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特迪瓦总统瓦塔拉在联合国大会第72届会议发表演说,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2017年9月20日。

© 路透社/Eduardo Munoz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上月就叙利亚问题的表决再次证明,中国利用日益增强的影响力限制联合国发挥保障人权的作用,科特迪瓦是此次帮凶。

3月19日,由于三个非洲成员国──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亚和赤道几内亚──弃权,中俄两国成功阻止安理会对叙利亚人权灾难进行正式简报。

联合国首席人权官员扎伊德(Zeid Ra’ad al-Hussein)原本将在简报中强调平民遭受的苦难,例如大马士革东古塔区(Eastern Ghouta)遭叙-俄联军围困并频施无区别轰炸

扎伊德最后只能在安理会议场外的另一间会议室作非正式简报,但叙利亚人权情势不获正式讨论所凸显的是安理会对人类苦难无动于衷。

不过,科特迪瓦似乎已对当初的决定感到后悔。4月8日,该国联同其他八个安理会成员国,请求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4月7日叙利亚杜马(Douma)镇遭化武攻击事件。

中国日益处心积虑收窄人权议题在联合国的讨论空间,不论在安理会或在专责人权的机构如人权理事会

尽管如此,科特迪瓦在3月19日选择弃权仍令人意外。该国总统瓦塔拉(Alassane Ouattara)领导的政府不是没有人权问题,但它曾在国际刑事法院遭其他非洲国家领导人围攻时给予力挺,对国际人权有促进之功。

今年1月加入安理会后,该国也曾支持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平转移政权,促使宪法两任期限已于2016年12月届满的卡比拉(Joseph Kabila)总统下台。

瓦塔拉本人曾在2016年10月表示,“联合国安理会必须发挥表率作用,勇于做出决定,拯救人民和国家免于冲突和战争所带来的苦难。”

科特迪瓦深知安理会行动有助在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仅仅七年前,该国才结束长达十年的血腥政治暴力,在2010-11年的选后危机中,前总统巴博(Laurent Gbagbo)曾拒绝将政权移交2010年总统大选当选人瓦塔拉。

联合国维和任务团于2002-03年武装冲突后首度进驻科特迪瓦,其保护平民的功过参半。但2011年3月安理会决议授权维和部队以亲巴博武力用于攻击平民的重武器为打击目标,促使2010-11危机提早结束,成为联合国为重大人权侵犯采取坚实行动的罕见先例。该决议之前,在扎伊德之前担任联合国人权高专的皮莱(Navi Pillay)曾对科特迪瓦平民受难作出有力证言

那么,为何这次科特迪瓦却不愿听取扎伊德报告叙利亚人民的苦难呢?

据美、英、法等邀请扎伊德前往纽约的安理会成员国表示,科特迪瓦起初承诺支持听证。但据数名知情外交人员指出,中国的高规格强势介入,终使科特迪瓦改变心意。中国在科特迪瓦基础建设项目有大量投资

在馀下的安理会任期中,科特迪瓦还有亡羊补牢的机会。

往后,科特迪瓦不仅可以参与表决──不分叙利亚或其他地区 ──有关人权与平民保护的议题,而且可以在程序问题上扮演关键一票,因为安理会的程序动议和一般动议不同,不适用五常理一票否决制。这种表决虽然少见但十分重要,有助安理会关注其他人权侵犯,例如朝鲜的人道主义危机,而中国必然极力阻挠对朝鲜的国际审查。

像瓦塔拉这样自诩为全球人权保障制度支持者,且曾亲眼见证联合国行动拯救生灵的非洲领导人,不该在强权面前失去对价值的坚持。下次安理会成员国被要求支援人权侵犯受害者时,科特迪瓦应该抢先出列。

茂丝色冈(Mausi Segun)现任人权观察非洲区主任。她的推特:@MausiSeg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