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ma: Methodical Massacre at Rohingya Village

The Burmese army carried out systematic killings and rape of several hundred Rohingya Muslims in Tula Toli village in Rakhine State on August 30, 2017.

(仰光)-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缅甸政府军于2017年8月30日在若开邦土拉托里(Tula Toli)村杀害、强奸数百名罗兴亚穆斯林。这场屠杀是军方族群清洗行动的一部分,该行动自8月下旬至今已迫使逾64.5万名罗兴亚人逃往邻国孟加拉。

这份30页的报告,《河畔屠杀:缅甸军队在土拉托里村的危害人类犯罪》,详述安全部队攻击数千名土拉托里村(官方名称敏盖伊村,Min Gyi)居民的情形。据人权观察记录,安全部队沿着河边围捕罗兴亚村民,然后陆续杀害和强奸男女老幼,并纵火将村子焚毁。

“缅甸军方在土拉托里村的暴行不仅残忍,而且是系统性的,” 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士兵以冷酷无情的效率残杀、强奸数百名罗兴亚人,必然经过事前计划。”

为完成该报告,人权观察访谈了18名幸存的土拉托里村罗兴亚居民,并对缅甸军方针对罗兴亚村庄的军事行动做过广泛调查,包括自9月以来访问逾200名罗兴亚难民。

前述军事行动开始于8月25日若开罗兴亚解救军(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袭击安全部队之后。8月30日早晨,数百名未着制服的缅甸士兵和武装的若开族村民抵达三面环河的土拉托里村,该村罗兴亚族居民,以及连续数日为躲避攻击而逃进该村的邻近地区居民,纷纷逃往宽濶的河滨。多位村民向人权观察表示,当地若开族主席叫他们到河滩上集合,并且表示他们的安全无虞。

安全部队随即包围河滨地区,向聚集人群和试图逃跑者开火。他们将男女村民分开,把女人和小孩赶到浅水中加以看管,然后有系统地将男人射杀或用刀捅死。24岁、亲眼目睹丈夫和公公遇害的萧菲卡(Shawfika)表示,这场河滩上的屠杀持续数小时:

他们不断把男人抓来,压他们跪在地上,杀掉他们,然后把尸首堆在一起。一开始是用枪射杀,若没死再补上开山刀。...光是搬运尸体,就花了他们一个半小时。

到下午时,河边上已有数百人被杀。士兵和若开族村民合力把尸体埋进沙滩上挖出的深坑,显然是为了湮灭杀人罪证。

据幸存者描述,孩子们从母亲身边被拉出去杀掉──被扔进火堆或河中,或当场被打死、砍死。20岁的哈辛娜・贝贡(Hassina Begum)想把1岁女儿素海发(Sohaifa)藏在头巾下,但被一名士兵发觉。“他把我女儿从我怀里拉走,活活丢进火堆,”她说。“我能怎么做?...他手上拿着刀,肩上还扛着枪。”

士兵把女人和小孩分成小群,分别带到附近民房,对许多人实施强暴和性侵,然后刺死或打死他们。人权观察访谈的九名妇女和女孩说,她们遭到强奸或性侵,并且看到其他人也被强奸。事后,士兵将房门反锁并纵火,把妇女和少女留在里面,导致她们大部分昏厥或被烧死。萧菲卡谈到自己如何逃出着火的房屋:

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滩污血中。我试着叫醒其他人,但她们一动不动。然后我便撞破[竹制]墙壁逃出来。...全区所有房屋都着火了。我听到其他屋里有女人尖叫。他们没法逃出火场。

萧菲卡,和其他多名受访女性一样,是被士兵押进这间房屋的八名妇孺中唯一生还者。由目击者陈述可见,押进房内先奸后杀,是一种重复发生的模式。

人权观察所做的卫星影像分析,证实土拉托里和它旁边的杜奥托里(Dual Toli)两座罗兴亚人村落──共计746栋民房──均遭火灾彻底焚毁,但邻近的非罗兴亚人村落则完好如初。攻击前住在土拉托里村的罗兴亚人约有4,300人。

