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领到工资支票的餐厅雇员牵着孩子回家,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区,2020年3月19日。该餐饮业者因疫情关闭四家店面,辞退650到850名员工。

© 2020 AP Photo/Mark Lennihan

(纽约)- 人权观察今天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爆发,凸显经济不平等和脆弱的社会安全网导致弱势人群被迫承受这场危机的经济冲击。美国决策者在紧急应对日益严峻的流行病挑战时,必须考虑根本的不平等问题。

尽管病毒感染不分贫富,但由于收入和种族的长期隔离,经济流动性的下降以及医疗费用的高昂,穷人将受到最大的冲击。低收入社区更容易感染病毒,死亡率更高,并将遭受经济损失。在经济危机时期,这些弱点在种族、性别和移民地位的弱势群体当中将更为显著

“美国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措施,不能让民众被迫在失去工资和危及本人与家属健康之间作选择,”人权观察贫穷与不平等问题高级研究员莲娜・辛梅特(Lena Simet)说。“政府应将刺激经济的一揽子措施指向最早承受最严重冲击的低收入社区,确保人人享有适足生活水平。”

包括零售、酒店服务、幼儿托育和零工经济之类的低收入工作均无法远距上班,而且在美国大多不提供带薪病假或医保。相关研究显示,低收入与糖尿病、心脏病等慢性病高发有关,后者又可能提高新冠肺炎染患率。美国现有的4,060万贫穷人口都没有可供调节收入不足的储蓄,连囤积食物都可能造成无法克服的财务负担。

在美国,经济不平等与收入和财富的种族差异密切相关。黑人和拉丁裔的收入和财富较少,贫穷问题也最严重。约有百分之21的黑人和百分之18的西班牙裔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白人则只有百分之8。白人中等家庭的财富(以家庭资产总额减去债务总额)是黑人中等家庭的41倍、拉丁裔中等家庭的22倍。在以往历次经济衰退中,黑人和拉丁裔家庭都受到不成比例的影响,部分原因是他们能够依靠的财富较少。

由于缺乏足夠资源准备和防范新冠病毒,穷人感染及传播这种病毒的机会更高。依据国际人权法,政府有义务保障人民获得适足生活水平的权利,包括确保适足的食物和营养、可达到的最高标准健康以及社会安全。

美国参众两院已经通过《家庭优先新冠病毒应对法》,目的即在解决新冠病毒效应,为生计受影响的家庭和劳工提供安全网。人权观察的疑虑在于该法仅保障百分之20的私营部门劳工,因为员工逾500人的企业可以豁免,员工少于50人的也可以申请豁免。许多连锁餐厅、超市和零售业的劳工都落在这两个类别,他们的工资通常都比较低,因此仍然缺乏保障。

美国政府也在研议大幅减免薪资税,向航空、酒店和石油业者提供纾困。这类措施所费不赀,对大多数劳动者缺乏或毫无直接助益。据租税和经济政策研究所估计,取消薪资税的受惠者多属最富有的百分之20纳税人,至于最贫穷的百分之20能够因此改善生计的机会则微乎其微。

再者,薪资税减免无法帮助无收入民众,包括因为新冠疫情被解雇或减少工时的人。非正规和非正式部门的劳工,例如摊贩、看护或建筑工人,也不在受益范围。就算部分劳工可能因减税受惠,但因为薪资较低也拿不到多少钱,根本不足以保障他们不致拖欠房租或贷款。

美国政府的最新方案是在4月底前直接发支票给在美定居或合法受雇者,但年所得超过1百万美元者除外。直接发放现金的目的,是在社会隔离措施导致经济活动收缩下,为失业或工时缩减的劳工提供立即援助。

人权观察表示,立即收入援助虽然重要,但仍然需要长期和针对性的援助方案。危机若持续数月以上,一次性收入援助将不足以帮助面临房贷止赎或住房查封的家庭。远距工作者对直接支票的需求,远不如被解雇又未达失业救济资格的劳工。支票也发不到美国的800万非正规劳工,他们大多在餐馆、酒店和农场从事低薪工作。

政府应当研拟一种能够支持所有低收入劳工和丧失工资者的应变方案。直接发钱应该搭配保障措施,使人民在失业、生病或因其他不可抗力而失去生计时,能够领到育儿津贴以及身心障碍与社会安全津贴。

“美国政府目前端出的各项政策,尚未充分考虑既有的社经不平等,”辛梅特说。“政府应当强化安全网,保护数百万因为工作条件和工资损失可能无力支付基本生活费用的人民。一揽子刺激方案必须正视处理这些问题,否则将无法保护最弱势群体,而这对美国每一个人都不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