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hinese national flag sways in front of Google China's headquarters in Beijing on January 14, 2010.

© 2010 Reuters

谷歌重返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的计划遭到舆论抵制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明天出席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时必将如坐针氊

70多个人权团体和倡导者今天发布联名信,对谷歌在中国的拓展计划提出严厉质疑。

根据媒体报导,代号“蜻蜓计划”(Project Dragonfly)的这个中国专用搜索应用程序的功能包括:审查特定词汇,例如“人权”、“学生抗议”等等;追踪和存储用户的位置和搜索历史纪录;以及为中国合资伙伴提供前述数据的“单方存取权”。该应用程序将在一个缺乏有效隐私保障与司法独立的国家运作,那里经常将和平异见视同威胁国家安全,而且以法律要求科技业者配合监控。

到目前为止,谷歌都说蜻蜓计划只是“探索性质”,不愿具体回应来自人权团体国会该公司员工质疑

国会不该对此事善罢甘休。我们期待委员会提出下列问题,以便就谷歌中国策略向皮查伊施压:

  1. 谷歌2010年因为人权问题公开撤出中国搜索引擎市场,如今情况只见恶化。2010年以后发生什么改变,导致谷歌认为重回中国会有较好结果?
  2. 谷歌做为全球网络倡议(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的一员,应当遵守保护言论自由和隐私的人权原则。谷歌本身的行为准则也规定该公司“致力于促进本公司全球用户的隐私和言论自由”。谷歌将如何确保蜻蜓计划或任何其他中国业务符合前述原则?
  3. 谷歌《人工智慧原则》规定,该公司“不会设计或者将AI应用于...违背国际可接受的...人权...原则的技术”。即使蜻蜓计划只是“探索性质”,但为配合中国审查与政府监控而设计特殊应用程序,如何符合前述承诺?
  4. 谷歌目前在中国供应的两款手机应用程序──谷歌翻译和文件极客──都有能力获取极度敏感的用户数据。谷歌从中国用户收集哪些信息,存储在哪里,如何应对中国政府索取个人数据的要求?
  5. 许多谷歌员工曾在公开或私下带头对谷歌人权政策提出警告,皮查伊能否保证不对这些员工进行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