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7日,难民在位于朱巴的联合国难民营附近徘徊,该难民营收容了一万五千名流离失所的人。

@2014 路透社

(内罗毕,2014年1月16日)–人权观察今天称:目击者描述了南苏丹自2013年12月15日以来发生的暴力事件中,平民在政府和反对派控制的地区受到以民族为基础的攻击。南苏丹政府和反对派应立即停止对平民的暴行。

人权观察表示南苏丹领导人、非洲联盟和联合国应支持一个独立可靠的国际调查委员会,以调查自冲突爆发以来所有被指控的罪行。对于那些被认定犯下严重虐待行为并违反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法的人, 联合国还应实施旅行禁令并将资产冻结。

人权观察非洲主任丹尼尔•贝克勒称: “平民因为民族背景而遭受骇人听闻的暴行。双方都应该避免使平民卷入冲突,让救援小组到达需要帮助的人那里,并针对罪行进行可信,独立调查。”

在12月27日到2014年1月12日之间,人权观察研究团在苏丹南部就有关在朱巴和博尔发生的暴行,采访了200多名受害者和证人。研究人员记录了南苏丹武装部队成员在朱巴广泛杀戮努尔人,特别是12月15日与19日之间,包括12月16日在古德利社区屠杀200到300名男人。研究人员还记录了在该国其它地区的反对派对丁卡族平民的杀戮。

根据联合国的估计, 在过去一个月, 冲突双方在全国各地对平民进行的针对性杀害、抢劫、和对平民财产的破坏导致40万多人流离失所。冲突爆发后的许多罪行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可能构成战争罪或反人类罪。

12月15日晚上10点30分,南苏丹军队总统卫队的总部爆发冲突,而几个小时之前南苏丹主要政党,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党才刚召开会议。会议上, 总统萨瓦•基尔和前副总统瑞克•马查尔之间充满了极度紧张, 基尔是丁卡族, 马查尔是努尔族。基尔在七月解除了马查尔的副总统职务和他的整个内阁, 马查尔是苏丹人民解放运动的高级成员。马查尔在今年早些时候表示他打算竞选总统。

在12月16日和接下来的几天中,政府逮捕了11名著名的官员和苏丹人民解放运动政治局成员,指控他们参与策划政变。人权观察能够确定的资料显示: 官员们被拘留了四周, 没有正式的指控, 也无法获得法律咨询。

基尔称12月15日的暴力是马查尔和他的盟友企图政变,而现在在一个秘密地点的马查尔否认了指控。但是在接下来的数日,一些高级军官在南苏丹的关键地点反叛政府,导致琼莱州首府博尔,周边地区,本提镇,统一州的其他地方,上尼罗河州马拉卡尔等地区的冲突恶化。

马查尔和政府代表在埃塞俄比亚的城市亚的斯亚贝巴谈判,讨论停止敌对行动和其它问题,谈判由区域政府间发展机构(IGAD)主持。他们还没有同意停火。

12月24日,联合国安理会同意暂时增加对联合国驻南苏丹部队(UNMISS)的人员上限,从7千名增加到1万2500名,部队的警察从900名增加到1323名。人权观察表示,联合国应促进这些增援部队的部署, 采取其它紧急措施以提高对平民的保护,包括使联合国驻南苏丹部队的场地更安全, 那里收容了由于冲突流离失所的约6万6500位难民。在部队的工作地点和平民有需要的地方,维和人员还应加强地点自主巡逻。巡逻的地点和时间不应需要政府批准。

人权观察表示接获许多关于医疗和人道主义机构遭到抢劫的报道,还有政府禁止班机飞行到急迫需要援助的地区。南苏丹政府和反对派领导人应确保,联合国和独立人权机构能够不受阻碍地帮助那些流离失所的人和其他需要帮助和保护的平民。双方应按照国际法规定保护医疗和人道主义设施,材料和人员。那些阻碍或不配合独立人权活动的人应被追究责任。

非洲联盟于12月30日决定组建一个调查委员会。人权观察表示, 非洲联盟应利用联合国调查委员会的经验, 请求联合国立即提供人员, 支持由国际调查家和专家组成的团队, 调查自12月15日以来发生的严重犯罪行为。调查委员会应向非盟和联合国秘书长报告。此外,联合国驻南苏丹部队应该加强其人权部的调查能力,并定期且公开地报道各方对人权和人道主义法的侵犯行为。

贝克勒说:“南苏丹和国际社会应表明我们已学到历史给我们的教训,那就是:没有正义与和解,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和其造成伤痛很容易被那些不顾一切寻求权力的人滥用。”

在朱巴的杀戮和逮捕

在朱巴,2013年12月15日晚,苏丹人民解放军总统卫队成员间爆发冲突,第二天蔓延到陆军总部附近的社区,也引发了在首都至少其它两个地区的严重战争。然而,一周后在首都发生的大部分暴力是南苏丹武装部队丁卡族成员的故意袭击,警察和军队都袭击包括平民在内的努尔族男性。这是在访问了150多名受害者和证人后,人权观察得出的结论。