缅甸军方和政府一再否认安全部队涉及侵权。11月13日,缅军调查小组发布报告,声称安全部队在若开邦行动中并未犯下任何暴行,而且“没有无辜民众死亡”。

然而,土拉托里村幸存者的陈述足以支持不同结论,即缅甸军方自8月25日开始对罗兴亚人实施的暴行,包括谋杀、强奸、迫害和强迫出境,实已构成危害人类罪。该报告根据土拉托里村幸存者(多为全家唯一生还)的记忆,列出该村惨遭集体杀害的众多家户名单,其中有120多个名字属于死难者。无国界医师(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12月12日发布的报告指出,根据在孟加拉难民营完成的死亡率调查,自8月下旬军事行动开始后的一个月之中,至少有6,700名罗兴亚人因暴力身亡。

缅甸政府应立即停止族群清洗行动,并紧急提供无碍通道,让人道援助团体和联合国实况调查团抵达当地。联合国安理会和相关各国政府应对缅甸军方领导人和重要军方企业实施针对性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金融账户,以及对缅甸的全面军事禁运。

“联合国和各国政府必须确保如此重大暴行的加害者受到究责,” 亚当斯说。“谴责不足以为土拉托里村受难者带来正义。国际一致的行动是当务之急。”

缅甸若开邦土拉托里村屠杀幸存者。

© 2017 Anastasia Taylor-Lind为人权观察摄影

报告证言摘录

士兵把男人和女人、小孩分开。他们把女人、小孩放在河岸边,男人则放在河滩别处。有些男人坐下,有些则害怕想跑。他们全被屠杀,被铲子打死,或被军队射杀,用利器刺死。...他们挖了一个大坑洞,后来也用河滩上的自然坑洞,把尸体丢进去,再洒汽油烧掉。我亲眼看见他们拖动尸体。
──瑞菊玛・卡都翁(Rajuma Khatoum),35岁

这间房子别无其他生还者。他们都被烧死在房里。

7到10名士兵把我们带进室内一个房间,我听到别的房间传来女人和少女的哭叫声。他们先拉走我的儿子,把他往地上扔。他没有立刻断气,我被迫眼睁睁看着他们把他杀掉。另外两位女士的孩子也这样被杀。几分钟后,他们搬走孩子们的尸体,丢进门外的火堆里。

然后,士兵强奸我们三个女人。我躺在地上[被强奸]一个小时。共有四、五个士兵。...把我们打得半死不活以后,他们又放火烧房子。我发现竹墙一角有个小洞,于是用脚把洞踢大一点,才能活着爬出房子。这间房子别无其他生还者。他们都被烧死在房里。
──哈辛娜・贝贡(Hassina Begum),20岁

大约10个士兵把我们带走[到一间房屋]。...只要发现有小孩还活着,他们立刻开枪或徒手打死。我们刚进去时,甚至挤不进房间,因为里面已经堆了尸体,好多好多。

有一名士兵用粗木棍打我的头,打得我几乎昏过去。然后他们开始打孩子们。他们脱光我们的衣服,搜括值钱物品。我当时意识模糊,但我记得他们殴打我年仅10岁的小姑,用木棍挥击她的头部。她的脸颊红肿起来,痛得大声喊叫。后来,她开始大力喘息,再过一阵子,呼吸声就消失了。她就这样死掉了。

我清醒时,房子已经着火。我看到另一个女生身上也已着火。她想站起来,但又倒下。房顶不断有燃烧的东西掉下来。于是我站起身,跨过其他人的尸体,用脚踢开[竹]墙跑出来。那个女生就被烧死在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逃出来,没有别人活着离开那间房子。
──“法蒂玛”(Fatima),15岁

我想回头找孩子们的尸体,但他们都已着火。

我的四个孩子都跟着我。我抱着他们。他们先把我的婴儿砸死,然后杀了我两个儿子,先用木棍打,再用刀砍。...我昏过去,醒来时房子已陷入火海。火舌烧到我的腿和身体,我才惊醒。我打破墙壁,看到女儿已在外面。我想回头找孩子们的尸体,但他们都已着火,我们只好离开。
──蒙塔兹・贝贡(Mumtaz Begum),3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