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族警察小队行经艾提尕尔清真寺,新疆喀什。

© 2017 Ng Han Guan/美联社图片

大规模任意拘押、强迫政治灌输、限制迁徙、侵入性监控和宗教压迫──今天发生在新疆的人权侵犯,已经达到中国数十年所未见的范围和规模。

新疆1,300万突厥裔穆斯林人口之中,将近100万人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就被任意拘押,遭到虐待、甚至酷刑。无数家庭被拆散,父母被迫与年幼子女分开。他们被关进戒备森严的集中营数周至数月,强迫学习说汉语、唱红歌,宣誓効忠中华人民共和国。据英国《卫报》报导,超过12名澳大利亚居民被关在集中营。

集中营之外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也被剥夺最基本的人权,包括隐私、迁徙自由和出国权利。连年仅2岁的澳大利亚籍儿童鲁菲(Lutfy)也被困在新疆。鲁菲出生至今还没见过他住在悉尼的爸爸萨达姆(Sadam)。

当局动用强大监控技术追踪新疆居民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从中挑出可疑人员并加以进一步审查。人权观察最近对一款警察监控应用程序(APP)进行逆向工程研究,发现该APP从新疆突厥裔穆斯林的日常合法行为中收集大量信息──进而对居民进行调查甚至惩罚。这款APP的开发商隶属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CETC),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国有军事承包商之一。

这种APP只是各式各样侵权监控技术的一环,包括强迫性和侵入性收集新疆男女老幼的生物识别数据,以及使用基于人工智能的人脸和语音识别技术来监控人民。最近更惊讶发现,澳大利亚竟有两所大学似乎与参与构建新疆镇压器材的公司和研究人员互有合作。

中国政府要么否认发生任何侵权行为,要么试图以国家反恐战略为其行为辩护。“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从2014年就在新疆展开。但在2016年底陈全国从西藏自治区调任新疆党委书记之后,镇压力度急剧上升。

尽管影响深远,中国却没有因为在新疆的侵权行动付出太多政治代价。中国的全球影响力和经济实力使它在很大程度上不必在乎其他政府的批评。但这种情势已开始转变。

7月10日,澳大利亚和其他21个国家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HRC)针对中国发表了前所未有的联合声明,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遭大规模任意拘留、普遍监控和其他侵权行为的报道表示关切,并敦促中国允许联合国和独立国际观察员“有意义地进入新疆”,同时要求人权高专定期向人权理事会报告当地情势。

但还需要更多实际行动。联合国的联合声明虽跨出重要一步,但曾经公开抨击缅甸虐待罗兴亚穆斯林的伊斯兰合作组织,其57个成员国竟无一参与这份声明。中国又发动另一份可耻的相对声明,许多侵犯人权的恶棍国家如朝鲜和沙特阿拉伯都加入连署。

下一步应由已表态关切的国家向外争取更广泛的支持。澳大利亚应与区域内各国如印尼、马来西亚合作,在联合国采取后续行动。对新疆局势进行独立的国际监测并向人权理事会报告至关重要。

澳大利亚和其他有关国家也应对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和其他与“严打”侵权行为有关的高级官员实施针对性制裁,包括禁发签证、冻结资产。澳大利亚政府应提出严正要求,立即释放在新疆被任意拘留的所有澳大利亚公民或其亲属。

澳大利亚政府应与国内维吾尔人社区紧密合作,协助他们与非公民家属团聚,并且监测和惩罚中国在澳大利亚对维吾尔人社区的威胁、骚扰和监控。澳大利亚各大学必须建立有效防卫措施,确保与中国企业或机构的合作不致助长中国的侵权作为。

澳大利亚媒体已经披露,当堪培拉参与在人权理事会大声疾呼的同时,却有澳大利亚人士参与中国镇压行动。澳大利亚应当站在捍卫人权的正确一方,与其他国家一起要求追究新疆严重侵权行为的责任──而且必须贯彻始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