行也未能提出强烈主张。某国政府逮捕了一名受雇于世行内部投诉机制,负责调查某一重大开发项目遭社区投诉的通译人员,世行却没有表达强硬立场,该员现在仍被监禁。

世界银行集团应当针对与其合作的国家和公司制定明确规范,禁止侵犯批评者的权利。人权观察已将研究结果告知世界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并询问它们如何防范和应对报复行为。但世行迄未给予答覆,仅强调该行“不是人权法庭”。

世界银行与国际金融公司的内部投诉机制──前者为独立监察小组(the Inspection Panel),后者为合规顾问/巡查官(the Compliance Advisor Ombudsman,简称CAO)──也都知道批评者很可能遭到报复,但两者都没有建立系统性的办法监测报复风险或加以解决。收到人权观察报告之后,监察小组对外宣布着手研议其应对投诉报复案件的指导方针,CAO则承诺会考虑人权观察的建议。

柬埔寨万谷湖(Boeung Kak Lake)社区居民于2012年12月维权人士佑姆・波帕(Yorm Bopha)受审翌日在警方路障前示威。她显然因为抗议世界银行贷款项目导致强迫搬迁而被控莫须有罪名。

 

© 2012 John Vink/马格兰图片

“独立监察小组与合规顾问/巡查官对于阻止报复行为、改进投诉机制的积极态度,是非常好的迹象,”艾凡斯说。“世行管理层应当追随其投诉机制的脚步,正视批评者遭报复的问题。”

在许多国家,报复只是政府将批评者抹黑成不爱国或“反开发”的整体策略的一部分。人权观察表示,世界银行应当常规性地驳斥这种论述,向各国政府及企业合作伙伴强调:对世行集团资助活动的批评,对于改善和解决开发项目的负面影响非常重要。同时,世行应向伙伴国政府表明,若有批评者或其他相关人士遭到报复,该行将会公开、强烈地表示反对。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和理事会应为组织定调,毫不含糊地要求全体工作人员努力防范和应对与该集团业务有关的威胁、恐吓及其他报复行为。该集团各成员国亦应确保其任命的正副理事重申其人权承诺,并在针对有关报复问题进行决策以及与集团管理层沟通时,以前述承诺为依归。

“世界银行集团没有制定判断和应对报复行为的一贯办法,”艾凡斯说。“行长金墉应当带头创造一种环境,使人人可以自由分享对世行投资的观点,尤其是批评意见,不必担心报复。”

 

部分引述内容

“倡议行动不要太强烈,否则你可能坐牢,”柬埔寨大劳县(Ta Lao commune)卡纳洞村(Khanat Tom)居民向CAO投诉后据报遭官员警告。“我很害怕,但我觉得必须继续做,因为我做的是对的。”

──柬埔寨社区居民

“世界银行至少应该派人来探访,表达他们的支持。它应该尽其所能施压柬埔寨政府把我释放,因为我是为了世行项目坐牢。”

──约姆・波帕(Yorm Bopha),因抗议15名村民被拘押而遭控莫须有罪名入狱的万谷湖居民维权人士。她坐牢超过一年。

“我觉得生活在炼狱,就像活活被烧死。但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并不恐惧。我会做我该做的事。”

──世行独立监察小组的通译人员在被捕前几天这么说,该小组甫于两星期前完成调查。该通译人员迄今无罪羁押中。

“那天夜里,我儿子反抗[承包商],他们勒住他的脖子,威胁他说:‘再多嘴我们就揍扁你...。’[公司代表]每天都来威胁我们搬家,否则就要打我们...。我很害怕。我一个人住...。我很担心自己的安全。”

──拉达(Radha),印度北部社区居民,拒绝为世界银行资助的水电项目接受搬迁安置

“[公司]职员威胁要杀了我们。我们生活在恐惧中...。我们请求你们立刻中止对这个项目的贷款,救救我们。”

──印度北部受世界银行贷款项目影响的基层社区居民致函世行印度国家主任,2015年1月7日

“我们仍然被贴著标签。我们不能再像以前表达强硬立场。我们对自己的言论非常小心。我们现在避免在开会时提出争议话题。我们做事的方法受到了影响。”

──乌干达土地联盟(Uganda Land Alliance)工作人员,该独立组织针对国际金融公司贷款项目发布研究和批评之后,它的雇员遭到威胁和骚扰,并且可能被取消注册。

“凡是阻挠产业项目就是敌人,我不希望看到这种人。我要向他们宣战。”

──乌干达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在世界银行贷款的布加盖里(Bujagali)水坝项目破土动工两天后说。人权观察发现,该国批评人士被妖魔化为“反开发分子”而遭到报复。

“我没听说世界银行为保护我们安全做了什么。”

──雅・索帕(Ngat Sophat),柬埔寨万谷湖社区居民

“言论自由是透明和问责的基石。在世界银行项目实施的地方,必须保障公民的发言权...。世界银行应该加强保护反对该项目民众的安全。只有我们能帮助人民发声。我没看到他们[指世界银行]做了什么[保护批评该项目人士免于报复]...。由此可见,他们并不认为言论自由是他们应关注的议题。”

──杰佛瑞・伍库里拉・塞巴加拉(Geoffrey Wokulira Ssebaggala),报导国际金融公司贷款项目导致强迫搬迁问题的乌干达维权人士兼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