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2015年8月18日,初等教育部发布新闻稿回应人权观察报告。看我们的回应请点击此处

 

(约翰内斯堡,2015年8月18日)-人权观察今天和南非人权委员会共同发布报告指出,南非估计五十万身心障碍儿童被教育体系排斥在外。

这份94页的报告,《“串谋排斥”:南非未保障身心障碍儿童获全纳教育》,发现南非身心障碍儿童在注册入学时普遍受到歧视,以致该国众多儿童和青少年的受教育权未获保障。人权观察对南非全国九省中的五省进行调研,显示身心障碍儿童常常在幼龄时就被政府官员按障碍类别区分,使他们因生理上和态度上的歧视而求学受阻。
 

约翰内斯堡橘园镇(Orange Farm)新约日托中心里的两个孩子。该中心由一群家长创办、经营,专门照料无法就读该镇普通学校的身心障碍儿童。

© 2015 Diane McCarthy/人权观察

“南非政府必须承认它没有做到让全国儿童都获得优质教育──事实上,许多身心障碍儿童根本无法上学,”撰写该报告的人权观察儿童权利研究员艾琳・马汀尼兹(Elin Martínez)说。“唯有教育体系对所有儿童一视同仁,政府才算尽到责任。”

南非政府宣称已达成联合国千禧年发展目标,在2015年之前让全国儿童接受初等教育,但人权观察发现,实际上南非全国各地仍有许多身心障碍儿童没有上学。

“南非政府必须承认它没有做到让全国儿童都获得优质教育──事实上,许多身心障碍儿童根本无法上学。唯有教育体系对所有儿童一视同仁,政府才算尽到责任。”

艾琳・马汀尼兹

人权观察儿童权利研究员

2007年,南非曾是率先批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的国家之一。该公约要求缔约国政府推动全纳教育,确保所有儿童在同样场所平等学习同样技能,移除阻碍学习的因素,并适度支持身心障碍儿童使其不至落后。

南非政府更曾在2001年出台政策,要求国内学校不得排斥身心障碍儿童,使所有儿童能在全纳学校接受教育。但这项政策的一些关键面向迄未获得政府落实,例如,原本已很有限的身心障碍教育资源大多被用于特殊学校,不利于发展全纳教育。

南非:身心障碍儿童教育受阻 (2015)

与该国政府所负的国际和国内法律义务背道而驰的是,许多儿童只因身心障碍就被学校或医疗人员排除在普通学校门外,转介到特殊学校。在这种转介制度下,有些儿童被迫不必要地在托儿所或自己家里等候特殊学校的入学名额长达四年。

人权观察发现,由于不了解儿童的身心障碍、又没有足够的教师培训,导致许多学校教职员不知如何在教学现场与身心障碍儿童相处。有时,儿童在学校会遭到体罚和忽略。

“我们曾经尝试让他去上 [普通] 学校,但他们说学校不能接受他,因为他是身心障碍者… 他患有唐氏症,和其他小孩不同,所以他们 [说] 没办法教导他。治疗过程中,他们答应特殊学校一有空缺就会通知我们。我从去年一直等到现在,”齐妮瑟拉(Qinisela)告诉人权观察,她家住在夸祖鲁-纳塔尔省的夸恩万内斯(Kwa-Ngwanase, KwaZulu-Natal),是一名8岁唐氏症男孩的母亲。

一般而言,身心障碍儿童相对其他儿童较晚进入学校体系,而且不论就读普通学校或特殊学校,常常因为教育质量低落而辍学或无法在毕业前顺利完成基础教育。许多身心障碍者直到青少年时期都没有从学校习得生活基本技能。人权观察访问到一些身心障碍青少年,他们即将完成义务教育,却还没准备好投入就业或继续升学。若没有完成基础教育,就不能参加成人基础教育方案。

人权观察同时发现,身心障碍儿童入学以后,通常要支付其他儿童不必负担的额外费用。有些身心障碍儿童的父母就因为付不出这些费用,或因特殊学校离家较远而无力负担通勤成本,以致无法让孩子上学。

人权观察表示,南非政府应当确保所有身心障碍儿童和青少年都有平等机会求学并得到优质教育。由于政府各部门对问题严重性存在歧见,南非政府首先应当收集精确数据,确定有多少身心障碍儿童失学。

人权观察并表示,南非政府应当制定新的政策和法律,要求所有地方政府和学校确保所有身心障碍学童完成基础教育,并提供平等机会让他们就近在普通学校入学且不受暴力对待。

南非政府还应当确保在分发学校前适当地征询所有身心障碍儿童及其家属的意见。南非政府应当遵循其国际法义务,取消阻碍身心障碍儿童就学的学校规费和其他财务门坎。

 “现行制度未能一视同仁且费用高昂,将身心障碍儿童孤立于其他学童之外,”马汀尼兹说。“其结果导致南非政府违反自己的政策和法律,侵犯数十万身心障碍儿童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