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

中国著名人权活动家黄琦上週以莫须有的“洩露国家秘密”罪名在四川某法院出庭受审,但审理过程直到结束後许久仍不为外界所知。何以如此?因为受黄琦委任的两位律师,一位在庭审前几天被吊销律师执业證,另一位虽进入法庭但被当局威胁不得谈论案情。

在中国,刑案被告人直到定罪後才能会见家属,因此,维权人士被捕後只能透过委任律师与家属保持联繫。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羁押期间写下动人心弦的〈我没有敌人〉一文,就是靠他的律师才得面世。人权律师谢阳在羁押期间遭受残酷刑求,也是因为他的律师利用会见时做成钜细靡遗的笔录,才被世人得知。

中国当局大约十年前开始将吊销执业證变成对付人权律师的武器。2017年8月,即全国逾300名律师遭公安抓捕的“709事件”过後两年,这种做法再度变本加厉。现在,律师只要代理维权人士案件或报导案情,就可能被吊證。以黄琦案为例,家属起初委任的隋牧青律师於2018年2月被吊證,刘正清律师接手该案不到一年也被吊證。

各地司法局一面阻止敢言的律师接案,一面威胁或指示律师协助对被告家属隐瞒重要资讯,例如被告的身心健康状况,甚至开庭日期。人权律师李和平受审时,官方为他指派的律师不但没将开庭日期告知家属,自己也没出庭辩护。

近日,中国政府一再强调尊重法治,以反驳外界批评它为政治目的拘捕两名加拿大公民。如果中国领导人真想取信於世人,大可从恢复人权律师的执业资格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