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4日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曾说朝鲜是“全世界人权状况最糟糕──但最不为外界了解和报导──的国家之一。”申东赫(Shin Dong-hyuk)是已知唯一出生在称为“管理所”(kwan-li-so)的朝鲜政治犯监狱,且逃出来的人。在狱中,他被迫做苦工,常连续几天挨饿。管理员对他施酷刑,把他倒吊起来,用烧红的煤炭灼伤他。14岁时,他亲眼看着母亲被绞死、哥哥被枪决。

对申东赫和仍在朝鲜劳改营中忍受奴役的20万人而言,正义之路虽然漫长,但我们又走近了一步。今年3月,在人权观察和其他组织持续施压一年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同意组成一支调查团,到朝鲜实地调查危害人类罪的情形。

调查团7月开始工作,对管理所和其他类型劳改营中的侵权问题进行调查,并检视关于朝鲜政府涉及法外处决、刑求、强暴和绑架外籍人士等严重指控。

此次调查结果将编成一份完整周延的联合国正式报告,有助于联合国加强向朝鲜施压,包括可能以危害人类罪提出控诉,若经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议决,将可提交国际刑事法院审理。

该调查团的组成,对遭到朝鲜政府监禁、刑求的人们来说,有如希望的曙光。人权观察将在调查团工作期间与之紧密合作,并提供建议,俾将应负责任者绳之以法。

数十年来,朝鲜以我行我素筑起的高墙,掩饰其广泛、骇人的人权侵害。它一再公然否认管理所的存在;它总是拒绝承认联合国的人权决议,从不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指派的特别报告员合作。

此次调查团的组成也证明了,当人权观察针对封闭国家发表研究报告,技巧地突破政府限制发掘出真相,可以造成怎样的影响。我们访问逃离朝鲜的人士,包括前劳改营囚犯和前国家安全官员。我们访问过金惠淑(Hye Sook Kim),她从管理所获释后逃出国外;以及申东赫,他在《逃出14号劳改营》(Escape from Camp 14)一书中分享了他的人生经历,并且拍成纪录片《14号劳改营:全面控制区域》(Camp 14: Total Control Zone)。

靠着这些证言,我们争取到日本政界领袖的支持,日本于是和欧盟共同向联合国提出成立调查团的动议。我们继而向美国和澳洲提供我们的研究报告,确保该动议得到足够的同意票数。最终,动议获得人权理事会一致通过。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曾说朝鲜是“全世界人权状况最糟糕──但最不为外界了解和报导──的国家之一。”人权观察希望联合国的调查能迫使朝鲜全面停止迫害人权,若平壤拒绝合作,则应促使犯罪者接受国际问责。同时,人权观察将持续与逃到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朝鲜人民合作,纪录他们的故事,收集政府罪行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