目击者和受害者描述了士兵和警察挨家挨户搜寻努尔男人,主要在西北朱巴的某些社区,如古德乐,漫嘎, 漫嘎腾,新站,周围地区,和在西南朱巴战斗开始地点的周边地区。许多目击者描述他们看到男性家庭成员,邻居,或其他人在场地内或附近被枪杀,或是在为寻求安全跑向其他社区或联合国基地时被杀。人权观察称在收到的大多数报道中,目击者描述了对多人的杀戮。

米娅沙巴地区一个21岁的女人描述事件经过:“士兵们向我妈妈喊叫,说如果男人们不出来,他们就会对我们所有人开枪。当他们出来的时候,就开始遭到欧打和射击。他们开枪打我兄弟的腿。我的叔叔企图逃走但掉进浅沟。他们朝他的脸开枪。”

新地点街区的一位42岁瓦工描述安全部队的杀戮:“他们揪出我的五个邻居,在街上对他们开枪。我们逃跑,士兵们喊‘停’,我们不理,他们就向我们开火。我停下来想抱起我儿子, 但他身体很重,已死了。当他们追到他身旁,又向他开枪。”

人权观察记载的最严重单个事件是在12月15日晚上和次日, 来自古德乐附近和其它临近社区的士兵和警察将数百努尔男人聚集在一起,拘留在警察使用的一栋建筑物内,地点在朱巴的古德乐 1和古德乐2社区的交接点附近。生还者们估计有200到300个男人被关在一个房间里, 里头非常拥挤炎热,12月16日那天好几个人昏倒。几位幸存者说在晚上8点左右,据称是政府军的持枪歹徒开始系统地从建筑物一侧的窗户向房间射击,杀死了几乎所有人。

一名幸存者说:“那里非常黑暗,”并补充说他活下来是因为他在大屠杀中较早被枪击中。“他们通过打开的窗户射击。当时只有火影枪声。他们打中了我的大腿内部,我摔倒了,然后尸体开始落在我身上。”

约一小时后,武装人员手持火把走进房间,又向那些还活着的人开枪,他们离开时没把门关上。至少两个幸存者在夜里逃走了。次日下午,南苏丹国家安全局的成员释放了11人,这些人被落在身上的尸体保护,一整天和尸体在一起。一些幸存者有严重的枪伤。

一个一直躲在大屠杀遗址附近的男人说:“我以为我会发疯……整整三天我脑子里都听得到尖叫声和射击声。我知道我弟弟被关在那里。”

人权观察访问了附近不同种族的居民,他们惊吓地描述了12月17日在现场看到大量尸体,还有12月18日大卡车运走尸体。

人权观察还记载了12月16日那个星期的大规模逮捕。一名曾受到拘捕的人说,他们与很多努尔人一起被进行种族筛选, 随后被拘禁通常三到七天的时间,地点在军队的建筑物或在接近朱巴市中心尼罗河附近的国家安全建筑物中。大多数人在家中被捕,或在寻找家人以及前往安全地点的路上被捕。受害者有殴打造成的伤痕, 并描述了拘留场所的拥挤,极端高温,和缺乏食物与干净的水。几乎所有被关押在朱巴的人都感染相似的皮肤病,可能是由极端高温和过度拥挤造成的。

四个单独被采访的努尔人表示遭到安全部队成员的酷刑, 部队成员想要逼供出里克•马查尔的位置。男人说安全部队抽打他们,把他们打到失去意识,或用脚将受害者的脸狠狠地踩进地上。安全部队抢掠努尔人的汽车,电话和钱,而且挨家挨户的搜查常伴有严重的抢劫行为。

许多接受访问的努尔人说,他们仍不知道他们的男性家人和朋友在哪里或者命运如何。2万5千多名努尔人由于朱巴的战斗和袭击流离失所;许多人逃往在朱巴的两个联合国基地,他们说还不敢回家。

博尔事件

人权观察不能够在博尔进行实地考察,因为当地持续的冲突,但一月初研究人员在阿伪瑞尔访问了50多人,因为在12月和1月的连续冲突发生后, 8万4千名平民从博尔和周边地区逃到那里。

目击者描述了政府和背叛的反政府安全部队之间的冲突,在人口稠密地区对平民全面性的攻击,针对平民的射杀和攻击, 在博尔大规模的抢劫和破坏。平民死亡人数还不清楚,但是许多在12月下旬回到博尔的人称街上到处是尸体。

12月18日博尔爆发冲突。忠于彼得•伽得特将军的部队, 一位有名的努尔指挥官在朱巴事件后取得该城镇控制权, 引发了和军队,警察和野生动物服务之间在某些地区的冲突。交火造成数以千计的平民逃到联合国在博尔的场地,以及镇外。

自12月18日起,博尔被转手两次,政府在12月25日和31日间重新取得控制权。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反对派军队和被称为“白色军队”的武装努尔平民现在控制博尔和周边地区。

