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和财政部长贾克・卢(Jacob Lew)参访北京长城

© 2014 路透社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美国白宫应责成参与2014年7月9至10日美中对话的各联邦机关,提出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议题。此一做法可能有助在某些面向减轻北京当前的打压。

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The US-China 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简称S&ED)是两国政府最重要的年度例行往来之一。其共同主席是美方的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和财政部长贾克・卢(Jacob Lew),以及中方的国务委员杨洁篪和副总理汪洋。2013年的这项对话至少有十几个美国政府机关和十几个委员会出席。另外两项双边对话──战略安全对话(Strategic Security Dialogue)和民间交往协商(Consultation on People-to-People Dialogue)──也将在本周登场。

“应当向中国官员表明,北京的压迫行为可以也必将在任何可能机会被提出讨论,”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中国当局若明白他们必须为迫害行为负责──尤其是特殊的嫌疑人──可能会改变他们的政治盘算。”

自从2013年3月正式掌权以后,习近平政府的统治已造成人权显著恶化。中国政府策略性地收紧原已有限的自由,尤其是关于互联网、大众传媒、大学和独立的民间组织。数十位和平批评政府的人士,包括律师和反贪腐维权人士,被罗织罪名且未经公正审判即关进监牢。拘押期间被拒提供适当医疗者不计其数, 死于狱中的曹顺利即为其中一例。

在西藏和新疆,中央和地方政府当局不从根本解决民怨,反而推行压抑宗教、文化和语言权利的政策,导致当地紧张情势急剧升高。一份内部流出的文件警告中国共产党面临“七大危险”,包括人权、民主等“普世价值”在内。

做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美国在中国接受普遍定期审议(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时对部分前述发展做出了反应。美国也利用某些特定时机表达关切,例如“六四”屠杀25周年、特定人士遭检控和双边人权对话等等。但这些干预尚不足以反映镇压的广泛性与严重性,也未充分运用各种形式外交管道提出关切或施压解决。为促进其人权外交的成效,美国应尽可能利用双边关系中能够当面对话的机会。

“不幸地,习近平政府已充分表明对和平异见和法治抱持敌对态度,其立场在未来数年内似乎难有改变,”理查森说。“美国已认知到中国对人权的侵犯将影响两国人民的广泛利益,而此次对话提供了一个理想的平台,可让美国各种政府机关大力鞭策中国的人权纪录。”

尽管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中有关安全的部分可能将著重在南海和东北亚的紧张局势,美国外交人员与中国官员就安全议题进行交流时,仍应提出新疆的暴力和紧张情势日益升高的问题,并强调尊重基本人权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北京大力“反恐”期间。同样地,安全和情报官员亦应质疑西藏高原监控机制不断扩张,且以种种限制藏人权利的方式进行部署。

尽管经济方面的讨论可能将著重于市场准入和双边投资协定,美国仍应敦促中国修改其恶名昭彰的国家秘密保护法规,后者常被用来检控中国的和平异见人士和外商。电子通讯受到的限制和监控、媒体内容审查和对中外记者的打压日益增强,也值得那些专注经济事务的外交人员加以关注。

香港近期令人忧虑的发展,包括争取民主的和平示威主办者和参与者遭短暂拘押,也值得所有美国高阶官员表达关切。香港不仅是美国关键经济及战略利益之所在,也是公民自由在中国唯一得以行使的地区,美国应善用此次机会,谴责对和平异见的骚扰,支持政治权利在当地充分实现。

人权观察同时敦促美国,切勿将中国政府的立场与中国人民对人权的观点混为一谈。与其专注于在公开与私下论述两国政府的观点差异,美国更应强调中国广大人民与美国政府一致支持促进人权保障的共识。

“当人权侵害议题在有关投资协定或军事交流的会议上被提出,中国官员或许无法当场回应,”理查森说。“但你可确定北京必然会在事后检讨它被提出的事实,而这将迫使中国官员评估这种信誉损失的风险是否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