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近释出的39份美国驻雅加达大使馆解密档案之一,显示美国政府知悉印尼1965-66年发生的大规模杀戮事件。2017年10月17日公开。

 

© 2017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资料库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由新近释出有关印尼1965-66年大规模杀戮事件的美国政府文档可见,美国和印尼政府有必要全面开放所有相关机密资料。这些机密文档对于纪录屠杀真相和法办相关罪行至关重要。

2017年10月17日,推动政府信息透明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国家安全档案资料库(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公布39份美国驻雅加达大使馆档案文件,显示美国外交人员充分了解1965-66年屠杀的规模与残暴性。该批文件揭露美国外交官及其国务院同僚保存了数万份记录,说明印尼军方、民防团体和穆斯林民兵大肆残杀被疑为印尼共产党员人士,以及华人、工会份子、教师、维权人士和艺术家。

 “这批最新发布的文档证明,美国官员对印尼1965-66年的屠杀事件了若指掌,”亚洲区副主任林海(Phelim Kine)说。“如今,美国政府有必要释出其馀文档,不仅是为这宗20世纪最重大暴行之一留下历史记录,也是为受害者伸张正义跨出迟来的一步。”

“如今,美国政府有必要释出其馀文档,不仅是为这宗20世纪最重大暴行之一留下历史记录,也是为受害者伸张正义跨出迟来的一步。”

林海

亚洲区副主任

这39份文件,经过美国国家档案和记录管理局(NARA)国家解密中心(National Declassification Center)处理,夹杂在1965到1968年间近3万页的大使馆文书中一并获得解密。其内容包括国务院信函、电报、状况汇报,以及美国驻印尼各领事馆与驻雅加达大使馆之间的保密通讯。但中央情报局(CIA)文件仍然保密,不在这批文档之中。

印尼民防团体和好战伊斯兰人士最近积极鼓动“反共”情绪,反制追究大屠杀责任的呼声。这些团体的成员刚在9月于雅加达发起一场暴力的“反共”示威活动;印尼军方也发动宣传攻势重申官方说法,即当年屠杀是为镇压共产党军事政变的正当反应。

1965年10月起,印尼军方官员在苏哈托上将领导下,指挥屠杀大批共产党员,并放任部队士兵和各地民兵对他们怀疑是共产党的人士格杀勿论。接下来到1966年的六个月内,至少50万人被杀害(总数可能高达1百万人)。

屠杀后52年来,印尼政府一贯肯定当年杀人是为抵制印共的必要防卫措施。政府说法是,共产党员企图在1965年9月30日发动政变,刺杀六名陆军将领,以便将印尼转变为共产国家。2012年10月,针对国家人权委员会(Komnas HAM)认定1965-66年事件构成“重大人权侵犯”的结论,时任政治、司法与安全统筹部长的迪佐科(Djoko Suyanto)仍坚持杀人是为正当目的。这场屠杀过去数十年来都是印尼的禁忌话题,但主要因为2012年发表的两部记录片《杀戮演绎》(The Act of Killing)和《沉默之像》(The Look of Silence),近年公开讨论已逐渐增加。

2014年12月10日,美国参议员汤姆・尤德尔(Tom Udall)提出一项“参议院表态决议案”,谴责印尼1965-66年的暴行,呼吁美国有关当局解密国内保存的相关文件。这项参院决议案凸显相关罪行加害者至今仍有罪免责,并呼吁印尼领导人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处理危害人类罪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该议案呼吁所有相关美国政府机构“清查、识别、编目、做出解密建议,并开放大众查阅所有关于1965-66年大规模杀戮的机密记录和文档,包括但不限于有关1964年1月1日到1966年3月30日印尼秘密军事行动的记录和文档”,并加速前述档案的公开释出。此次释出的大约3万页美国大使馆文档只是这个过程的第一步。

 “美国政府可以帮助印尼政府让1965-66年大屠杀的真相重见天日,”林海说。“对这些十恶不赦犯罪的有效究责──包括美国政府在其中的作用──前提是全面开放和解密所有相关的官方信息。”

39份美国驻雅加达大使馆解密文档内容摘录:

 “我们持续收到印共在东爪哇多个区域遭安梭尔(Ansor,穆斯林民兵组织)屠杀的报告。击杀印共的行动持续在泗水周边村落发生,从泗水被释出的伤员拒绝返回家园。据东爪哇铁路主管表示,有5个车站因为部分工人遭谋杀、其他工人不敢上班而关闭。”(美国驻泗水领事馆发给美国驻雅加达大使馆电报,1965年11月26日)

 “目前,不论在首都雅加达或其他各省份,镇压印共的行动仍在持续,最大问题是监狱人满为患、狱中粮食短缺。许多省份显然以处决印共囚犯、或逮捕前就地格杀的方式,成功解决问题。”(美国驻雅加达大使馆政治参事发往华盛顿特区,标示为“秘密”的电报,1965年11月30日)

 “穆罕马迪亚(Muhammadiah,印尼历史最久的穆斯林群众组织)线人回报,穆罕马迪亚属下各清真寺阿訇均向教区信徒传达,凡志愿加入印共者应予格杀。‘志愿的’印共成员被列为最劣等的外教人,杀掉他们和杀鸡无异。这显然是发给穆罕马迪亚派穆斯林的空白杀人执照。改革派穆罕马迪亚组织的政策和保守派NU组织(Nahdlatul Ulama,伊斯兰教士联合会)发布的‘最高释义’(Final Interpretation)大同小异,足见穆斯林对处置印共成员的意见基本一致。”(美国驻棉兰领事馆发给美国驻雅加达大使馆,标示为“机密”的电报,1965年12月6日)

​“[反共暴力]迄今导致约10万印共死亡。据峇里岛可靠线人向本大使馆回报,该岛印共死亡人数现已达1万人,包括地下党员省长苏德迪亚(Sutedja)的父母,甚至其远亲。”(美国驻雅加达大使馆政治参事发往华盛顿特区,标示为“秘密”的电报,1965年1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