最初逃离了攻击,但在12月24日政府夺回博尔镇后返回博尔的居民表示,在几个街区内都能看到士兵和平民的尸体。人权观察观看了当地官员取得的录像, 片中显示在不同地点有28具尸体,包括联合国基地附近。许多在阿伪瑞尔接受采访的目击者称他们的亲戚或邻居也遭到杀害。至少有两个残疾退伍军人被杀,他们的家在第一次攻击中被掠夺。

一名记者提供给我们七名在伽得特的最初袭击中丧生的老人或患精神病患的名字。这位记者说在政府军夺回该镇后不久,他看到其中两人的尸体: 麻江•马赫和彼尔•迈恩•邓。

2013年12月31日,数千名武装努尔人, 包括妇女和儿童, 增强伽得特的武装力量,他们因而击退政府部队夺回此镇。

在第二次攻击中, 当反政府武装接近博尔附近的村庄时, 抢劫和破坏平民财产的情况增加了。

许多接到军队要来的警告的人逃到城镇周边的灌木丛和沼泽区,在某些情况下只留下无法逃跑的老人或生病的亲戚。博尔区外的一位区长告诉人权观察: “那些无法逃跑(躲避叛军)的人在房屋里被烧死,包括两个老人阿琴•马延和郭•加朗,和一个瘫痪女人亚那得特•加朗。”

一个有四个孩子的母亲说反政府武装和努尔部队杀害了她70岁的母亲。她说: “我们到外面(房屋外面),攻击者开枪向我们射击。”

目击者还告诉人权观察,武装努尔团体和士兵尾随避难的平民逃到博尔周围的沼泽地,然后发动袭击, 目的可能是想要偷大牛营地的牛。许多接受访问的人称,在对此地区的第一次和第二次袭击期间,袭击者洗劫了他们所有的牲畜,偷窃他们的主要生计来源。一位55岁从博尔外部村庄逃到沼泽的社区领袖说,在1月7日,身着制服的努尔士兵和武装平民袭击了他避难的牛营,造成至少七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七岁男孩,还偷了几千条牛。

对博尔的丁卡族社区的袭击是重开旧伤, 苏丹长期内战期间的暴行所造成的民族分裂又再复兴。在1991年的 “博尔大屠杀”中,大多效忠于马查尔的努尔部队攻击博尔和其附近的丁卡社区,造成数百人死亡,千人流离失所。当时马查尔已离开解放军,后来又离开南方的反叛力量,而且在其它派别的支持下与其斗争。

在其它地方对平民的袭击

人权观察收到了令人担忧的报告, 有关南苏丹其它地区针对丁卡族平民的针对性袭击。 还有其它可信的报告指出, 在本提和马拉卡的冲突中对平民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 但人权观察未能去这些地点做初步调查。冲突对这些地区平民所造成的影响还需要进一步深入调查。

12月19日,大批武装青年和没有武装的妇女和儿童一起, 在由穿制服的安全部队伴随下, 在琼莱州的阿口波镇向一个联合国任务基地袭击。 目击者称那里有三十名丁卡族人, 包括被解除武装的士兵和平民躲藏在那里。在基地发生的惊逃中, 两名维和人员和估计二十名平民和被解除武装的士兵被杀死。

联合国官员表示,武装人员还严重威胁在琼莱州玉爱镇的联合国基地避难的丁卡族人,当地联合国的一架直升机在疏散丁卡人时被射,武装人员也在上尼罗河州的纳西尔发布了严重威胁。

大尼罗河石油作业公司石油财团某基地的两名丁卡人员描述在12月16日晚上,努尔工人用棍棒和刀攻击丁卡人员, 造成至少六人死亡。两个目击者说基地的努尔警察看到暴力发生却不干预。

政府反应

基尔总统承认在朱巴发生了民族攻击和屠杀,并在圣诞节讲话中表示责任人将受到处罚。
南苏丹军队的参谋长,杰姆斯•霍斯•麦将军,于12月21日发布命令逮捕一批来自不同部队的成员, 称他们涉嫌杀害 “无辜的士兵和平民,只因为他们来自不同部落。”一些士兵被逮捕但尚未被起诉。

12月28日,南苏丹警察总监,彭•邓•阔将军,成立了由五名警察组成的委员会, 调查对平民的谋杀。包括一些媒体报道所称: “很多人被拖进朱巴的一个警察局, 在牢房里被残忍地杀害。”

12月30日,非洲联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决定设立一个委员会来调查”南苏旦武装冲突期间侵犯人权行为和其它暴行。” 而且在三个月内要提交报告。

非盟呼吁设立国际调查委员会是积极的步骤。任何这样的委员会应有充分的资源且被联合国和有关国家政府支持。人权观察称,如果要使其真正独立和可信,委员会必须向一个以上组织报告,例如非盟和联合国,委员会应包括有南苏丹经验的国际专家,有刑事调查经验的国际专家,有人权和人道法经验的国际专家,有武器和弹药经验的国际专家。